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占有欲的时刻【alloso】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很糟糕的文!!(跪跪跪
#三胞胎设定(保留组和抚养组)

人称的命运就是这样,而我的命运就是为那个男人做事。

“天狐,那个人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让他去死。”说的轻松般的语气,但是这个穿着红色和服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却没有阻止他,反而帮他做事。

“去死吧”单单的三个字,原本在他面前的人,正在痛苦地按着自己的心脏,然后倒在地上,死因「心脏病」。他虽然可以让人真正的死亡,却不知道他们死的方法,不过对于他来说完成了任务才是重要的,除了自己弟弟以外,他什么人也不相信。

松野小松是佣人生的孩子,被一个称为「父亲」的人强奸了自己的妈妈然后强迫她生下孩子,之后却被这个「父亲」杀了自己的妈妈。和他一起被生下的孩子还有松野一松和松野缎松,可笑的他却不恨自己的父亲,反而还听他的话,不管他的父亲对他做多么过分的事,他都像个小狗一样听话。

相反的他的弟弟们就没有那么听话,像个叛逆期的孩子一样,对他们的父亲恨之入骨,他们想要逃离这个家,但是没办法丢下他们的哥哥不理,他们已经做好逃生准备,只需要小松一句话,他们就能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们还在小学的年纪,因为体质特殊的关系,被送到超能力学院里面,里面有很多和他们同年级的孩子,最重要就是不用见到那个混账父亲,弟弟们心想。小松在那边过得很开心,直到他遇到和自己一摸一样样子的空松之前,他是开心的。

「一松!缎松!这里这里!」小松对着弟弟比手画脚,因为不能说话,怕自己的弟弟也受到伤害。

“真是的,到底什么事啦!小松哥哥!”缎松拉着快要断气死的一松,一松体力不够,至少是比一般人的多体力,可是没有小松和缎松的体力多。

「你看!和我们一摸一样样子的人!他们是谁?」小松指着在树下休息的三胞胎,他没有看到后面的弟弟们爆着青筋,稍微不留意就会跑过去杀了他们的程度。

“小松哥哥,走了。”一松拉着小松离开,小松还不忘问为什么,他们是谁。一松只是眼睛对着小松,然后说了“他们和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类。”一松不想要小松知道他们的事,完全不想要。

但是命运是捉弄人的,他们都在同一个班,除了另一对三胞胎的最大哥哥。一松在小松旁边已经翻白眼了,轻松和十四松看到他们的时候,是惊讶和奇怪,虽然十四松忍不住好奇,到他们的面前去。

“我是十四松!松野家的三胞胎弟弟!!”就在一松在警惕十四松的时候,小松已经和十四松聊了起来,一松和缎松已经在一旁怀疑人生了,「为什么这个长男总是那么没有警惕心」心里那么想的一松,不知不觉已经和十四松好起来了。小松望过去轻松那边,轻松在那边看着一些看起来很难的书,小松就说。

「你不觉得好奇吗?」小松歪头。

“好奇什么?一摸一样的样子?可能是父亲从哪里强奸一个女人然后女人生下另一对三胞胎吧,不见怪了。”

「是喔~你叫什么?我叫小松是那边的次男一松和三男缎松的哥哥,也就是长男喔!」

“我叫轻松,是次男,我和十四松还有一个哥哥叫空松,不过你们很难见到他就是了,你应该知道松野空松是下任当家的事情。”轻松盖起书本,一脸怒视远方。

「那,你想要他死吗?」小松歪头看着轻松,一出口就是问要不要人死,轻松呆了一下。

“突然之间说什么?也并不是想要他死,就有点不甘心……”

「我可以让他死,然后你就继承下任当家,放心,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小松歪着头,用很天真无邪的表情来比手画脚给轻松知道自己在是什么,轻松吞了口水,他在想着面前的这个人怎么可以那么可爱,虽然说出口的东西是十分恐怖的。「这个人,好可爱,那个样子真让人忍不住想要吃了他。」轻松伸出手,想要抚摸面前的这个人。

“小松哥哥!”一松叫着小松,轻松立刻拿回自己的手「不行不行,一下子失去理性了,松野小松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方面的一松「可恶,这个松野轻松不对劲,怎感觉他对小松哥哥有奇怪的幻想。」段松和十四松两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个人。

“咳咳,那松野小松君,你的超能力是什么?我的超能力很普通,是操作空气和治疗,不算稀有,但是有双能力。”轻松立刻改话题,掩饰了刚刚的事情。

“我我我!!十四松能力是自我强化!!是负责在前面当盾!!”十四松情绪很高涨。

“我呢~操作人心?不过不能对家人使用就对了,只不过记忆之类还是可以随意看~”以冷血出名的缎松,败在他的手下的人数不清,而且不如说他是记忆的管理者,任何人的记忆都记得。缎松用很冷漠的眼神看过去轻松,像是不注意的话,你的记忆就归我了,那个眼神是那么说的,轻松打了一个冷震。

