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小小长男的幸福【alloso】

【小小的背影】
小时候的我们没有任何个性,衣服也总是一样,亲戚朋友们都认不出我们就连父母也一样。但是到了中学的我们,有各自的颜色Pa——ka,有各自的个性出来了,而我就停留在原地,只有我一个人。

“呐,小松君好可爱不是吗?!”女学生A那么说。

“嘘!千万不要给小松君听到,不然又要发飙了!”女学生B那么说。

“但是嘛!他们六胞胎只有小松君那么矮小!”

虽然我在很远的地方,但是我却听到了,我大声的说“喂!那边的女生够了!!”然后她们就咿呀的大叫,被我骂了还笑??的确我是人见人爱的人间国宝的小松大人,但也不需要一直重复我矮啊……

“小松哥哥w噗w哈哈哈哈w”

“喂!末子!给我停下你的笑声!”

“对w对不起w实在太好笑了w”

在我隔壁的是我的最小的弟弟——缎松,也是和我在同一个2班的弟弟,非常厉害撩妹而且手机从来都不离手的家伙,身高175cm,可恶,真让人羡慕!!

“Oh brother,你的笑声传到my class去了~”这说话很痛的家伙是我的第一个弟弟——空松,是和第二个弟弟的轻松同一个3班,身高嘛185cm。

“喂,空松,你的声音太大声了。”从3班的门口探出头来的是第二个弟弟——轻松,身高和空松那家伙一样,是个认真的正经人?

“啊哈!小松哥哥啊!!其他人也在!!”大声说话,很活泼精神的是我可爱的第四个弟弟——十四松,是全部兄弟里面唯一一个对哥哥我最好的!只不过身高也是183cm。

“……吵”沉默寡言的,全身散发出黑暗的气息的是我的第三个弟弟——一松,虽然有时候对哥哥我很坏,但是过后会小声的和我说对不起的可爱温柔的家伙!身高175cm吧,可能更高?他时常驼背所以不大清楚呢~

“呜哇,全员到齐?轻松和空松先不说,一松和十四松是5班那边的吧?来我们班怎么了?难不成想哥哥我了!?”小松站在缎松的隔壁身后是空松和轻松,前面是一松和十四松,六胞胎都聚集在门口了。

“……也没什么事……”

“那个呢!!我来找小松哥哥玩的!!一松哥哥只是来陪我!!”果然是我的可爱天使的弟弟十四松~!

“喂~小松,XX君来找你。”同班的山田叫着小松,小松也只是回答好~然后和十四松道歉,“对不起~哥哥我下次买十四松最喜欢的糖果来赔礼~”然后就跑着出去了,小松虽然矮小,但是却运动非常强,几乎和十四松同样的程度了。

松野小松,松野六胞胎的长男,代表色是英雄的红色,身高156cm,身高可以和普通女生比较了,本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说矮,但是被人称赞了会忘掉生气着别人的事,他就是那么的天真单纯。

“所以?一松你们来这里干嘛?”轻松问着前面的驼背的一松和开着嘴巴笑着而已的十四松。

“……同班的男生玩着扑克牌……无聊……找小松哥哥……”

“十四松来找小松哥哥玩的!!”

“原来如此,缎松,小松哥哥刚刚在干什么?”

“噗w小松哥哥又被班上的女孩子们说可爱了w”缎松按着自己的肚子,笑到肚子痛的程度。轻松隔壁的空松毫无事情可做,只好看着弟弟们开心的聊天。

聊着聊着,小松以音速地速度跑着过来,然后躲在弟弟们的后面,而他的后面是一大堆的运动社的人,篮球社,足球社,田径社,网球社,等等的。他们问小松的去处后,往那边的方向跑着去了。

