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久等了,我们的国王【alloso】

#没有兄弟设定
#有年龄差
#角色崩坏
#如果没关系就继续看

第二章 寻找他们

小松来到了青之国,身边带着无数个护卫,毕竟自己的国王在自己国外出事了可是会引起战争的,所以小松身边都是先代国王可信任之人,也是先代国王在其他国家挑选的人,是国王绝对信任的人。

青之国和以前一样完全没什么改变,或许说生活环境有些改变但人民的弱肉强食的性格完全没有改变,还是一样的单细胞生物。小松通过眼睛所看到的信息,如果人身上所缠绕的颜色越多,就代表潜力越强。

小松看了看周围的人,已经半天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人。直到他去到新兵营,看到了唯一一个是散发着强悍的蓝色的光的人,这个颜色既温柔又带着很强的希望,完全是小松想要的人才。

“叔叔,那个人,我要定了!”小松带着孩童般的小松看着那个人,护卫走到那个人的面前和他沟通了几句,那个人似乎不愿意,但是一旦小松决定了的事就没办法拒绝。护卫拿着一卷纸,上面是青之国之王的亲笔书,没人能拒绝这个亲笔书,那个人只能摇摇头。

“亲爱的赤国殿下,您邀请我去赤国吗……?”

“是喔~名字叫什么?”

“我的名字叫空松,天空的空,放松的松。……冒昧问一下,为什么殿下您要选我这种平民,而且我也没什么特别的那种……?”

“空松,从小与父亲长大,因为母亲因疾病而逝世了,所以担任起煮饭洗衣的任务,还要照顾失去了母亲的脾气暴躁的父亲,但是自己却很温柔体贴的照顾父亲,直到15岁父亲去世了才到这个新兵营来锻炼直到19岁,我有说错吗?”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这些事就连我的好友都不知道……!”

“国王大人可是什么都知道~空松君就好好待在我身边当我的狗就是了~不对,是参谋~对了对了~我会在青之国待留一个月,空松君你就陪我一起吧~”

“哎,属下遵命。”

空松跟着小松身后,注意着自己和小松距离,因为刚练习完的空松身上都是沙和汗,小松便指示空松去王宫的澡堂冲凉,当然小松也是一起,其他护卫就守在门外,里面只剩下小松和空松两个人。

“那个……殿下为什么要和属下我一起进入澡堂?”

“嗯~因为听说别人一起在澡堂里面会很开心!而且……我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自己一个人这个无人的澡堂,不是很寂寞吗?”

空松沉默了,虽然他也是独生子,但他也是有朋友这种事物,小松的身份不被允许有朋友,就算有也要得到百分百的信任才可以。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如果有东西诱惑它,可是说变就变,昨天还是好朋友,今天就拿着一把刀来对着自己,真的是搞笑。

“空松,一分钟后你后面会有一个刺客出现,所以你稍微移一下位置~”

空松迷惑的看着小松,但还是服从了他的命令,他从那边离开,一分钟后真的有一个刺客扑出来,小松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小刀往刺客的颈上割下,刺客的血染满了澡堂的水,小松身上也淋满了红色的血,血从小松的身上流着下来,这种妖艳的身体与表情让空松看呆了,但一瞬间还是回神了。

“殿下,为什么你能知道刺客的到达时间和地点?”

“为什么啊~?直觉?不过空松~问这些事是我们赤国的机密,你确定你可以担保你绝对不说?如果这个机密一旦泄露出去,你的人头绝对不保证,就算你是我的下属都好。”

“……对不起,失礼了……”

“嘛~开玩——笑的啊哈哈!你终有一天会知道的,作为我的参谋,你会知道一些比你想象中更重大的事。”

浸泡了大概半个小时了,小松也想着是时候出去了,空松作为小松的下属当然也跟着出去,不知何时小松手上已经拿着一条金链,他命令空松把金链戴上,空松照着办。

“这个是……”

“空松,戴上那个对我发誓「绝对忠诚」吧——”

「绝对忠诚」是下属护卫对王族或者贵族的唯一一次的誓言,这个誓言能让下属护卫得到更好的生活环境但如果违背了誓言,那么那个人会得到比地狱般的拷问一样对待,试过的人都说了「宁愿下地狱也不想要『绝对忠诚』」

空松吞了一口水,他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发誓,但是又恐惧着「绝对忠诚」,旁边的小松笑嘻嘻地看着他,一方面是来自国家的压力,另一方面是来自自己恐惧,空松对着小松说。

“可以给我时间思考吗?”

