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我们失去了重要的宝物【あっおそ】

#alloso有
#本片不是小松和弟弟的CP
#阿敦是动画中缎松妒忌的联谊的男生
#应该长男中心?
#希望看得愉快——

「总有一天我们六胞胎还是要分散的——」

「小松哥哥……对不起……我也要离开家里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改变不了」

「小松!作为长男,你就不能好好支持弟弟吗!?」

「小松哥哥,我要走了——」

「为什么……你们要从我身边离开……?」『这还用说吗?因为你是个不被需要的长男——』

“!!?”小松从布团中醒来,脑中一直浮现出来的颜色就在自己的身旁,但是这些颜色仿佛在下一秒就会消失一般。小松盖着自己的脸,停不住自己的眼泪和冷汗,什么时候他变得那么脆弱了?

“呜……唔……姆……”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把自己强制性的冷静下来,他没有选择再睡下去为了不让自己再梦到那些事。现在是早上6点,除了父母以外其他人都还没醒来,他下楼找水喝。

已经是第几次了,梦到这些事情。不如说从那时他们离开就算现在他们回来了,他们也会有离开的一天,小松这么想结果自己一直被这个噩梦给缠着。

自己还是穿着一身睡衣到洗脸台去,看到自己苍白的模样觉得可笑,居然会因为不想再失去弟弟而感到悲伤,忧郁,还对自己的弟弟们产生依存症,作为长男真的失格。

小松想着再睡下去也只是会被噩梦缠着,想着转换心情就穿鞋出门去打小钢珠或者竞马。

“啊——!可恶又输完了!”看着自己钱包只剩下一些钱,又觉得自己肚子饿了,想着去豆丁太的档口吃些关东煮。夕阳西下,又是一天的过去,在昏暗的夜晚周围都是人群。

在哪人群里面,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被很多女生围着的人。帅气,对待女生的方式很温柔,身上都是名牌的男人「可恶,现充爆炸吧!」,小松经过那个人的身边。

’松野……小松?”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小松当然下意识的望过去。看到了熟悉的样子,小松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阿敦……?”

“呀哈哈哈!没想到遇到阿敦你,最近精神好吗——?”

“小松君才是,已经多少年不见了,已经有六年了吧?自从中二以来——已经进入社会了吗?”

“哪里可能——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啃老族,进入社会什么不适合我哈哈——”

“是吗……小松君还是一样随心所欲真是太好了”

“嗯?怎么了阿敦?”

“小松君,我可以养你吗?”

小松口中的啤酒「噗——」一声的全部喷出来,正正面面的喷在阿敦的脸上。他无奈的用自己的手帕抹了抹自己的脸,小松和他道了一个歉然后又恢复原形。

“蛤——?你说你想要养我——?我是个男的还是个啃老族,什么也不会你说你养我?别开玩笑了!就算是我也会生气!”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从以前开始我就很喜欢你了——”

“一派胡言!回去了!”小松气冲冲的走出了居酒屋,留下阿敦一副正经脸地,居酒屋的店员听到了那么大声的骂声不禁担心了。

「阿敦那家伙开什么玩笑,喜欢我?我们都是男的!我认识他那么久居然是个gay的!?……不对,我自己也是……我还是个喜欢自己弟弟的人渣……没资格说啊——」

回到了自己的家看到自己同样样子的弟弟们围着一个桌子吃饭,而原本有着自己位子的地方已经被填满了,他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的噩梦中的话『因为你是个不被需要的长男——』心脏隐隐作痛,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消失了一样。

“啊,小松哥哥回来了~因为小松哥哥迟迟不回来,十四松哥哥和空松哥哥把小松哥哥的份都吃完了~”

“没关系,哥哥我刚刚在外面吃了。”

小松留下这句话就上楼上去了,弟弟们觉得有点不对劲,平常的话肯定是说「什么!可恶的次男和五男居然把哥哥我的食物吃完!接受长男的制裁吧!」

平常的话绝对会这样说,隐隐觉得有点不对,感觉不是平常的小松。他们心想,但还是老实地吃完自己的晚餐,平常慢慢吃的轻松居然是第一个吃完,当然他就不需要洗碗了。

他独自上楼上,房间的灯没有被打开,只有一身黑影在沙发上躺着,可能是累了所以躺在沙发上,所以轻松也没有太过打扰他,但事实上小松压抑着自己的哭声自己的眼泪悄悄地哭着。