“小松哥哥又被追了,真受欢迎呢~”缎松很幸灾乐祸的看戏。

“小松还是一样速度很快,和轻松一样”空松对着自己身后的小松那么说。

“小松哥哥不去参加社团吗?”轻松抱着手,话从他三角形的嘴巴说出来。

“小松哥哥!!和我一起参加棒球社吧!!”十四松不懂从哪里拿出来的球棒,高兴的挥着自己的球棒。

“……”一松什么话都没有说。【我想不到一松说什么好w】

“不能啊……哥哥我要回家做家务啊”小松勉强笑了出来,但果然是勉强笑出来的,让人觉得很惹人可怜。

松野家的母亲在他们懂事的时候,就患上疾病去世了,临死前她吩咐过小松「小松是哥哥,所以要代替我照顾好那些孩子们,还有记得不要给爸爸添麻烦,知道吗?小松」他从母亲的手上接过食谱,是母亲亲手写的食谱,母亲最后摸了小松的头后,医疗设备就发出“哔——”的一声,母亲就走了。

小松他是看着自己的母亲去世的,他喔着摸自己的头的手,大声的哭着,直到父亲和其他弟弟们进门,从此他服从母亲给他的吩咐「当个好的长男。」不懂是不是原因,小松在初中的时候压力非常大,他的身体停止了成长,性格什么的都和以前完全没两样。

他们看着自己的长男,那个小小的背影却保护着他们,从他们5岁开始就已经学着煮饭,洗衣服,折衣服,有时候还代替着父亲去三面谈话,小小年纪却非常成熟,这就是他们的长男,没有叛逆期,没有任何的怨言。

“……那种事情明明我们来做也可以……”一松轻声那么说,能听到的只有听觉很好的十四松,十四松把袖子盖着嘴巴,眉毛少许垂下。「因为被吩咐,所以要完成」小松的脑袋里面只想到这个,他把母亲的吩咐完成到现在,如今他们也长大了,小松依然把这个当做是自己的责任,必须完成的事情,所以没有任何时间和朋友去玩,去参加社团等等。

“那,小松哥哥要参加家政社吗?一个星期也就一次,不参加的话反而会被老师念对吧?”不亏是末子真醒目,来自最小的弟弟的拜托,小松不可能会拒绝,小松也就好吧好吧地答应了缎松的要求,其他四个人就站在原地「又再一次没能帮到小松哥哥」

那时候的他们是初中一年级,小松因为矮小的关系被其他不良给欺负,他虽然被威胁交钱但是他没有,他宁愿被打也不愿意把钱交出来,因为那些钱都是要用来买菜的,他死守着自己的背包里面的钱,直到那些不良还是拿不到钱只好放弃走了,小松逞强着起身「不去买菜不行」如今还抱着这种思想,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拖着这样的身体去超市买菜。

回到家后,说句我回来了也没有人回应,因为其他兄弟因为参加社团的关系还没回来,小松心想「太好了」他处理身上的伤口后就开始准备晚饭,他身上的伤多数是身体和手,但是pa——ka挡住了他身上的伤口,由于pa——ka是红色,所以稍微一点血出来也几乎看不出来。

今晚是小松的妈妈传授的炸鸡块也是空松他们最爱吃的食物,满满的炸鸡块的香味在空松他们开门后就嗅到了。小松依然捧着满满都是炸鸡块的盘子放在桌上,像个母亲一样。十四松直接跑过去占位子了,其他人则悠慢的走过来,说着「我开动了」全部人已经在抢着炸鸡块了。

“有血的味道!!”十四松的听觉很好,但是嗅觉也很好,全部人从炸鸡块的吸引解开,他们看着小松。小松说着“怎么了?不好吃吗?”小松紧张的说,他把受伤的手放在后面,但是被空松看穿了,他紧抓小松的手。

“痛!!”随着小松的大声说,空松说句抱歉,然后拉开小松的长袖,里面是没有好好处理好的伤口,都在流着一点点的血。

“小松,这是怎么回事!?”空松头上爆着青筋,不自觉抓紧小松的手,其他人的表情很惊讶。轻松看着手上的伤,觉得没那么简单,他掀开小松的衣服,看到里面都是大小不一样的淤青和一些割伤,凄惨的伤口。

