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如果一天不看おそ的话,可能会死掉(`・ω・´)

疼痛【チョロおそ】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我自己是不正常的了。」

10岁的时候,有一个很好人的大叔来到了我的家,见他刚来到这里不久,没地方住,爸爸妈妈就叫他来住这里一阵子,但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他是强盗……

大叔是强盗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空松他们还是我的拍档—轻松都好,他们都没有发现。大叔为了不让我说出口,拿烟头烫我,拿刀片割我的皮肤,还是揍我到淤青为止,爸爸妈妈还是没发现我的异常,只是大叔简单地对他们说「只是和一些小朋友的闹架而已。」爸爸妈妈轻易的相信了,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作为孩子的我吗?哈哈。

不过那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堕落了,在大叔最严厉的一次调教,我兴奋了,我笑了。我对骂话,自伤这些东西感到兴奋无比,感觉像是没有伤害就不行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现在变成了neet我还是没有停止,所以我始终没有脱下过我的红色帽子衣。

。。。。。。。

“小松哥哥,差不多该换夏季服装了吧?我看到都热死啦~捏~小松哥哥?”小松走上楼的途中,呆了一下。

“啊,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件啦~那我上楼上看我的大姐姐工口本咯~”咚咚咚,快速的跑上楼的小松,迅速关上了门。

“呜哇,这个人渣长男,真差劲~”口上这么说的缎松,毫不关事的继续按电话。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小松上楼是为了割手,也就是不穿短袖,不去澡堂的原因,不管妈妈叫了他多少次,他都不要去的原因。

小松拿出用了许多次的刀片,拔下最前面已经钝了的,再解开被缠过很多次的绷带,吞了一口水的小松,眼里只看到红色,苍白的脸也逐渐变成了兴奋的红色。他慢慢地把刀片一横一横的割了下去。

“哈……哈……好痛……咕……好舒服……”

属于小松代表色的红色,从他的手里逐渐的流下来,他并不想死,他纯粹想要看到红色的血,疼痛的滋味,想要痛苦的小松只能靠这种方式来解放自己。一个小时后,小松觉得自己该结束了,不然他真的会因为自残而死亡。

小松就这样结束了每日一做的事情,他收拾了榻榻米上的血迹,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时是下午3时。

“喂~小松哥哥下来吃饭啦~喂~?”缎松不断地在楼下叫着楼上的小松,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捏捏,轻松哥哥,拜托你上去看下小松哥哥在做什么可以吗?“蛤?为什么是……”今天下午是谁吃了小松哥哥的布丁呢~?”被缎松「叫」的轻松,只好上去找小松下来吃晚餐。

轻松打开了门,看到的是自家长男安稳的睡在沙发上,只是脸上有少许苍白,认为是小松撸太多了的关系,所以没太大在意。轻松摇了摇小松,小松还是没有醒。

“喂,混蛋长男,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忍不住大声骂的轻松,见到小松缓慢地张开了眼睛。

“啊啊,已经是晚餐的时候了吗?”小松伸懒腰,想要站起来的小松一时站不稳差点跌下去,被旁边的轻松扶了起来,“诶?”轻松出了一声,小松也只说“3Q~轻松,就下楼去了。”此时的轻松在想着「小松哥哥有那么轻吗?」

什么也没说的轻松跟着小松下楼去了,他们就和平时一样,热热闹闹的吃饭。吃完晚饭就去澡堂,小松就留下来独自一人的赶紧冲凉,冲凉的途中他感觉到自己的头越来越晕了「最近血流的太多了,不克制不行啊……不能让爸爸妈妈弟弟们担心」小松就决定几天里不自残。

第一天,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出去打小钢珠,竞马。

第二天,也没什么异常,只是小松的脸色渐渐地变好,不得不说小松的恢复力很强。

第三天,小松到外去打小钢珠,竞马等等,差不多一个下午都不在场,直到晚上到豆丁太的摊位吃关东煮再回,虽然是一身酒味回到。到家后的小松进到厕所呕吐不止,正好要上厕所的轻松看到面前的长男先是惊讶后是心累。

“小松哥哥又喝醉了?”

“啊啊,轻松,还真的有点醉了吧~”

轻松从厨房里拿了一杯水和醒酒药。

“小松哥哥,水。”

小松从轻松手里接过杯子。

“3Q,轻松~”

喝着水的小松的衣袖慢慢的滑了下来,轻松瞄到小松的手缠着绷带还外泄了一些血。

“小松哥哥,这是……?”轻松拉起了小松的手,手腕到手肘都是绷带。

“这……这只是被猫抓到的……”小松心虚地望了另边。

轻松解开了绷带,看了小松手上的伤。

“你确定我能相信你?”小松心惊两人,轻松怒视着小松。

“反……反正与你没关系吧!”小松抽回自己的手。

“从以前开始你就是这样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心思,这时候多依靠我们不就好!不要把事情都自己扛啊!”

”那!那样的话为什么你们那时候离我而去!”话才刚说完,小松的眼泪慢慢地流下来。

“这……”“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难道我是长男,就要唯一一个被拐带吗?难道长男就要当领袖,什么都要带着你们吗!?就像那时一样丢下我一个人就好……事情如今还回来做什么,难道又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吗?”

小松哭泣着又带着一丝嘲笑自己的语气,因为醉了的关系什么真心话都露出来,这一夜小松哭红了双眼,哭完后的小松睡着了,轻松无奈的抱着他上楼梯,这……不可能。轻松有想要带他上楼但是现在的他更想干面前的长男,不得不说轻松是喜欢着自家长男的,但是就因为他们是六胞胎还是兄弟理论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因为今天的小松弱到太可爱了,轻松也很难保持着理智,他这个自称常识人已经失去资格了。

https://txt2pic.bannedbook.org/img/15291667228077.gif

完事后的小松累倒在客厅,和一脸满足的轻松。

“虽然对小松哥哥很对不起,但是我不想再见到小松哥哥你对着自己做这种事了,对不起。”轻松的吻落在小松的额头上。

「笨蛋轻松,你做了这种事,我只对这个上瘾了,你可是要对我负责,没有比这个更痛的更刺激的了。」小松隐隐微笑着。

VR世界

“喂~大家!我在大裤衩博士的研究室发现了一个VR!!一起玩吧!!”小松在门口大喊,但是毫无一人回应,小松在客厅,厨房,楼上没有发现一人。

「那些家伙居然不在家?那么人间国宝的领袖大人长男我就独占这个VR吧!」

小松拿起VR戴在头上,在楼上房间戴着VR进入了VR世界。可是小松不知道的是他并没有听完大裤衩博士的解释就拿走了VR,其实这个VR是【自己所想要的世界】为题目的。用这个机器的人,也许会沉迷于这个世界,但是只要脱下VR就可以自动离开这个VR世界,但是只要不脱下,就会永远留在VR世界了