“……可以喔~反正到最后还是会发誓的~”「因为我知道的,你绝对会跟过来」

空松回到了自己的家,原本是三个人一起的温馨的家却在自己母亲逝世后父亲也跟着,自己却遗留在那边。外面突然亮了起来,是火光,有人在外面。响起了敲门声,空松当然去迎接,因为可能是贵客。

“喔!空松君!听说你被选上赤之国王的下属,恭喜啊!”

“啊村长先生……谢谢你”「明明自己母亲因病过世,这个村长始终不过来帮忙,看到他这个戴着各种钻石戒指,金牙,看到都恼火。」

“没什么的!因为我是村长嘛!要问候一下空松君的!”

“多谢,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失礼了。”

“不会不会!空松君既然要休息了,我自然不会打扰!”

空松看了看离去的村长,手握起拳头,脸上满满是怒气,看着自己家外面的孤儿老人,全部人都是因为这个村长不过问才会变成这样「必须要忍耐,只能怪我们太弱了!」

隔天,空松来到了王宫,来到了小松居住的客房,看到的是小松坐在沙发上的得意脸。

“殿下,我将会对你发誓,给您献上我的「绝对忠诚」”

“好喔~给你这个,你就是我的参谋与弟弟了!”

“……什么?弟弟?”

“对啊~不要叫我殿下了!叫我小松哥哥!”

“这个……不合规矩啊殿下——”

空松使了使眼色给小松隔壁的护卫,护卫也表示「我不理,你自己看着办」空松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国王刚刚开起来还蛮有气场的,可是到了现在气场去哪了?

“那么……大哥?”

“虽然叫小松哥哥比较好……嘛!原谅你!空松酱!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碧之国!”

还没住满一个月,小松就带着一些护卫还有空松。途中空松慢慢的信任了小松,也稍微的对他开启心门,虽然不懂为什么口气越来越奇怪,也不懂他在说那一国的语言,说话也很痛。「原来你就是my angle遇到你真的是我的幸福。。」什么的让小松笑断了几根筋骨,开玩笑地。

大概过了几天,终于到达了碧之国。碧之国没有青之国那么地热血吵闹,相反的很安静,安静到好像没有住一样。就在他们探究竟的时候,毫无脚步声的碧之国的使者来接他们了,小松他们吓到退后几步。

“你你你你!从哪里出现的!!”

“赤之国王以及下属们,碧之国王有请你们到王宫去。”

小松他们跟着碧之国的使者来到了王宫里面,里面没有金色的物件只有朴素的东西,让人不禁想到「好土」碧之国王说了几句就请小松他们到贵宾客房去,可是小松却带着空松两人溜出去了,护卫们也想着,反正空松已经超过一般人的水平了,不如说超过先代国王的护卫们。

空松在新兵营上学习的体术和剑术虽然没有护卫们的好,可是却打上了基础,让空松更加「容易」的学习护卫们的训练,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训练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空松可是说是「天才」

小松和空松两个人为了不引人注目便换上了和碧之国的服装,说实话真的土到爆。街上除了图书馆就只有图书馆,所以他们无奈的去到图书馆了里面,图书馆里面很安静,虽然里面很多人却完全没有声音。

小松在里面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人才,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一个嘴型是ヘ字形的男生出现了,在小松的眼中就是全身缠着绿色的大自然般的颜色,有种被净化了的感觉。空松察觉到的时候,小松已经走到那个人的面前了。

“我很中意你,当我管家吧!”

“……为什么?”

“因为你很特别!”「比空松还特别」

“那你打算出多少?”

“诶……?”

“你打算用多少钱来挖我过去,先说好我的身价是很高的。”

“……是吗是吗~那你觉得你自己值多少啊?没落贵族的轻松酱?”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直觉?”

“这可不是靠直觉就可以猜到的东西,你到底是谁……?”

“我啊,赤国之王!很厉害对吧!”

“赤国的王……是吗……刚刚失礼了”

“没事没事~轻松酱想要复仇对吧,对这个国家,尤其是国王。”

“什……!你怎么知道!”

“想要复仇的话,我教你怎样复仇,不过代价是你来到我的身边当我的管家服从于我,怎样?”