“小松!”面对空松的大吼,小松依然没有说出任何话,缎松在旁边已经拿起急救箱了。

“……哥哥我没事的,不然哥哥要怎样保护好你们?”小松笑着,非常地勉强笑着,非常非常地让人觉得怜惜。“小松……!”“空松,哥哥我真的没事……相信我好吗?”面对小松的要求,空松没办法拒绝,他放开了小松的手。轻松和缎松已经开始帮小松涂药了,面对这种惨不忍睹的伤口,轻松和缎松也只是怒着「为什么这个人还能忍着这种伤口来帮我们做饭……」

一松和十四松两人担心地看着小松,小松摸着他们两人的头“没事没事,不要担心”非常温柔的露出了笑容。明明不是自己受伤,可是却比受伤的人的心更痛。他们想要保护小松,可是到头来自己是被保护的那个,好愤怒,对这种没用的自己感到很愤怒。

涂完药后,小松就已经累到睡着了,空松他们想着必须复仇,不能让自家长男受到这种委屈。从缎松的手机上得到他们的信息,因为他们很欢乐的炫耀着

「今天遇上一个家伙,叫他给钱他不要给,所以只好把他打残了w里面穿着红色pa——ka的家伙w真好笑w」

“就是这家伙了。”缎松忍着不把电话按爆的冲动,告诉着空松他们。

“ok,交给我吧brother。”空松的头上爆着青筋,身后的轻松一松和十四松四人都战意满满,想要杀死这些人。

“呀噶哈哈哈哈,那个人真的很好笑w说什么「那是我们的生活费不能给你」之类的w真搞笑w直接拿出来就不会被揍了嘛w”10个不良在小巷子里抽着烟说着今天愉快的事情。

他们看到了正在过来的空松他们“哟小哥哥,和我们玩玩好吗?”空松一拳打过去说着愉快事情的那个人,那人的门牙直接脱落,身后的那些人打算反抗只不过被轻松一松十四松挡在面前了“今天弄伤了小松哥哥的都不用活”X5

空松他们满意地离开那个鬼地方,留下那些被打的不良,颤抖说着「恶魔……」人数上是多过他们,可却毫无还手之力的他们败在正义之下。

「小松哥哥不是你们能碰的。」X5

就这样他们平安地获得「恶魔」的称号,这几年他们都很和平的度过那段时间,直到高中。

【叛逆期的三男末子与发飙的长男】
“呐呐轻松哥哥,说起来小松哥哥没有叛逆期对吧?”穿着高中衣服的缎松拿着自己新买的手机不断的划着。

“啊啊,说起来吧。”轻松看着高中的数学课本,十分认真地在看。

“……缎松和轻松哥哥是什么事情而叛逆……?”一松回来时已经换了pa——ka了,现在躲在角落待着。

“那个嘛……”X2

回忆中。

“啊,欢迎回来,轻松,饭已经做好……怎么了!?受伤了!?没事吧!等等我,现在就去拿急救箱!”小松从客厅那边探头,看到满身都是伤的轻松,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

“……吵死了,这不管你的事,不要管我。”轻松脱鞋后,走进来。

“怎么可能不管我的事,我可是你的哥哥!”轻松停在走廊中间,大声说。

“可是你是哥哥,不是妈妈!!我说了不要管我就不要管我!!”轻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发现到小松的表情是很低落的。之后从小松的口中听到小声的对不起,轻松也没有理就上楼上去,客厅中的其他兄弟也就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吵架声,过后小松去客厅和他们说声。

“对不起,吵到你们了,你们就先吃吧……”明明是笑着可是眉毛却是下垂的,随着他们说声我开动了,小松跟着他们吃饭,吃完饭后留了轻松的饭,叫他们去澡堂,轻松已经在楼上睡着了。