VR世界

小松进入了一个和自己世界一样的地方,不如说和自己的世界完全没有分别,小松感叹着这个VR还真厉害啊。小松进入了故事,从小到大的故事,像是走马灯一样,和小时候的故事一样,只缺少了住宿人的绑架和父母的责骂。

到了中学,虽然弟弟们有了自己的个性,但还是依然和小松一起玩乐闯祸,就像现实世界的还是小孩子的他们一样。感觉太真实了,小松以为自己真的存在那个世界一样。在黄昏回家途中,全员一起欢乐的回家,小松笑了笑「这样的生活持续着也不错。」

现实世界

首先是轻松从Hallo work回来,还是一路以往的面试失败,看到了睡着的小松戴着VR,就想着「不好好去找工作,居然在这个戴着VR!?醒来了我要给这家伙好看!」如此的心想。经过了一小时,一松和十四松一起回来,不是喂猫就是一起打棒球去了,十四松看到小松睡着了,打算扑过去叫醒他,一松阻止了,毕竟吵着睡觉是不好的,而且看到小松笑到很开心,就更不忍心叫醒了。

陆续的,缎松和空松也一起【约会】回来,其实是缎松拉着空松去吃新开的博饼,也就是把空松当做了钱包的意思,空松还挺开心的和缎松一起去吃。回来了,看到自家的哥哥们盯着小松一人,就问了。

“轻松哥哥,你们在干什么?”缎松如此的问。

“这个混账长男从我回来到现在还在睡着,就有点担心。”

“大裤衩博士说,只要脱下那个VR,小松哥哥就会醒了……”从门口上来的一松打电话问了大裤衩博士,回答了轻松担心的问题。

“好!!”十四松快速的把小松头上的VR拿了下来。

一个下午没有开过眼睛的小松艰难的开起了眼睛,看到了前面五个一摸一样的样子,虽然是吓到了,但是没表现在脸上,只是张口小声说了一句。

“回来了啊……”带着遗憾的客气说着,空松他们不理解小松在说什么,不过下一秒小松回复了平常的口气。

“诶?怎么大家都在我的面前啊?想念哥哥我了吗?不会吧!已经晚上了!?晚餐还有留我一份吧?”

“已经早就进入我们的肚子里了~小松哥哥你太迟了喔~”

“不会吧!缎松你没人性!!哥哥我肚子好饿啊!!”

“Brother,缎松只是对你开个玩笑,现在我们正要下去吃晚餐了,一起走吧?”

“还是空松温柔~大家下去咯!”

“混账长男别扯我衣服!”

“小轻轻不要那么计较嘛~”

留下十四松和一松在房间里,看着诺有所思的十四松,一松好奇的问了他。

“怎么了……十四松?”

“没事!一松哥哥我们下去吧!”也许现在的十四松已经发觉到小松的奇怪了,但是他选择不说。

晚上,睡觉的时候。全部人都睡觉了,除了小松一人拿着VR在客厅。「只是一下下的话,应该可以吧……?」小松慢悠悠的戴上了VR,慢慢的进入了VR。

VR世界

小松变成了高中的时候,高中时期的他们,空松在演艺部,轻松是学生会的一员,一松和小松一样是回家部,十四松是棒球部,缎松是家政部。他们虽然忙,但是回家时间都是一样,小松在他们社团活动的时候,就和一松到处去玩,直到社团活动结束,全员一起回家。

如果真的太迟了,他们会叫小松和一松先回家,小松就想着「自己的弟弟们真温柔,一点也不像现实的弟弟们一样。」是现实的他们,「小松哥哥不要碍事」「小松哥哥好烦」回去的路途,有时候和一松溜去游戏厅和一松打游戏,也就是他们两人的秘密,「真的很开心」。

现实世界,半夜。

缎松想要上厕所了,发现隔壁的小松不在,不过还是一路以往的叫醒轻松,叫他陪自己去上厕所,嫌麻烦的轻松说着该学会自己上厕所了,但是还是陪缎松去上厕所。一边在黑暗中走路,一边扶着墙壁,缎松心中害怕自家的长男突然在自己的后面或者前面出现,到了厕所还是没发现到长男。上完厕所后的他们,听到了客厅的笑声,想要看看究竟,发现了自家的长男又戴着VR睡着了。

轻松匆忙的拿下了VR,责骂着自家的长男的同时,看到了小松怒视着他的样子。轻松吓到了,不过还是得劝小松不要沉迷VR,小松大声得说,“轻松,拿回来!”轻松虽然被这样的小松吓到了,但是还是坚决不给回他。被吵架声给吵醒的松野家,楼上的空松他们下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小松已经冲着要去抢回VR,空松他们帮忙阻止小松。松野夫妻也被吵醒了,叫小松一个人留下,其他人则回去睡觉,小松理所当然的被父母骂了一顿,但是小松心里却没有理会松野夫妻,只是心里想着快点回到VR那边。

被骂了的小松回到房间,睡在隔壁的轻松和一松换了位置,应该是想到刚刚的事情不方便睡在隔壁。小松没有想太多,直接睡在自己的位置,认真地看到自己的隔壁是一松,和刚刚的样子完全相反,高兴着拉着一松的手,正当一松觉得不大对劲的时候,小松说了一句。

“明天也继续和哥哥一起去游戏厅玩吧?这是我们的秘密喔,一松不要给其他人知道……”逐渐睡着了的小松,留下了迷惘的一松,「继续?」一松觉得奇怪,「有和小松哥哥去过游戏厅……?几时……?」脑袋中不断的出现问号,觉得思考不能了。不过小松拉着一松的手太紧了,无法挣脱,只好维持这个姿势睡觉。其他的三个人已经是睡着了,除了十四松一人在思考着今天的小松的奇怪。

隔天起来的小松,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一醒来就是寻找着一松,要不就寻找VR。轻松已经把VR藏到小松不知道的地方,可是怎么会难倒小松呢?能把自己弟弟们的A书钱包找出来的小松,找VR只是一件小事,找到后的小松又陷入VR的世界里面。