“别开玩笑!别以为你是国王就什么都知道一样!”

气爆的轻松手握紧拳头,怒视着小松,走过来小松隔壁的空松已经手握着剑了,如果轻松对小松无理随时都可以拔剑。但是小松把手放在空松面前,表示不要出手的意思。

“你的家族原本是效命于国王的,可是国王却把你们当做弃子一样,把乌有的罪名放在你们身上,对国王的忠诚结果换来就是国家的叛徒,你的腰部就是印着「罪」的烧痕对吧?”

“你……到底是怎样知道的……”

“想知道的话,就当我的管家,那样的话,这个国王还是你的家族你身上的烧痕我都会帮你~”

“……”

小松一脸笑嘻嘻的,他想要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要得到,不管是什么代价都好。轻松低下头似乎在考虑着,这个条件实在太诱惑人了,只要当他的管家,自己的仇就有办法报过后还能得到工作,一石二鸟。

“可以吧,但是给我两个月时间,我需要三个月时间过后我才到你身边去。”

“可以喔~只要你过来就可以了~对了!这个给你,然后对我发誓「绝对忠诚」”

小松拿出一个单片眼镜,是管家时常用的东西,也非常地适合面前的轻松。轻松不像空松需要考虑,他毫不犹豫的拿起小松给的单片眼镜,然后在小松面前发誓「绝对忠诚」空松也非常惊讶为什么他能那么地毫不犹豫的直接发誓,他在小松要离开的时候问了轻松一句。

“为什么你能毫不犹豫地发誓?你不怕背叛的下场吗?”

“……如果我有背叛的打算,我绝对不会那么干脆的发誓,因为我终于有机会能报仇了,而且是他给我的机会,我为什么不要把握?”

可能空松不理解,因为他的家庭并没有被戴上背叛的罪,没有戴罪之身,可能比起轻松,他过得更好。轻松在这几年里面一直被欺凌,就是因为自己家族被戴上了乌有的罪名,还时常被其他家族打到重伤。

什么智慧的国家!这只是自己所拥有的智慧带给人民压力的方法,而发泄压力的方法就是像他们一样的白老鼠,当人民的出气筒!如果真的有方法让这个国家的国王,曾经欺凌过自己的人遭到惩罚的话!那么卖掉自己有什么关系?

“那么轻松酱~我们会在这里逗留一阵子,你来不来我这里玩?”

“免了,我还要读书。”

“读书这种东西读多了会变笨蛋的~”

“屁毛烧起来吧,小松,那种招式不适合对我用。”

“诶……?你怎样知道我叫小松……?”

“因为现任赤国之王名叫松野小松,你不就是赤国之王吗?”

“诶嘿嘿,说的也是~”

小松明显有点开心,因为不用自己命令轻松就说出了他的名字完全不像空松,还需要人命令。小松走出了图书馆,随后跟着的是空松,两人在路上说的有声有笑,虽然后面不远处跟着一个刺客然而小松早就发现了,他不拆穿因为有特殊原因。

一个月很快的过去了,想着碧之国的国王很快下位了小松心里有着奇怪的感觉「和平协议里面写着不可以侵略其他国家,可是这不算侵略,这只是自己国家的内斗~」

“大哥,下一个目的地是死之国,你有任何人选吗?”

“啊啦啦~空松难得会问我,这是有什么原因吗~?”

“因为后面有一个死之国的刺客,才突然想起的,这也是因为我担心my angle的安危,不如死之国不必去好不好。”

“嗯~那就不用去吧!反正后面那个人正是我想要的人才~”

“诶?那么fast?”

“因为他的光芒不比你和轻松差~而且也是我认识的家伙。”

小松走过去了少少,刺客似乎已经发现到小松发现到自己的事实,他也不打算隐藏着自己的身影了,他走到距离小松一米的距离。在小松的眼前,他身上缠紫色的气场,明明颜色有点暗却带点温和,证明他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一松,好久不见。”

“你也是……小松哥哥……”

“大哥,为什么你会认识他……?”

“我应该有和你说过,我曾经有一个朋友,我很信任他,但是隔天他却拿一把刀对着我。”

“莫非那个人就是……”

“啊啊,就是我眼前的这个人,一松。”

突如其来的信息让空松一时接受不到,原来作为赤国之王的他还是会被暗杀的,还是死之国的刺客。死之国的刺客只要接受了任务不管什么人都会暗杀,就连国王也是如此。但是为什么小松还存活着?空松心中有这个疑问。

“小松哥哥……我会对你发誓我的「绝对忠诚」”

“我从以前就等着了~你的事办完了吗~?”