小松用着他小小的身体拿起大大的布团,拖起轻松到布团里面,盖好被,摸起轻松的头。“没有妈妈,只有哥哥,真的对不起你们了……”小松忍着眼泪流出来。

随着轻松的「好榜样」缎松也跟着叛逆起来了,他对小松这种弱气的长男感到很怒。“缎……缎松,你的便当不要忘记了。”小松拿着缎松的便当,缠着粉红色布的便当。

“小松哥哥好啰嗦,我说了不要做便当给我了,明明是男生却给我那么粉红的便当,想要我被笑话吗?”然后缎松就自己走去学校了,没有跟任何兄弟一起。

“对不起……”只有最慢出门的一松看到了这种场景,小松一手拿着那粉红色的便当,一手擦干眼泪。

“一松,陪哥哥我一起出门吧?”马上就回到哥哥的模式,一松也只是回答好,然后两人就一起出门了,平常还有末子一起的,但是今天和明天后天之后都没有了。

「明明不用那么努力也可以……」一松心里那么想,他和十四松和空松不懂要如何帮助小松,只能跟着消耗时间去等。

“喂~!小松,你的弟弟三男去了保健室,不去看吗?”山田在门口叫着正在写功课的小松,小松马上就跑着出去了。

小松来到保健室,看到满身都是伤口的轻松,保健室的老师正在帮他处理伤口。“啊呀,来得正好,小松你劝劝你的弟弟不要再打架了。”保健老师用着不严肃的语气和小松说话,小松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轻松却别着脸不看小松。

轻松的伤口快要处理完后,轻松说了一句“我的事情不需要哥哥去理!”然后就跑着出去了,小松满脸黑线地和保健老师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就去追轻松了。

小松没办法和轻松说教,因为他想要说教却被轻松逃掉了。在小松回到家后,见到缎松正在和十四松说着很过分的话。

“十四松哥哥能停止你的不正常的动作吗?你知道你的这种动作让我在朋友面前很羞耻。”十四松已经要哭要哭的样子了,空松在旁边抓住要去打缎松的一松,小松走前来。

“啪——”他打了缎松一巴,缎松摸着自己被打的脸,眼泪逐渐出来,从小没被打过骂过的缎松突然被人打,当然感到不知所措。

“不准你再说下去了,缎松,再这样下去哥哥也会生气了。”小松用着很恐怖的表情对着缎松说话。

“什么嘛,什么嘛,明明只是个哥哥,就不要像妈妈一样教训我!”缎松就跑着出去了。十四松一松和空松看着这样的长男,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长男,他们感到有点怕了。

“对不起啊,十四松。”他温柔的摸了十四松的头,眉毛还是一样下垂的笑着。他马上去准备晚餐,过后冷静完后的缎松和轻松闻着很香的味道还是不自觉的去吃了,但是他们是拿着自己的饭去别的地方吃。

小松说着自己想要去楼上,放下钱让他们自己去澡堂,自己在上面看着十四松一松和空松排成一条线走在路上,身后是低着头的轻松和缎松。

「妈妈,长男到底要怎样做才好?」他低声哭着,把自己的眼泪留在了他的pa——ka上,现在每晚他身旁没有轻松和缎松,他睡在最旁边的位置,旁边是一松。

这种日子持续到某天,小松从超市买菜回来,他从小巷那边听到了殴打声,然而他听到是熟悉的声音,是自己的弟弟的声音。

“喂~松野最近有点缺钱啊,给我们一点钱吧~”那个人拉着轻松的衣领,威胁着轻松,轻松本人已经因为被铁打中头部意识不清醒。小松惊讶到把菜都跌到地上,他马上冲过去挡住那个要打过去轻松的时候手。

“你要对我弟弟干什么。”小松头上爆着青筋,他一脚踢过去那个人的下巴,他的牙齿掉了几个那个人放开了轻松的衣领,轻松倒下地上。小松摸着轻松受伤的头部,小松手上沾满了血。

“是谁,是谁把轻松打成这样。”小松握紧拳头,把弄伤轻松的五个人,一个一个打倒在地上,他接近那些人。

“你用哪只手打轻松的?不回答的话两只手都断掉。”小松笑着问。“我我我,用左手……啊啊啊!!”小松一脚踩断那人的手,说着下一个。他把两人的手弄断,两人的脚弄断,还有一个人。