从大裤衩博士的研究所回来后的轻松他们,知道了VR的事,发觉到如果小松继续迷下去,可能会把现实与虚幻弄在一起,一上楼发现小松不见了。他们到处找小松,一松在壁橱里面找到了戴着VR的小松,拿开了VR。小松的反应是先是迷惘后是高兴。

“哥哥我最爱一松了。”小松抱着了一松迷糊地睡着了,进入VR太久,会消耗能量,被抱着的一松满脸通红的,脑中只想着「诶?」

为了不继续给小松迷VR,他们决定把VR给捣碎,虽然VR到捣碎了,进入VR太多次的小松,已经开始把现实与虚幻弄在一起了,在虚幻世界里的小松已经是与一松告白,也与一松是情侣的关系,但是在现实里面,小松只是暗恋着一松,没有和一松有任何发展。

经过VR的帮助也许会和一松有进展关系?这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THE END

看不懂的小天使们,我来为你们解释~
在现实世界里面,小时候的小松遭受到许多嫌弃,就因为他是长男的身份。在虚幻世界里面,小松没有遭受到任何伤害,只有温柔的对待,只是小松所想要的。
在现实世界里面,小松因为长男的身份被迫当一个必须引导弟弟们的领袖,所以感受到许多压力。在虚幻里面,小松没有被弟弟们被迫着当一个领袖,他想要不是弟弟们当他是长男,想要他们不要强迫自己做不想要做的事情。
在现实世界里面,小松发现到了和自己烦恼一样事情的一松,但是一松却努力着,渐渐的喜欢上了一松,但是怕不被接受,只好把这个心意隐藏起来。在虚幻世界,小松勇于告白,一松也接受了,结局也就是小松的happyEND

有关松圈的事

其实你们都不追松了吗?谁还在松坑的能冒泡下吗?

魔女与五个孩子

小松【魔女】,空松【狼族】,轻松【有魔力的人类】,一松【死神】,十四松【天使】,缎松【恶魔】

1.捡孩子

魔女是什么?魔女是一种不死的人,过了前年万年依旧是同样的样子,要杀死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在他们的用火活活烧死。魔女活在这个世界大陆上,但是他们基本是隐居的,因为魔女并不想被杀死,而且人类也害怕魔女,毕竟他们惧怕跟自己不同类的。

魔女小松还是一如以往的隐居在幻之森林,即使人类闯入了,人类也会因为迷失方向而在里面乱走,因此小松并不害怕他的屋子会被人类发现。但是不知为何有两个小孩出现在他的门口,两个穿着连身裙,黑色长发,一个蓝色眼睛和一个青色眼睛的“女”孩子出现在他门前。

“额,你们是谁?没大人说小孩子不要随便进幻之森林,不然会被魔女当做食物来吃吗?”

“可是你就是魔女啊?”

“有人对我们说过,红色快要烧起来一样的眼睛就是魔女。”

“小女孩们,还真的不怕我吃了你们?”

“不怕,就算吃了我们,我们也不被人需要,吃了我们对您有贡献的话,那就吃吧。”X2

「把自己看得那么没价值真的好吗,人类真的是残酷,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明明还那么小。」

“没关系,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妹妹了,叫我小松哥哥吧!”

就这样小松就收养了两位“女”孩,不过帮他们洗澡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两位并不是女孩的事实,让小松失落了好几天。

就这样过了三年,当年的孩子也已经13岁了,但他们看起来一个是狼族少年,一个是人类非常珍惜的魔法师。

“你……你们到底隐藏了多少事啊!!”小松看着这两个人,失落的大喊。

“是小松你自己没有发现……”“叫我小松哥哥,笨蛋空松。”

“小松什么都厉害,偏偏就是脑子太差了,不亏是魔女界的奇迹的笨蛋。”“什么!好歹我活了1524年!哪里有你们这样坑哥哥的!”

“哥哥很寂寞啊,你们这样藏起来!”小松在旁边假哭。虽然小松嘴里那么说,但是心里在想着其他事情。

「空松是稀有的月狼族的孩子,应该有狂化还有冰系的魔法,这样就不怕他被欺负了。轻松这孩子,从他的气息里面看,植物系还有风系比较适合他么?还有他的口才和脑子不比普通人类差,也不用担心了。」

空松和轻松看到小松发呆了好久,叫醒了他,小松也只是嬉皮笑脸地说没事没事的。说着说着小松带着他们去自己的房间里面找了两样东西,给了他们。说是能够学习复合自己的魔法的东西。

之后看着他们学习魔法,自己也困了,睡着的途中梦到了一些事情。睡醒后发现到了空松和轻松两人的手里抱着三个小婴儿,三个分别是死神之子,天使之子和恶魔之子。小松翻了白眼,大声的喊着。

“人界,天界还有地狱界你们当我这里是孤儿院么!!!”

2.孩子的长大

过去了5年,小孩子们也长大了,当年的小婴儿长大成青年一样,不亏是天界和地狱界的孩子。人界的空松和轻松成长速度是一般的,所以可以算是和他们同岁。可怜的小松照顾这五个孩子(轻松: 其实他并没什么照顾。)不过也因此这个地区的农作物丰富,不用去到人类的城市,也能照顾好这几只。

“但是我还真的没想到,当年的你们长得那么快啊~哥哥我觉得好惊讶啊~”

“哼~my brother,我觉得很荣幸~kira~”“不不不我没有和空松你说话。”(空松在照着镜子)

“有什么好惊讶的,也不是你教出来的。”“可是哥哥我没有教到你们那么奇葩的孩子出来喔?”(轻松在厨房弄早餐)

“嘿嘿嘿,难道反教育的关系吗……”“一松你好阴暗~是不是缺哥哥的爱啦~?”(一松躺在小松的大腿上)

“masurumasuru!小松哥哥来玩棒球!”“十四松,哥哥我体力不行啦~”(十四松挥动着球棒)

“小松哥哥你教育方法不对吧?”“我教育方法不对的话,还会教育到你们几个出来~?”(缎松和小松背对背坐着)

“不过,有你们几个在一起,哥哥我很开心就对了~”(小松一脸满足感的笑着)

小松和空松他们吃完东西后,进了自己的书房,想着自己很久没有看过其他魔女,打算去赤冢城找自己认识的魔女,想着反正这五个人已经长大了,出个门也可以吧?反正他们那么不关心哥哥我~

正当小松要出门了,空松和轻松也打算陪同。

“小松,我们陪你吧,你那么笨被骗了都不知道。”X2

“不要小看哥哥我!出个门而已,哥哥自己也会!”「当哥哥我是谁啊!你们还在包尿布的时候,哥哥我已经在外旅行了!」

他们在纠缠着小松必须带其中一个人去,不然他们不会安心,小松只好说轻松和缎松陪他去,毕竟这两个是最聪明的,并不是代表着自己不聪明!