“是的……多亏了小松哥哥……”

“What!?什么意思?!大哥!”

“啊啊,一松那时候的确想要刺杀我~但是呢他是哭着的~然后我和他聊了一个晚上才找到解决方案~大概用了四五年他才回来,也就是现在咯?明白了吗?”

“我还以为大哥你失去了这个朋友……”

“哈啊啊啊?哪里可能啊?一松和我以前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而且他接受我的信物可是比你们更早啊!你看看他的耳朵上的耳钉就是我给他的信物,只是「绝对忠诚」还没发誓而已”

“吵死了臭松……给我离小松哥哥远一点……不然杀了你”

“诶——??”

一松半跪在小松面前,用一把刀割下手让血流下来然后血贴紧耳钉,这是死之国的刺客独特的发誓的方法,而且如果发誓的主人死去了,那么自己也会跟随主人,一生只有一个主人,但是如果主人是小松就另当别论了。

“咳咳咳,那么一松君,我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我死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去寻死!你必须要照顾我的后代!”

“……果然有小松哥哥的风格……等你死了我再考虑考虑吧……嘻嘻”

小松是绝对不想要任何一个人死,就算他知道自己会在几岁的时候死亡都好,他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小松等人在去着砂之国的路上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因为砂之国是在大沙漠的正中间,而沙漠有好几个,所以砂之国是处于贫穷的国家,但国王与贵族却在那边享乐,真是人渣。

途中一松有几次真的想要杀死空松,因为空松说话真的太痛了,让一松听到不爽,不过那几次都是小松阻止了。一个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砂之国,一进到砂之国是热闹的菜市般的吵闹,人民也非常地欢乐。

但在那欢乐中,一些小巷里面都是快饿死的小孩和老人,那些人的眼中只有想要解脱的感觉,让小松觉得恶心。砂之国的国王派了使者过来迎接小松等人,小松在王宫看到的是砂之国王肥胖的身体,自己的人民都是骨瘦如柴,自己却胖到椅子都快要挤不下了。

「真令人作呕」

小松虚伪的笑了笑,但是旁边的空松和一松看得出,小松很生气,恨不得快要离开这里的感觉。敷衍几句后,小松立刻离开这个王宫,出到去后立刻和空松他们诉苦,还说找到了想要的人才就立刻离开的。

结果到一个小巷里面看到了一个青年抱着食物的被其他大人揍打着,而那个青年散发着黄色的光芒,很漂亮,像是包容着其他人一样的颜色。小松下命令让空松和一松救那个青年,那些人看到拿着剑的空松和一脸阴沉样子的一松当然立刻逃了。

留下的是满身灰尘的青年,他一脸微笑的看着那包食物,明明自己被打到那么严重却还是关心那包食物,最重要是小松看中了这个人,只要他跟随他,多少食物小松都能给他。

“那个啊!谢谢你们!我叫十四松!”很活泼的人。

“你好你好~我是小松,我可以问下吗?为什么你有那么看中那包食物,宁愿被打的程度?”

十四松沉默了一下,但马上回复笑容地看着小松。

“因为我想要活下去!然后去找我的弟弟!”

小松虽然不用听十四松说,他都能知道十四松的事情,但小松却让十四松说因为他想要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有没有撒谎,没有撒谎的话,这个人就及格了。

“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和我一起?我能帮你找回弟弟”

“真的吗!可是我弟弟现在在迷之国……就算这样你们都肯去吗?”

十四松说出了现在他弟弟的所在出,让小松放了一个心,因为如果十四松有一个弟弟,十四松本人的气场已经那么厉害了,那么他的弟弟也不差,小松那么心想。小松拿出了一个黄色的手环,帮十四松戴上了。

“当然啦!前提是对我发誓「绝对忠诚」!”

“好好好!!我十四松愿意对你发誓!!”

“我叫小松!你就叫我小松哥哥吧!”

“小松哥哥!”

小松就这样得到了一个战士的一样的弟弟十四松,小松和砂之国的国王道了谢就立刻离开了「多亏找到了十四松就不用待在那边看到那个国王的样子」,一松很难得的出声。

“小松哥哥……打算怎样找到迷之国……?迷之国不是很难找到吗?”