大家去澡堂的时候,小松也没有跟着去,因为他们认为小松已经睡着了。但其实小松根本没有睡,他靠着窗口抽起了他常用的香烟牌子,脸上还有已经干的眼泪。

「哈啊……」悄悄叹了一口气,手中除了自己在抽着的香烟还有一架新款的手机,那是阿敦在居酒屋的时候推给自己的手机。「如果你回心转意了,就用那个电话和我联络,平常你也可以用那个手机和我聊天,怎样说……那个手机是给你的。」

手机的颜色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不愧是多年的知己,已经相当了解自己的品味。「说起来阿敦原本是缎松的好友来着?为什么比起缎松更喜欢我?」

因为平常也有用过缎松的手机,所以也大概知道如何操作,手机中只有一个号码,理所当然的是阿敦的。里面的app也只有line一个而已,选择唯一一个联络人,写下了自己想说的事情。

「阿敦,为什么你选择我?明明缎松是最先和你认识的」

不到几秒,阿敦立刻回复了。

「从第一次和你见面开始,就喜欢上了,怎么了?」

「没有,总觉得有点不现实啊~这样的感觉?」

「小松君是我的初恋,也是我最喜欢的人,这样说你明白了没有?」

小松接下来没有回复了,因为不懂这个话题该如何接下去,喜欢?这种事情他不明白,更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自己。

弟弟们从澡堂回来是一个小时后,小松最后败给了睡意,躺在已经铺好的布团上,明显的已经在自家浴室冲好凉头发也吹干了,干干净净地在布团上睡着了。

这几天小松没有睡得很好,依旧是被噩梦给惊醒,眼上的黑眼圈越来越大,睡眠不足让小松有点疲倦,他打算出门去打小钢珠,谁知出门到了一个大草场去。

大草场的暖风让小松昏昏欲睡,不知不觉地在大树下靠着树睡着了。很惊喜的小松没有被噩梦给缠着,小松很久没有睡饱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满足。

谁也不知道小松接下来会面对怎样的事情,小松回到家已经是几乎晚上6点了。客厅里充满热闹的气氛,想着这几天没能好好和弟弟们聊聊天,谁知一开门就是遇到自己没能料到的残酷的场景。

“New小松哥哥带来的甜甜圈真好吃~”

“哈——啊!New小松哥哥的UNO真的好厉害!!我赢不了!!”

“嘻嘻,New小松哥哥真的一级棒,可以当你的New oso boy了”

“New小松哥哥真的和那个人渣的Old小松哥哥不同,真想要New小松哥哥住下来——”

“My New brother 我非常地welcome你的到来~”

小松站立在门口,迟迟不敢出声,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自己会被如何叫,自己的名字已经是变成了「Old小松哥哥」,当然自己的弟弟也察觉到了小松的回来。

「糟糕,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全员弟弟感到很尴尬,他们没有想到小松那么早回来,也没有想到小松是一脸呆泄的样子哭泣,更没有想到他接下来是微笑着的。

“那……那个小松哥哥……这只是开玩笑……”

不懂是谁出声,但小松依然是微笑着然后哭泣着,全员很惊慌,不懂接下来该怎么做,没有人出声,直到小松出声。

“没关系,我懂得——”

没有加上「哥哥」,只是纯粹的「我」。小松走上去了房间,拿了自己的手机和钱包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拿,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除了自己颜色的帽子衣,还有自己的衣服以外。

他没有拿衣服,因为他懂自己颜色的衣服已经不需要了,小松下回楼下,看着自己的弟弟们,小松对自己弟弟们说了一句。

“拜拜——”

就出门去了,没有回头望,没有恋旧,就纯粹想离开那个地方,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他拿起了手机,按着唯一一个电话号码,对方接通了。

“阿敦,来接我吧?”

这个话是疑问句,因为他已经除了阿敦以外没有人已经依靠了,他只是想要找一个可以陪伴他的人,而那个人已经除了阿敦以外没有人了。

「嗯,好小松君」

.
.
.
.
.
.
.
.
.
.

“怎怎怎怎么办!!?小松哥哥哭了!那个小松哥哥哭了!”

“缎缎缎缎缎松!!没关系的!!小松哥哥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我这个垃圾居然惹小松哥哥哭了……因为我这个不可燃烧的垃圾存在这个世界上……”

“小松哥哥哭了?他不是应该会说「你们这些家伙!居然这样对哥哥我!!」他应该会这样,明明不想要让他哭的”

“stopped——现现现在应该思思思考小小小松的事事情——总之我我我们要冷冷冷静下来!”