3.猎户魔女

小松带着轻松和缎松出门去,留下了空松,一松和十四松看门。小松在出发前制造了几个假的身份,好让门卫让他们进入城市。过了半天,总算到了赤冢城,热闹的城市让他们不自在,毕竟除了自己人以外实在没有接触过其他人,轻松和缎松总觉得有不安的气息。

小松找到了一个旅馆,让三个人住在同一件房,虽然轻松有少许害羞毕竟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同一件房谁,虽然有一个碍事的,就这样三个人就同房了。

第二天,小松见两人都还没睡醒,放了一些钱和留言纸在桌子上,说钱拿来买早餐,自己先去找认识的魔女先。小松出了门,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有一所屋子,敲了门没人应,就直接进门去了。见到里面灰尘满地,像是许多年没人居住了,觉得奇怪,进门搜查了一下,看到了一本笔记。

「16XX年,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很热闹很美丽,挺不错的,人类也似乎没发现我的魔女的事实,所以我便住了下来。过了几年后,人类发现我的样子完全没有改变过,开始对我怀疑了,我觉得我是是时候离开了,但是我却放不下我的老公和女儿,所以我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建了屋子。再过几年,我老公快去世了,而我的女儿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为什么我是魔女,为什么我不会死。接下来的几年,人类那边开始各种各样的病,他们认为是我造成的,他们打算抓了我。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救命,我还不想死。」

小松看完了笔记本,心里觉得冷冷地,看到了门外有人在看着他,吓到了。那个人,远远看着自己,嘴里在说着一些话。

“魔女……魔女又出现了……!”这样大喊地出去了。取而代之,是一大批的人类拿着火大声的和小松说。

“该说的魔女,又出现在我们面前是有何居心!”

“我并不是来害你们的!我只是来找旧友!”

“你的旧友已经在好几年前已被活活烧死,魔女你也不例外,来人!把这个魔女带去火葬台上!”

“人类!你们不要那么蛮不讲理!我们魔女并没有对你们做过任何事!”

“魔女在好几年前就该死的!如果不是你们魔女,我们人类会死了好百个同伴!”

“你……你们!你们人类会得到报应的!”小松被敲晕后,被直接带到了火葬台上,小松被绑在一个木头上,下面全部都是干草,小松醒来后,看到了面前的数百个人类,一脸怒视的看着小松。

“魔女!该死!魔女!该死!”如此的说道。

小松看到这种情景,不禁感叹,人类就是如此的卑鄙无耻,明明自己什么样的事情都做过却不承认,我们魔女什么都没有做过却被人类加下许多罪名,多么的搞笑。

“知点廉耻吧,人类。就算你们再怎么对付我们魔女都好,我们魔女也只是认为你们人类只是害怕我们魔女长命不死,所以感到恐惧,因为你们人类多所以才可以这样对付我们魔女,可怜的人类。”

“闭嘴!魔女!要不是你们魔女,我们会到这种程度吗!”(一个人类把一个石头准准打中魔女的左眼,流血的程度)

“都说了,你们人类真可怜。就因为你们人类脆弱才这样对付魔女,不如说你们人类就是一个可怜的物种,卑鄙无耻的生物!”

“别听废话了,把这个魔女烧掉!”(一个人类点燃了干草,干草轰轰烈烈地烧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作为魔女会诅咒你们这些人类!永远下坠到地狱去!”小松哭了起来,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悲伤。

正当火要烧到小松的身上的时候,有一阵风吹了过来扑灭了火。也有各种植物突然长了起来,缠住了人类。也有各种各样的小型恶魔攻击了人类,被绑着的小松被烟给弄晕了,不过也好,因为他看不到这种血淋淋的场景。

4.魔女的眼泪

回到了他们的家,小松醒来了,发现到自己的左眼开不到,也看不到东西。只能用他的右眼来观察自己在何处。看到了空松,一松还有十四松的黑暗气息,正当他想要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发觉到自己出不到声音,可能是烟进到肺里面去了。

“小松醒来了。你没事吧?”空松紧握着拳头,想要打死那些人类,小松摇头。

“嘁,小松哥哥你等着……我立刻去把那个城市里的人杀光……”一松眼里充满杀气。小松立刻摇头,伸手阻止了。

“小松哥哥!没关系的!我们会杀到干干净净!不会留下痕迹!”十四松拿起球棒,嘴巴笑着,但是眼神里面是杀气,小松更加摇头了,觉得自己的弟弟们比那些人类更加恐怖。

“等一下嘛~这种事情当然是由我这个无敌可爱的弟弟来做的~保证一个人类也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小松整个吓到了,拼命地摇头,觉得这个超级无敌可爱的缎松弟弟是最恐怖地一个!

“好了,各位冷静一点。”小松觉得遇到救星了,但是开心不过一秒。“我们分别去不同的地方杀完那些愚蠢的人类。”觉得这个自称常识人的轻松已经疯了。

「果然当年捡你们回来时正确的,多亏你们我的生活不会苦闷,不会因为猎户魔女而感到担心,你们果然是我的好弟弟。」

小松又笑又哭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魔女了,有那么多弟弟陪他。

“谢谢你们,我的可爱的弟弟们~”小松说了这句,其他人不自觉的害羞了起来。

“彼此彼此吧,我们的魔女哥哥。”小松的魔女身份也就只有在他们面前能那么安心,开心地自豪地见证他们的成长,能成为他们的哥哥实在开心了!