“用这个,我们代代赤国之王所用来找到迷之国的东西,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了,这也是迷之国王给的东西,嘛反正他们人数也很少,只要和他们说名字就可能交给我们十四松的弟弟了。”

“我弟弟叫缎松!”

十四松很醒目的告诉了小松,小松也启动了寻路设备,一启动就有一个红线指引着他们,而且路也不算很远只要几天时间就到了。小松在途中看到一松,空松,十四松一起闹的样子,感觉真的是多了几个兄弟一样,可是……如果要求他们做那种事情,他们会不会离开我?

大概五天左右,他们抵达了迷之国。整个国家被雾气包围着看不清里面,直到有两个穿着披风盖着自己的头就连脸也看不清的人出现了,他们迎接着小松的到来不过他们也就允许小松一个人进来。

“那怎么可以!大哥!”

“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我的~”「因为我和他们都是同类」

两个人带着小松到一间房间里面,里面只有两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想必坐着的那个人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

“再次欢迎您的到来,赤国之王,今次来这里是想要找到什么样的人才还有什么东西?”

“迷之国王,反正你也看穿我想要的东西了,不过我就再说一次吧。我想要贵国的缎松还有我们赤国之王所需要的那瓶药。”

“缎松……那个在砂之国刚好有潜力的那个孩子吗?”

“对对对~反正我就是要那个孩子就是了~你们当然不会拒绝的对吧?”

“这是当然的。”

小松留在房间里面,看着四周围然后再闭上眼睛「一看到人就会看到那个人的过去未来,真心讨厌,尤其是迷之国的人」躺在沙发上大概有几分钟了,过后迷之国王过来请小松直接过去,至于理由过后就会知道。

小松来到一个有玻璃镜挡住的房间,里面就有一个和十四松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但不同的是他身上都是破破烂烂,手臂上是有针筒刺过的痕迹,整个人是不清醒的状态中。

“……这怎么回事。”

小松的声音尽量地没有很大声,这是他们国家的方针,小松管不来但是这个人是未来他的下属,他怎么会允许自己的下属被人这样做,不管是什么人都好把自己重要的东西弄成这样,是谁都会暴怒。

“赤之国王啊,这个你没有理由不知道的吧?我们是在激发他的潜力,不这样的话怎样成功激发他的潜力,不过其实我们前几天已经成功地激发了,现在在帮他洗脑中——”

“喔~是什么能力让你们帮他洗脑啊?”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能力,能控制人类还能控制物件,如果不是赤之国王想要他我们就已经成功帮他洗脑了——”

“是啊~那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把他回复原样,不然我就毁了你们的国家~”

小松的语气明显不是请求,而是命令。这个是来自赤之国王的命令,如果听不出小松语气的人可能认为他是开玩笑,而迷之国王就是一个例子。

“哈哈哈,赤之国王您在说什么?这种伤口不可能一天时间就能好的……赤之国王?”

“请问我有开玩笑吗?一天时间不行的话,那就一个小时,不要认为我赤之国王是白痴的,你们这里有一个人的能力是消耗自己的生命力来治疗他人,我就要他治疗缎松。”

“这……这我们很难办……他毕竟是我们国家难得的治疗能力……要他消耗生命力至少都需要几年的生命力……”

“没听到吗?我要你们立刻治好他!你们已经触犯到我国的规矩了,规则七,他国不能伤害即将成为赤之国王的下属,不要和我说你们已经忘了?要我几天几时灭了一个国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或者说你不想要我们国家的庇护让其他国家直接攻打你们国家吗?选一个吧,迷之国王,灭国还是治疗好他。”

二选一的选择题,选择放弃自己一个人民还是整个国家一起陪葬,迷之国王没得选择,只能叫他帮缎松治疗不然自己的国家会毁在自己手里。因为自己的国家虽然能力很强却没有别人国民的人数多,因为失去自己的同类而让国家毁灭真的不值得。

在迷之国王的指令下,那个人的手上散发着强烈的圣光,只是让人触碰一下就觉得身上的疲劳都好的程度,也渐渐地看着缎松身上的伤也好很多了,但是那个人的样子,露出来的少许手都慢慢变老了,这个就是治疗能力的代价。

不到一个小时,缎松身上的旧伤还是新伤都好了,只不过那个人却老了几十岁一样,「要怪就怪你们的国王得罪了我。」缎松发出呜嗯的声音出来,像是发了一场梦一样。

“多谢贵国的治疗师治好了我未来的弟弟。”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能让您满意是我的荣幸……”

明显的冷汗从迷之国王的身上流下来,对迷之国王来说,送走了一个以后大有所为的人才还把一个稀有的治疗师给用了,真的是太亏了!迷之国王心中这样想。小松笑着对他道谢,然后背着缎松离开了。

“这小子18岁已经那么危险了,那么大了之后会变成怎样……?”