“……兽化和听得懂动物语言……”简单说明自己能力的一松。“至于小松哥哥的能力,你们没必要听也不必知道……小松哥哥该去吃午饭了。”一松拉着小松到食堂去,随后缎松跟着,临走前小松还在比手画脚「诶~?我就不用介绍了吗?」轻松仔细地考虑着松野小松这个人,他像是见过这个人在很久很久以前。

“小松哥哥,不要和他们扯上关系……当我拜托你了……好吗?”拉着小松的手,那只手是颤抖着的,一松他不想要失去自己的哥哥,也许他想着,如果和他们扯上关系自己哥哥的能力又会怎样被利用,小松的智力属于小孩子的程度,所以可以说是很容易被利用的。

他们三胞胎和轻松十四松的关系就这样持续到中学为止,因为他们是住宿的,所以也不用太担心回家的事情。到了中学,他们终于两个三胞胎在同一班了,不懂是有人刻意这样做,还是真的是偶然,奇迹的事就是空松到中学才知道小松他们的存在,也许轻松和十四松并没有对他说过?

「一松,缎松!是松野空松啊!是活生生的松野空松!是我们的下任boss啊!!」小松情绪十分高涨,小松会那么兴奋是因为那个男人——他的父亲曾经告诉过他,以后他应该要为他做事的,是谁,也就是松野小松他曾经被调教过的关系,所以一松缎松很恨他们的父亲和松野空松的原因。

“好好好,小松哥哥,我们坐在后面乖乖好不好?”缎松立刻拉着小松到最后一排,因为空松他们在最前面一排听书。「一松哥哥,怎么办?这样下去小松哥哥又会被利用了……」缎松眼对眼传话。

「……不要给他和小松哥哥有谈话的机会。」一松怒视着空松,空松只感觉到后方有很大的杀气,他望了过去看,看到了正在对缎松撒娇的小松,「这个男人好熟悉。」没太大在意的继续专心听老师讲课。此刻轻松和十四松正在对望,想着「绝对不要给空松有机会!」

结束后的课程,小松跑去了前面,缎松和一松阻止不到行动快速的小松,只能任由小松找空松。「你是下任Boss?松野空松?我是小松!」小松像个狗一样,后面像是有尾巴一样在摇摆着,他期待着面前的这个人像父亲一样,有领袖的感觉,但是小松的期待落空了,面前的这个人,没有小松的想象一样,他说话结巴,脸红的说着一些奇怪的英文。

「诶?」“小……小松哥哥?怎么了?”一松拍了小松的肩膀,担心小松被做了什么。小松小声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话,一松立刻动手,想要教训前面这个人,他对小松做了什么事。

“一松,停手。”小松突然的开口,一松不可抗力的停下了手,他被小松的语言限制了动作。缎松已经在一旁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他抱着小松,然后对着小松说“小松哥哥,不要再纠结着命令了,睡吧,醒来后就什么事没发生过。”小松慢慢的睡着了,被语言限制的一松也被解放了。(缎松可以对小松使用能力,只不过不能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嘁,真希望你不要出现在小松哥哥的面前。”一松怒视着空松,空松觉得自己很无辜,被突然地问下任boss,又突然被人骂。缎松公主抱着小松,打算带他会宿舍休息,但是被空松问话了。“不要管我们的事,你就好好当你的下任boss就好,松野空松先生~”

“诶?轻……轻松,我对他们做了什么事吗?”空松着急地问轻松,轻松也只是回答“空松哥哥,你不需要再装了不是吗?演戏也有个程度。”在学习当个乖宝宝的空松突然笑了起来,他戴上金色链条,拉开衣服,像个其他人一样,其实松野空松在装个普通人,他的真实性格是很冷,很暴力,也很奇怪。“松野小松吗,有趣,让我来会会他。”隐藏在乖宝宝的面具下的其实是个病娇属性的人,也许缎松看穿了他,所以才那么冷漠的眼神来看他,至于小松他什么也不懂。

“那个空松,很扭曲。”缎松突然说了一句,一松也只是在一旁思考着东西,“不能让小松哥哥靠近他,绝对……!”一松轻轻摸了小松的头发。「我们的小松哥哥,不能再让你经历那种事情了。」

那个事情指的就是,他们还在天真无邪的时期,小松他们被测到有超能力,一切的悲剧接受那时候开始,在他们之中,小松的能力属于最强,也是最危险的。小松的一句话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那种外挂般的能力不好好调教怎么行,万一给哪个人知道了,一定不折手段来抢这孩子。