The End

抢夺战【alloso】(1)

赤冢中学是一所有普通科和优秀科的学校,优秀科只有前20名的学生才能进入。优秀科和普通科不同,他们有独特的白色校服,科技发达的课室,从国外请回来的老师,据说他们在全国学力测验也获得前50名以内,所以赤冢中学的学生会长也是最优秀的一二三名来担当,他们的学生会长和老师们的权利一样,如果敢违抗他们的人立刻被踢出校。

现任的学生会长是中一的松野财阀的长男,松野空松,他的学力测验是全国第一的,他还是话剧社王牌演员,他也是运动万能的,而且还是全世界前五的松野财阀的长男。

副会长是松野空松的弟弟,松野轻松,实力完完全全不差于空松,他的全国学力测验也只差了空松两分,他也是田径社的100米赛跑的实力部员。

书记是他们的最小的弟弟,松野一松来担当,虽然成绩没有他哥哥厉害,但是也是全国第三名,他对于运动没那么拿手,但是对科学实验非常有兴趣,时常研究出一些药物对现代的医学带来很大帮助,顺便一提 他是猫控。

他们对于普通科的学生完全不理会,当他们是学校的累赘不过他们看到不良学生欺负一般学生的时候还是会阻止,他们也是不良学生惧怕的人,所以一看到白色制服就逃跑了。

就在中学的第一学期,松野空松就看到一群不良学生围着三位女生,不断撩着三名女生,空松想着,又要大闹一场了。这时候从黑暗处那边出现了一个男生,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说着不小心迷路了☆之类的话,然后下一秒他直接揍了那群不良学生。

“痛痛痛!原来用手来打人是那么痛的!呜哇!我得快逃了!小姐们你们就快点去学校吧☆”之后他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空松也静静地看着那些女生,空松一边笑着一边说“在不快点去学校,可会迟到的,可爱的小姐们。”空松也没有理会那个逃走的男生,反正是他惹的祸。

开学典礼,总平均第一的学生都会上台致辞,空松上台了,他看到台下的黑色制服的男生是早上遇到的那个逃跑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身旁多了两个一摸一样样子的人,他们三个人聊天的时候,旁边拿着手机的男生突然瞪着空松,似乎发现空松偷看他隔壁的人,空松马上收回视线专心演讲。

过后空松才知道,他们三个人也是有名的三胞胎,长男的松野小松是奇迹的笨蛋,运动万能,成绩永远都是在刚刚好平均分,是个男女都喜欢的人气王。次男的松野十四松是活力十足的人,虽然有点奇怪,他是棒球社的王牌,成绩不上不下。三男的松野椴松,女生的谈天对象,有被人告白的经历,不过他自己说已经心有所属,手艺社和料理社的帮手,不过据说三个人的便当都是小松弄的。还有一个传说,如果对长男的松野小松出手,那个人都不会有好事发生,都是进院或者变成家里尊的下场。

刚入学的白衣松野三人组就被一群女生围着,为了逃开这群女生,他们三个人跑着出去,躲在某个草丛中。但他们从树上听到了戏猫的声音,他们的上面有三个人和一只猫跟他们一样在躲着人。

“啊啦啦,有人和我们一样在躲着人勒!十四松,椴松!”

“小松哥哥,我们还不打算下去吗?我有恐高症啊啊啊”

“椴松好弱!啊哈哈!!”

三个人一起跳下去,小松还抱着猫下来,给了一松。

“小哥,这是你的猫对吧?刚刚看到你和它玩!”

“啊嗯。”一松接过那只猫,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猫。

“小松哥哥!快点!我们的班主任是很烦的家伙,快点回班啦!”

“好~那么拜拜啦~”小松他们跑着回班了,像妖精一样,一下子出现,一下子消失。

小松他们离开后,空松他们也回自己的班,空松他们的班比较特别,是在一间远离其他课室加上有冷气,电脑设备的课室,是SS班,而且1到3名可以自己选择哪一科过来上,哪一科不要上,只有成绩维持在1到3才可以有这样的福利。至于小松他是在C班,缎松和十四松在A班。

空松他选了音乐,体育和英文。轻松选了全科。一松选了物理和数理。一松特意选了和空松不同的科系,因为他没那么喜欢空松。

小松他一开学就非常有名,有名的男女杀手,不管男女老少都非常喜欢他,就连早上的不良学生都被他俘虏了

回去早上的时候。。。。。

小松被几个不良学生追着,然后小松在平地上跌倒了。不良学生就笑着,然后说,被我抓到了吧。小松一脸要哭的样子,嘟着嘴巴,说着,你们都是坏人。不良学生就觉得自己欺负了小孩子一样,有了罪恶感,他们就扶起小松摸摸小松的头。之后小松看到他们扶自己起来,就说声了一句谢谢☆小松的背后像是有佛光一样,很耀眼,不良学生们一下子就被俘虏了。过后椴松和十四松找到了小松在和不良学生们一起聊天,椴松他一脸白眼看着他们。

回到现在。。。

班上的同学一下子就喜欢上小松了,他们觉得小松是很有趣的家伙。但是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在打着小松的主意,想要把小松拿下什么的,但是正当他们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小松的时候,缎松和十四松刚好来接小松回家,缎松一下就注意到那些人的眼神,用着自己的手机搜查什么的。

缎松原本想和小松他们一起回去的,但是有“害虫”要去除,不得不在校门口那边和自家哥哥说待会才回。缎松来到了小巷,见到了那些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小松的人。

“呵呵,小松君找我们有事吗?”色眯眯的眼神,感觉真差。

“是喔,我是来找你们[玩玩]的,那我们开始吧。”前面的语气十分开心,但是后面的语气是很阴暗的。缎松不用三两下就打倒了前面的人,并用很恐怖的语气来说话。

“连我和小松哥哥都分不清,你们没资格碰他,如果再给我看到你用那种眼神来看小松哥哥,我就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缎松说完话,打算回家,但是看到熟悉的制服,打算辩论的,但是看清楚样子后,用警告的语气来说话。

“啊啊,这不是我校的学生会长大人么,出现在这种小巷中,小心也会被我打喔~”大声地说话。过后小声地和空松说了一句。

[你也不要让我发现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来看小松哥哥,小心我让你消失。]缎松悠慢的走回家,只留下空松在原地。

“是吗,松野小松不知你可以给我带来什么乐趣。”微笑但是又诡异的表情。

小松被盯上了。

兽人与人类的世界[设定]

おそ松 15
兽人[赤狐族]—成年后会显得妖艳。通常是人类的玩物。
特殊能力[身体强化]
魔法[火系]
简介[被人类杀了自己的父母,毁了自己的家园,还未学会说话,厌恶人类。]

カラ松 16
人类[冒险者]—以杀怪,寻宝为生。
特殊能力[造魔剑]
魔法[水,冰系]
简介[贵族少爷。但家族被灭绝幼小的他被迫当冒险者为生。]

チョロ松 1XXX
人类[魔法师]—魔力强的才能有魔法师的名字。
特殊能力[治疗术]
魔法[木系]
简介[凡人。但被下了诅咒,一直是17岁的样子,做了千年的魔法师到世界各地修炼。]