这个问题遗留在迷之国王的脑中。小松背着缎松经过黑暗的树林,突然之间缎松醒来了,发现到自己不在那个实验室里面的缎松觉得有少许恐惧,很明显的在小松的背上一直动来动去。

“你你你是谁!”

“喂喂喂,这样子对待恩人吗?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那边带出来~”「其实很简单就是了」

“什么嘛,那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我啊,是伟大的赤之国的国王大人喔!伟大的国王大人正在募集下属中,你也是其中一员!”

“诶~看起来好麻烦的东西~你是国王大人?气质完全不像嘛w”

“你这家伙真失礼,我救了你,你就要给我回报,不然我丢回你进实验室里面——”

“不要!绝对不要!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就只有那个不要!”

“好好好~那么对我发誓「绝对忠诚」然后待在我的国家吧~!”

小松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粉色项链,缎松看了看说着好女生的项链嫌弃那个项链,但还是接受并对小松发誓「绝对忠诚」。

“那个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缎松”

“我是人间国宝的小松大人!特别让你叫我小松哥哥!”

“小松……哥哥……谢谢你……”

“不客气不客气,你都叫我哥哥了,哥哥救弟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缎松在小松的背后悄悄的流下了眼泪,虽然小松也觉得自己背后一阵热但还是知道缎松在流眼泪,小松什么都没有说任由缎松流眼泪。缎松活在这个世界上,首次觉得那么温暖,除了自己的亲生哥哥十四松还有其他人能给到他温暖,让缎松觉得自己真的从那个鬼地方解脱了。

“啊!缎松缎松!!”

“十四松哥哥!!”

缎松急忙地从小松的背上下来,还没踏稳的脚步让自己失去平衡跌了下来,前方十四松已经冲过来了,十四松抱紧缎松和缎松定下约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缎松原本已经停下的眼泪又再次流了下来。

“接下来~回家吧!”

“嗯!!”

小松说了一句话就让众人收拾东西,全员起身回他们的国家——赤之国!不过在那之前需要经过碧之国,因为他们要迎接那个为自己家族复仇的轻松。一个星期左右,他们成功抵达了碧之国,众人说的回的时间比去的时间更快过,途中缎松和小松的关系变得亲密多让空松和一松也少许吃醋。

「明明『『我』』是和『大哥』『小松』是最早接触的,为什么是你这个最迟接触的最靠近他!」

两人的心声和杀气流露了出来,察觉到这种杀气的缎松只是一脸得意样给他们看,让他们直接对缎松真的有杀人的动机,后方的十四松只是在想着今天也真和平呢——

轻松慢慢从碧之国的王宫走了出来,一脸顺畅的样子,但如果仔细听会听到地下发出痛苦的叫喊声,但却没有任何人理会,因为那个叫喊的人已经不是国王了,目前新任国王是一个安分的家伙,而且也是轻松的同伴。

“轻松酱~你对那个人做了什么来?超级吵~”

“没什么,只是让他当「铁处女」和「铁牛」的小白鼠。”

众人虽然没听到地下的叫喊声,可是从小松和轻松的对话里面能听得出轻松不是一个正常人,因为正常人不会在说出那两个东西的时候笑的那么开心。

“是吗是吗~那我们回家吧~轻松酱~啾~”

小松轻轻地在轻松的脸上亲吻,轻松的样子是立刻脸红然后旁边是小松一脸得意,空松他们则是散发出「杀了这个人!」轻松还在旁边说你在干什么啊!小松也回复他说,给轻松酱一个你辛苦了的亲吻~

“小松哥哥!!我也要啾!”

“十四松哥哥真狡猾!我也要!”

“那……那么大哥……我也要”

“……我也是”

“诶~?为什么?下次先吧~”

“!!!”「为什么这个人有特殊待遇!」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