“你……威胁了轻松对吧?”他拿起随身带着的缝针道具,接近了那个人。“这样子你就不会再说轻松什么了。”他仔细,一针一针地缝那人的嘴巴,他痛到手脚全部动完,但是小松直接打断他的手脚。

轻松醒来,看到的场景是小松正在缝着那人的嘴巴,他惊讶他吓到了,平常弱气的小松,不敢反抗人的小松现在做的事。

“小松哥哥!”轻松大声叫着小松,小松停下了手,他放下缝针道具,走到了轻松的旁边。“对不起……对不起轻松……哥哥我没能保护好你……明明答应过妈妈……”小松那小小的身体在颤抖着,没了刚刚那种恐怖的感觉,只有平常那个弱气的哥哥。

轻松看着地上,全部都是血还有倒下的五个人,如果仔细察觉会发觉到他们都是断手断脚了。「这些都是小松哥哥做的……?」想到这里的轻松冒冷汗,如果我是那些人,那么我现在还能保住自己吗?

直到其他兄弟经过那边,看到小松睡在轻松的脚上,再看看旁边的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空松和十四松一人背着一个人。他们趁小松正在睡觉的时候,兄弟们都在聊着事情。

“轻松,发生了什么事?那种惨景。”空松背着小松问道。

“……小松哥哥发飙了。”轻松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不会吧!?那个弱气的小松哥哥!?轻松哥哥你确定没看错??”缎松拿着十四松和轻松的背包,没了那种叛逆期的感觉,因为自从那天他被小松骂了就回复了平常和兄弟相处的感觉。

“……轻松哥哥,确定没看错?”一松拿着空松和小松的背包,他不敢肯定小松会去打架。

“我看到的时候,小松哥哥已经在缝着那个人的嘴巴……那时候的小松哥哥……不懂还是不是小松哥哥……”轻松想到刚刚的小松,整个冒冷汗,背着轻松的十四松笑着。

“小松哥哥真厉害!!”然后全部人叫十四松安静,他们可不想吵醒小松。

然而小松醒来后完全没有打架的记忆,一醒来就是想起他买的菜「经典的家庭主妇」幸好空松记得拿回来,不然又要出门买回来。

从此他们知道了,小松的逆鳞是「兄弟」,而在外面的不良知道了一个名号「笑着的红色恶魔」但是松野家的小松却不知道这件事。

回忆结束。

“嘛,就是那样。”

“对对,就是那样。”

“……?”一松不知道,自家的三男和末子是因为「小松哥哥太弱气」而叛逆的,但是自从那一次小松发飙,他们懂了不是小松不要生气而是没有生气的理由。

“话说,轻松哥哥有自信吗?对已经发飙的小松哥哥。”缎松没有实质上看过自家长男正在发飙的时候,看到的只有轻松。

“……没,完全0%,我看空松最多也只是被揍而已。”随着缎松说着不会吧,一松在旁边想着东西。「不过那个人再怎么也不会对兄弟出手……」一松心里那么想。

【兄弟以上恋人未满】
在初中的时候,小松勉强地帮弟弟们补习,别看小松这样,小松可是学习很好的,他打算去一个重点学校读书虽然没有钱不过他用学校的奖学金来上学,一松和缎松的成绩和小松一样很好能获得奖学金,但其他三人却成绩普通,却通过运动社的提名成功上到和小松一样的高中。

十四松是通过棒球社提名,空松是经过篮球社提名,而轻松是通过田径社提名,他们三人是在六胞胎里面体力最好了,除了十四松,他的体力像是用不完一样。

刚上高中,我松野小松今天面临了危机,我被相处了好几年的好朋友♂告白了。

“小松,我喜欢你很久了,可以给我一个答复吗?”一脸很害臊的山田对着小松那么说。

“不不不,山田,你是接受了惩罚之类的吗?”