一松 16
人类[驯兽师]—能训练魔物为他所用。
特殊能力[冷静]
魔法[暗系]
简介[自小开始就受魔物喜爱,兽人也如此,旅行中遇到了おそ松。]

十四松16
人类[战士]—专门挡在前面当盾或是第一个进攻的。
特殊能力[狂化]
魔法[雷系]
简介[小时候因狂化的关系没人靠近,现今与カラ松同行。]

缎松 15
魔女[炼金术师]—专门研究炼金术的专家。
特殊能力[石化金]
魔法[精神系]
简介[从小阅读书籍,没什么出门,直到遇到了受伤的おそ松。]

抢夺爱情【カラおそ】

おそ松:撒旦
カラ松:別西卜
チョロ松:貝爾芬格
一松:利維坦
十四松:瑪門
天使: 空松
以上是设定,没问题往下看↓

「你说过我是你的唯一,但是我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撒旦通过地狱镜子看到了别西卜正在调戏着魔法少女,看着他对魔法少女又舔又摸,隔壁的玛门偷望了一眼撒旦,不是看到他满眼杀气,而是一脸悲伤的样子,他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撒……撒旦哥哥,别西卜哥哥只是履行了他的职责而已,可能只是心血来潮呢!”旁边的玛门立刻安慰着他,但是他也只是呵呵地笑,转头说没事就离开了。

「玛门,其实他不止第一次这样了」撒旦心里那么地想。

其实别西卜他在英国有个玩伴,名叫o-so,他也是时不时去找他“玩”。要不就去调戏魔法少女,要不就去捉弄日本的おそ松,总之撒旦也只不过是他口中的爱人的其中一个罢了。

就在别西卜回来的时候,撒旦异常的安静,他不听别西卜的话,也不和别西卜说话,只见撒旦一直在想着东西。别西卜一怒,壁咚了撒旦,问他到底怎么了,撒旦也默默不出声。然后别西卜说了一句。

“撒旦,你是不是外面有了其他男人。”撒旦忍不住了。

“别西卜,你别太过分,我处处一直看着你调戏其他人,你有见过我说过一句?我只是不出声,你就认为我有男人!?是啊,我有男人了啊,我现在就去找那个男人!你最好不要认为我会一直乖乖听着你的话!”

撒旦推开了别西卜,用着他那黑漆的蝙蝠翅膀飞出去了,别西卜就这样停留在原地,站在墙壁后面的玛门就说。

“别西卜哥哥,你也别太怪撒旦哥哥,他只是觉得寂寞了。”

“嘁,玛门,别西卜这家伙只是觉得撒旦哥哥是他的玩物而已,撒旦哥哥只是忍不到他了。”偷听到的利维坦怒视着别西卜,然后带着玛门离开。

在黑夜中的贝爾芬格出现在别西卜的后面。

“喂,别西卜你这次做过火了,撒旦他气着离开了。”

就在别西卜想要开口说话的同时,他们接到了消息,撒旦被一个天使给带走了。他们立马就出去找撒旦,不过他们只见到撒旦的坐骑,人不见了。

撒旦醒来了,看到自己处于在白色的空间,看到了面前有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天使……天使!?

“等等等,天使大人请问我犯了什么罪?需要你亲自来抓我。”撒旦恐惧的说,因为他以前有一个罪名很严重所以被丢下地狱去当恶魔,身上还被加了封印。

“没有,我可爱的撒旦,我只想要你当我的新娘”天使亲吻了撒旦的脸峡。

撒旦眼看着天使,问了他为什么,天使也只说一见钟情。在撒旦呆着的时候,天使已经拿着婚纱了。撒旦吓到了,但是手脚还被绑着动不了,所以嘴上就说着不可能嫁给你之类的。

“撒旦,你一定得嫁给我的,因为那个别西卜根本就不在乎你对吧,一直在外面调戏其他人,就连第一次洞房也没有过,不如说你现在还是纯洁之身。”

“别说了!”撒旦低头流泪,天使叹气了一下,抹了抹撒旦的眼泪。

“嫁给我吧,撒旦。我会让你幸福,更加关心你,只对你一心一意。”天使认真的告诉撒旦。

“不可以,你是天使,而我只是一个卑贱的恶魔,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

“你原本就是天使,在我心目中的你就是天使,如果你还是接受不了,为了你,我可以堕落。”撒旦的心像是被融化了一样,自从嫁给了别西卜他一次感到幸福都没有,而面前单位这个天使给了他,别西卜给不到的东西。

“真,真的吗?”撒旦心动了一下,觉得面前的人真的可以给到他幸福,觉得他可以给自己十年没有的宠爱。

“真的,为了你我可以堕落。”

在天使的诱惑,撒旦没办法,他只能接受。在白色的天堂,天神下令把天使下坠到人间,而撒旦在地狱待得够久了,也一并把撒旦送往人间。别西卜他们赶到的时候,撒旦已经不在了,也没有撒旦这个人了。

人间
被下人间的天使和撒旦,撒旦当了书店老板,而天使就在对面当了花店老板,他们彼此发誓未来也这样喜欢着对方,撒旦名叫小松,而天使名叫空松,他们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番外篇—天使的诡计(腹黑天使)
自从小松替代我到地狱生活后,我觉得我的生活好麻烦,像是没有光明的太阳一样,阴暗又空虚的地方再待下去又有什么乐趣。

可是空松看到别西卜这样对小松,仿佛有了希望,也许自己能利用别西卜来让小松回到自己的身边,虽然会一起堕落,但是没关系因为自己是如此爱小松的。

他就计划着了,让小松看到别西卜调戏着其他人,让别西卜完全不敢碰他,只要小松还保持着童贞,那么他就有一定的机会得到他。

就这样如自己所愿,小松和自己在一起了,别西卜这家伙也只默默地在旁边看着我们,真可惜小松为他保存的那么漂亮的身材,不懂得珍惜的家伙。

END

前世还是今世【カラおそ】

即将迎接一年一度的文化祭,赤冢高中也在进行准备中。二年5班的小松在老师决定委员会的时候看到了他在睡觉,一个粉笔丢中小松的头。

“痛!”