所以那个男人——他们的父亲,亲自调教松野小松,他那一天带了一个五岁的孩子,蓝色的外套,金色的链条,还有那个扭曲的笑容。小松就这样每晚每晚关在一个黑色房子里面,被盖着眼睛,耳朵戴着耳机,一直播放着某人的声音,让小松心中产生「不得不服从这个人」的感觉,就这样维持了一个月,小松从黑屋出来的时候,已经对那个男人像狗一样服从了,也让小松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小松维持着自己的意识,让自己尽量不去服从那个男人,可是却没有用,他下意识去服从他,去帮助他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杀人?毒品?拷问?他有什么没做过的。很难相信这个松野小松其实是被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调教成这样,是那个小男孩提出小松的调教方法,那个声音的本人也是空松,他的父亲的声音只是相识,小松一听就听出来了。

自己到底是谁,我应该服从的男人到底是谁。小松心里出现了疑问。

「你是松野小松,我未来的部下,我可爱的小松。」脑里不知不觉出现了一句话「是吗,我的boss,松野空松。」醒来后的小松,发现自己在宿舍床上。他必须出去,心里那么想的小松,出门去但是一松和缎松挡在面前。

“小松哥哥,去哪~?”缎松拿着自己的手机,随时查着自己哥哥的行踪。

“……我也要出门……一起?”一松的手机也有追查小松行踪的功能,怎么可能不放发信机在哥哥的身上呢。

“不用,两人,在家,等待。”简单的几句话,限制了他们想要陪着小松的动作,「可恶,小松哥哥的能力!」两人心里是那么想的。小松轻松地出门去,留下两人在房门口。

「空松,我的boss。」小松半跪在空松的面前。“过来,小松,我的可爱的小松。”小松到了空松的面前,坐在空松的大腿上,用着一脸害羞的样子看着空松,空松抚摸了他的头发,从头发摸到脸峡,到颈部过后停留在腰部,空松亲吻了小松的胸,被亲吻到敏感部位的小松,微微声,啊了一下。

然后空松把头埋在小松的胸膛里,“只有你,只有你是拯救了我,你说我不用改变,所以我才能继续这样活下去。”空松小声地说话,小松听不到的程度,小松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正在失落,他摸摸了空松的头,仿佛在说着,没关系没关系的。

碰——的一声。“空松哥哥,时间到了,是不是该让小松君回到自己的宿舍?”头上爆着青筋的轻松踢开了门,小松脸红着从空松身上下来,然后跑出去了。“现在空松哥哥换兴趣了?从女人转到去男人?胃口真重。”

“oh my brother,我的兴趣一直都是小猫咪,还不如说,轻松你的兴趣几时变成小松君了?”空松坏笑着,正回味着刚刚的触感。“啰嗦,一直被你夺走东西,只有这个时候我不会再被你夺走了,没有下次。”

「轻松,你那所谓的一见钟情有可能比过我的11年吗?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被一群人强迫着改变自己的性格,可是只有他,他说我不用改变就好,他的语言像是有魔力一般,我就算不改变也没有人阻止,所以我比起喜欢,我还爱着他。」空松静静地看着天空,用着自己的能力,把水的形状改成心形。

「呜哇!!我到底在做什么!?我跨上他的脚!?然后被亲了!?」跑回自己宿舍的小松,突然发觉到自己好像忘记了某件事情,看到了门口的一松和缎松,才知道他忘记给他们自由活动了。

“小松哥哥……你好歹下一个自由活动的命令……我们都站了一个小时……”一松保持站着的姿势,而缎松已经在睡着了,小松一边说着抱歉抱歉一边下自由活动的命令后,一松勉强地抱着缎松回宿舍。

“小松哥哥……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一松在临走前的问。

「无可取代的弟弟?最喜欢的弟弟!」小松比手画脚讲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松有少许失落「对你而言,我们只是弟弟……」一松说了一句晚安就关上门了。

「对不起,一松缎松。但是我很久就已经发誓要对那个男人忠诚,这是母亲的也是我的愿望,对不起。」

The End(对不起!!结局那么奇怪!!)

算是执着的程度?(弱到强)

十四松→缎松→轻松+一松→空松

十四松对小松算是阳光的存在?他虽然没有比空松他们那么执着但是还是喜欢小松。

缎松从小就和小松一松一起,他对小松虽然执着但是更类似要保护他的存在,监护人?也是喜欢就对了。

轻松和一松同样程度就是喜欢上一个人就会尽力去保护他的程度?两人算是同类型所以彼此算是敌人的感觉?轻松是一见钟情,一松是日久生情的感觉。

空松是全部人之中对小松最执着的,因为他算是依靠着小松的一句话来活到现在的,所以超越其他人?对小松是超越喜欢是爱的程度了。

小松的母亲是喜欢着他的父亲的,所以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对那个男人忠诚,而小松只想要履行这个责任,对父亲的孩子空松忠诚。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