全员很惊吓,不懂多少年没有哭过的小松,因为刚刚的事情哭了出来,原本只是一个开玩笑……不对,其中包含了少许真心话。

其实他们最先思考去追回小松,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不懂追回了小松该对他说什么,对不起?开玩笑的?谁不知道他们说的其实也少许是对小松不满的,然后发泄出来。

「反正小松哥哥会回来的,因为那个人最喜欢兄弟了」

相当的自信,可是他们就是没有想到自己离开家的事情还是刚刚的事情已经让小松足够死心了。小松也对这个家没有任何留恋了,什么依存症,什么恋弟病就在刚刚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
.
.
.
.
.
.
.
.
.
.

“阿敦,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当然不会。”

肯定的回答,百分之百的信心,他驾着自己的名贵跑车,帮小松绑好安全带,舔了小松停止不了的眼泪。他觉得很满足,他终于得到了小松一样。

他开到了貌似很名贵的大楼,他拉着小松进到了电梯按了24楼,进到了一间0524的房里。那间房的号码正好就是小松的生日。

里面很宽,刚进门就有一只小黄狗出来,颈上挂着「oso」的牌子,这是它的名字。小松抱起了那只小黄狗,小黄狗像是看到小松很伤心一样,它舔了小松的脸峡在安慰小松似得。

里面有着各种家具,里面客厅,厨房还有两间房间,一间大房,一间里面放满了书籍和一些工作用的东西。小松的衣服和这间房格格不入,自己不适合在这种地方。

“这里是……?”

“我们的家,还有这只是买来陪你的小狗”

“呜……呜啊……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明明就在利用你……就单单因为没有了家所以才依靠你……为什么……”

“就因为我喜欢你,如果你没有家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这里永远开给你”

小松在地板上哭泣,哭累了就睡着了。他把小松抱到了房间里头,帮小松盖好被抹了抹他眼角的眼泪,关起了家门。因为接下来他得去娘家拜访拜访。

.
.
.
.
.
.
.
.
.
.
.

啪啪啪,门口的拍门声,不是自家的长男。而是他们许久没见的中学到高中的好友,也是缎松联谊上时常遇到的高富帅的朋友。

“怎么了?阿敦君,突然来我家?”

“不不不,今天我是来拜访下娘家,小松君现在还有以后和我同居了,他不会回来了只是来这里通知你们一声”

阿敦的西装突然地被抓起,是空松他怒起来了,另一只手是准备要揍下去了,但是阿敦却一点也不慌,他知道会变成这样但依然还过来。

“就算你揍了我,小松也不会回来,就因为你们平常对待他的方式。”

“……”

五个人安静起来了,说的太对无法反驳,空松停止了自己的手,默默的把手放下。阿敦整理了自己的西装,就这样离开,因为他的目的就是告诉他们不要以为小松一定需要你们。

阿敦开车回到大楼去,回到他们的家去,一开门就是看到满脸哭泣的小松,很紧张又很害怕的样子。

“阿……阿敦你去了哪里……呜……不要离开我……”

“我去买了夜宵回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要怕——”

小松紧紧抱着阿敦,阿敦也很满足地很开心的抱紧小松,「终于得到你了」这种心思浮现出来了。阿敦看着慢慢昏睡的小松,摸摸了他的头「六年的思恋,现在终于实现了」

.
.
.
.
.
.
.
.
.
.

一年后,松野家的五个人再次离开家里各自去做工,他们始终没有再见过他们的哥哥了,这次他们看到了他们的哥哥还有带走他们哥哥的阿敦。

刚好他们许久没有聚在一起难得今天聚在一个餐厅里面,他们看到的是阿敦和小松两个人刚好吃完走了出来,小松和阿敦两人是牵着手的,完全不在意外人的看法。

他们两人就这样经过他们五个人的旁边,就连小松也是如此,像是不认识他们一样。阿敦和小松聊的正欢乐,缎松叫了一声小松的名字。

“阿敦,你看!那边居然有五胞胎!”

“是是是,咱们回家吧——”

“阿敦总感觉很敷衍我……回到家就不理你!”

“我的小松,就别闹脾气了——回家之前我买冰淇淋给你~”

“呀呼!就知道阿敦对我最好!”

完全无视了五个人的存在,在小松和阿敦的对话里面,小松的家不是松野「家」,而是他们两人的「家」,在小松的眼里有阿敦的地方才是他的「家」,现在对他而言,松野「家」不再是他的家了。

「我们失去了最重要的宝物」五个人的心中都想到了这句话,如果人懂得珍惜,那就最好。

如果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要等你失去了才懂得要珍惜,因为真的太迟了。他们过后才理解到,小松心里消失的是什么东西。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