“松野小松!看你睡到那么好,我就决定你就是文化祭委员会!没有任何抗议。”

“诶?不是吧,老师你对我真狠啊~”

小松嘟着嘴,擦了擦鼻子。隔壁的空松看着这样的小松,就举手了。

“老师,让小松当一个perfect的委员会实在impossible所以我这个perfection的人当副委员会吧。”空松站了起来,身边像是有星星在闪一样。

“噗哈哈,好痛好痛,空松你好痛!!”

“那么就松野二号当副委员会吧,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小松和空松站在前面,询问着文化祭的节目,最终是咖啡馆和鬼屋同票,因为班上闹得太大,小松就干脆就把节目写成【鬼屋咖啡馆】和题目一样,是以班上成员办成各种鬼的样子当店员的咖啡馆。

放学回家了,松野六胞胎在家里讨论各自班上的节目,长男的小松和次男的空松班上是【鬼屋咖啡馆】,三男的轻松和末子的缎松是【执事与女仆】(意思是满足客人的需求的店),四男的一松和五男的十四松是【桃太郎的舞台剧】(一松是剧中的老爷爷,十四松是桃太郎的伙伴狗)。

大约还有三天的时间,各自班在做各自的准备,只有5班的小松理所当然的把任务交给了他的弟弟,自己却去偷懒,直到当天。当天有一个扮演九尾狐的同班同学临时有事,找不到代替的,副委员的空松也是扮演着天狗,只有小松一人得空,他便抓了小松丢给化妆的女生们,不知为何衣服也特别合身。

纯白又有些红色的和服,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加上狐狸的耳朵,不浓的妆反而更有魅力,脸红的小松还有少许别有风味,旁边的男生都看得眼都睁大,只有空松一人呆呆的看着小松。

「啊啊,果然是你吗,『小松』」空松心中所想的小松和前面的小松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又是同一个人。

「如果现在的你还记得前世,那么你一定很恨我吧?」

【前世】

在九尾狐小松嫁给大天狗空松的前一天,大天狗空松带着自家家族的人闯入了九尾狐小松的寺庙里,对着九尾狐小松大吼。

“九尾狐小松!你居然让你的人闯入我们的山,还打伤了我们的人!你怀着什么居心!”大天狗空松已经被激怒了,完完全全不听九尾狐小松说什么,只一昧的怪责他。

等到两方自相残杀了,双方都伤痕累累了,东边的妖怪滑头鬼东乡趁乱击杀两方的人,直到大天狗全部倒地,只剩下九尾狐小松一人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滑头鬼,而地上的大天狗空松后悔也来不及了。

九尾狐小松对滑头鬼东乡提出了一个愿望,这个愿望达成,他就乖乖和滑头鬼离开。滑头鬼也不想太过麻烦,就答应了他,九尾狐小松就跪在大天狗空松的面前,把自己的九尾的一尾的法力给了大天狗空松,哭着笑着说: “来世不见了,空松。”

后来听说了,九尾狐小松被活活地取出血,因为九尾狐的血能够提高法力; 身上的毛被被割下来当做毛毯; 肉被吃。这就是九尾狐小松的下场,救了自己的未婚夫,却换来无尽的痛苦。

【今世】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不会再次这样对你了。”空松小声地说。

尽管空松认为小松没有听到,不过小松走在空松的面前,说了一句,空松的表情立刻黑下来。

“没有『如果』不是吗?大天狗空松。”小松笑着地那么说。

「空松,你慢了,你认为前世的痛苦,今世还要再尝过吗?你相信外人的话,也不相信我这个待在你身边百多年的爱人。前世的我,在嫁给你的前一天还在期待着隔天的到来,想到那时候我还真的是傻,真的太傻了。」

END

恶魔的宠物你也敢碰?『alloso』

为什么我的父母就是那么地无理?父亲欠高利息不还,自杀了。母亲和别人跑了。直到这个男人找上我了。

“缎松君,你知道小松君在哪里吗?我找了整个学院都找不到他。”

“啊,阿敦,小松他被一个高大的男人带走了,说是我哥找他。”

“你哥?那个松野集团的总裁!?看来我是没戏了……”

“毕竟小松是我们的玩具嘛♡你可别想打他的注意♡”

阿敦看到缎松的笑容从普通的笑容到阴沉的笑容,顿时身体发冷。看到了前面这个以冷血出名的松野集团末子,谁碰他的东西,就连他家人他也不放过,更何况是他的青梅竹马。(妒忌的恶魔)

场景回到松野集团的总裁那边。

“小松,听说你最近和东乡集团的小公子很靠近嘛?是不是忘记了我这个带你来这里的我?我可会很sad的。”(傲慢的恶魔)

“谁会忘记你这个人,你们五胞胎都不知道伤了我多少次,我直到死为止都不会忘了你们五个恶魔。”小松的表情瞬间变得黑暗。

“很好,就是你这种表情才值得当我的宠物,好好活着吧my honey。对了,轻松那边找你有事,过去吧。”

小松“啪”一声大力的关上了门,走去副总裁,轻松的房门。

“啊啊,来了,小松这个是你今天的行程,加油干吧”小松翻起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的书。

“明明我昨天才做完了,你真心给我搞出那么多东西出来,真想让我累死。”小松怒视着轻松,轻松也无表情的看着小松。

“我没有接更多了,你签了合同,就要帮我们干活,直到你死为止。”(贪婪的恶魔)

“你这个恶魔!”小松想要揍他一顿,可是他忍下来了,因为怕揍了他,会有更不好的下场。“算了,十四松在哪里,我需要他载我去。”

“他的话,在一松那边吧?毕竟有实验要做。”小松走向一松的实验室,看着一松拿着小白鼠给猫咪玩,真是恶趣味,而十四松就在旁边玩着VR,那算是哪门子的实验?

“十四松,能载我去XX那边吗?结束了我请你吃自助甜品”在那几个恶魔之中,十四松算是半个天使,只不过他十分喜欢吃甜食,需要给他食物才肯帮。(暴食的恶魔)

“可以吗!可以吗!太好了!!我想吃XX地方的甜品!!”兴奋的十四松拿起球棒,挥动起来。

“嘿嘿嘿,过后记得给我带上鱼干,我朋友要吃。”

“你自己不会买?”

“你应该知道,叫我去做东西的下场,仆人就有仆人的样子,去帮我做事。”(怠惰的恶魔)

“是是是,十四松,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恶魔。”

小松做完了今天该做的分量,请了十四松甜品,也依旧被一些长辈欺负,被一些恨松野集团的人咒骂,不过那之后也没有任何声音,小松躺在自己的床上,安稳的睡着了。

黑暗里,空松按着某个男人的头,力气大得要按爆了。男人挣扎,原因是因为他欺负了小松。缎松在黑暗里笑嘻嘻的。

“空松哥哥,你那么溺爱他,为什么还要对他那么坏啊?”

“所谓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my.little brother”

“痛痛痛,空松哥哥你的话太痛了。对吧轻松哥哥?”

轻松手里握着日本刀,正要砍下男人的手。

“等等!?为什么砍他的手?等下很多血出来的啊!”

“因为他用他的手打了小松,所以他就要付出代价。”

“好黑暗喔,轻松哥哥。一松哥哥又在做什么?缝针?”

“嘿嘿嘿,我要实验一下,被缝了的嘴巴,还能不能再骂我们的仆人。”

“也不错啦,快点结束比较好,毕竟十四松哥哥快吃完了甜品,也不能让十四松哥哥加入,不然这些人死得更快嘛♡”

“为……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们,他只不过是你们的宠物,为……为什么。”

“哎呀呀,难道你们不知道,恶魔的宠物不能给人碰的吗?只能说,他是我们的,而你们什么都不是♡错就错在你们这样对他。”

“咔嚓。”

没有结果的恋爱

风平浪静的夜晚,晚上是睡觉的时间,唯独小松一个人在客厅喝酒,一瓶又一瓶的啤酒灌进了他的肚子,喝得他的脸都像个苹果般,小松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不知再说什么。

“轻……喜……不……丢……我……个……我……寂……呜”断断续续的话,不知小松在说什么。

这时候的轻松陪着缎松去上厕所,看到了还亮着的灯,发现了自家的长男喝醉了,轻松便叫缎松先去睡觉,他自己就处理这个家伙,他也听到小松的话,单手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所以就无视掉了。他帮小松冲凉,洗掉他身上的酒味,已经多久了没见过这家伙喝得那么醉了。轻松心里那么想,冲好后就帮他穿上了睡衣,带着他睡在自己的位置上,现在的小松还在梦里重现着兄弟离开的样子。

其实小松他失忆过一次,也只有一松和,因为只有一松知道。那时候的小松在4月1日对着轻松告白,就在愚人节,因为他知道轻松是不会接受他的告白的。小松鼓起勇气对着轻松告白,也就,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喜欢你这家伙了。夕阳西下,覆盖了小松脸上的红,夕阳下了,也就黑暗的时候。

“小松哥哥,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所以你在开玩笑,因为我们是兄弟,对吧?”是的,因为他们是兄弟所以轻松就认为他开玩笑,失落的小松隐藏了自己快哭泣的样子,笑着对轻松说。

“诶嘿嘿,长男大人我的演技不比空松差对吧?”这样对着轻松说,回到家后的小松自己冲好凉后就出门了。小松一个人来到了公园,就在那边哭泣。此时有一个喝醉了的大男人,看见了小松,看见小松以为他是个短发的女生。因为喝醉了的男人起了性欲玷污了小松,衣服被撕烂,小松不愿意被男人玷污,反抗了,而反抗的结果就是被揍得淤青,头发也被弄乱。

就算小松再怎么不乐意,他也是被强迫的,直到男人酒醒了,男人才发觉到自己的错误就直接逃跑了。留着小松一人衣物不整地在公园,直到一松和兄弟们猜拳输了,出门去找小松,顺便去买鱼干,来到了公园附近的便利店,发现到了毫无血色,表情虚无的小松。一松慌了,问小松发生了什么事,小松也嘴巴动一动,什么声音也没有。

“小松哥哥!你等等,我现在去打电话叫他们过来。”一松手忙脚乱的按着自家兄弟的电话号码,也一边看着小松这幅模样,也把自己的外套给小松穿了。小松看着前面的这个人,以为他是轻松便伸手拉着他的衣服。

“额……怎么了?小松哥哥?”

小松发不出声音,所以一松看着小松嘴巴知道了,小松说的是什么。

『对不起,轻松,我被玷污了,不能喜欢你了。』

知道真相的一松,知道了小松喜欢轻松,结果被甩了,在公园哭被一个男人给玷污了。一松没有说任何事情,直到其他兄弟从家里赶来,缎松把衣服盖在小松身上,空松背着他回家。轻松和十四松在家里帮小松涂药,他们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隔天到了,小松整个人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依然对着兄弟笑,一松向小松确认一件事。

“小松哥哥,你喜欢轻松哥哥对吧?还对轻松哥哥告白了。”小松的反应很惊讶,反问一松。

“一松,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轻松,我们是兄弟啊?”

“那,小松哥哥,你昨天在公园里做什么?”

“诶?哥哥我有去公园吗?什么时候?”

一松的表情很震惊,他知道了小松没有了昨天的记忆,也对轻松的喜欢化为乌有。知道小松失忆的事,他告诉了其他兄弟,除了小松喜欢轻松的事,被强暴的时候,各自也藏在心里。

不过事情总是那么不顺利,小松再次喜欢上了轻松,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只要一松在那之前发现了小松喜欢上轻松,隔天的小松就会因为事故失去了记忆。

轻松怎么也不知道小松的心意,也根本发现不到(迟钝到不能再迟钝了),直到有一天,小松鼓起了勇气向轻松告白,也是最后一次和小松说话了。因为隔天的他,遇上车祸去世了。

死去了的小松,安静地躺在棺材里面,据说他是为了救一个老婆婆,因为走路太慢,货车司机也没发现到他,直到司机撞到了异物,才知道撞到了小松,他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只不过还是抢救不了。

在那天,下着雨,空松站着低头哭泣,轻松安慰着缎松和十四松,一松静静地看着棺材里面的小松。他转过头和轻松说了一句话。

“轻松哥哥……你给了小松哥哥答复吗……?”

“给……给了……”除了轻松和一松以外,其他人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是接受……还是拒绝?”一松咬紧牙齿,握紧手。

“拒绝了,毕竟我们是兄弟……”轻松低下头。

“你知道吗?他那天愚人节的告白是真的,那之后,他失忆了多少次,他就喜欢过你多少次,你都没有发现过吗?你为什么可以那么残忍?”一松遥望天空,对着天空哭泣。

轻松不知道小松是多么的喜欢他,还以为只是心血来潮,却伤害了小松的心灵。轻松低头着哭泣,一松想着。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总算知道你多么喜欢他了,接下来你几时才能知道我的心意呢?告诉我吧,小松哥哥……』

BAD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