“小松,我没有接受惩罚,我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你了。”一脸认真的,没有说谎,我应该要怎样回答好。

“可是我必须要照顾弟弟们……我对你的感情真的只有朋友而已……对不起……”又是弟弟,你除了弟弟就只有弟弟吗?

“你是时候让你弟弟自立了!小松,你总不能让弟弟们一直依靠你,他们也是要出社会的!”我忍受地了吗?我为了和他考进同一间学校可是费了苦心,他用着奖学金考进了重点学校,虽然他的弟弟们也在,可是我还是很努力地考上了。

“但……但是我……”还但是什么,我也是陪了你4年的,我喜欢着你可是你却没有察觉。

“难道你就那么喜欢你的弟弟们吗?兄弟以上的喜欢,真的被认同吗?醒醒吧,小松。”小松的样子看起来很困扰,当然我想到了,这次的告白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是转学进来的,那时候在没有朋友的学校,我带着196的身高进来,全班人用着看到巨人的表情来看着我,我讨厌那种表情,这种身高又不是我想要的。

但是我见到一个用着闪亮闪亮的眼睛来看着我的人,那就是小松,小松他的身高很矮,比一般男生还矮,我们站在一起就是所谓的最萌身高差。和小松一摸一样的还有一人,不对,还有五人。其他四人不在同一班。那时候的小松对我说了一句。

“你的身高可以给我吗?”我怕他是傻的,我怎样给他,切断脚吗?我回答了他一句不可能,他整个很失落,我觉得他真的是傻的。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性格很单纯天真,比一般女生还可爱。他时常和我这个没有朋友的一起吃午饭,有一次我不懂怎么了,我骂了他。

“你不懂我这种身高造成了我很困扰,班上的人都看着巨人一样的表情,我厌恶那种表情!”明明他什么错也没有,但我骂了他,不过他没有离开那边,他只是静静等我诉苦,摸摸头安慰我。

“好好好,哥哥我会听你说完的。”他的这种举动大概是用来安慰弟弟的,只不过我被他那种举动给打动了,我开始喜欢上他了,不管是他说着弟弟怎样怎样的时候,还是被弟弟欺负的时候,那种样子真的很可爱。

我就这样跟到他到高中为止,不过现在我真的忍不住了,我想要告诉他我的心情,我觉得现在不告诉的话,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了。

“我……我接受不了啊?”他露出很困扰的表情,“我……我现在只想着弟弟的事情,对其他事情……不想考虑……对不起了山田……还能做朋友吗……?”什么时候只想着弟弟的事情,说到弟弟的事情的时候开心无比,对自己的事情却一字不提,小松你这家伙无时无刻都让人恼火。

“嗯,可以,只不过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我不等小松的回复,直接往他的嘴唇靠近,把吻落在小松的嘴唇上,软软的让人不想要放开“这样我就死心了。”这样就好了,明天依然会回到普通朋友的日子,回到原本的生活,可是……我为什么那么想哭……就让四年的喜欢在这里结束吧。

他走了,他吻了我后就走了,他说着明天见吧,可是我应该用什么样子去见他好。我想着不得不去买菜了,可是脚步却停留在原地,我真的太让弟弟们依赖了吗?我真的喜欢上弟弟了吗?

我应该要怎么做好,从长男的身份中解放吗?不可以,妈妈吩咐过我,必须照顾他们,不过我能照顾他们到什么时候,成年?20多岁?30多岁以后?这样真的好吗?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可是他们一旦离开了家,那么我应该要怎……样?诶……?那时候我长男的身份要怎样被丢弃?我站起来,拿起钱包看里面的零钱,我走向了火车站,搭去往海边的方向。

小松从车站走到海边,在靠岸的地方坐着,享受着海风。海风中有着独特的味道,咸咸的海味。小松就静静坐在那边,直到太阳落下也依然在那边,他就看着海浪听着海浪声,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在那边。

“小松哥哥到底怎么了!?已经8点了还没回来!”缎松着急地拿着手机打着小松的电话,可是被放了静音小松也没听到。

“怎办!怎办!一松哥哥!小松哥哥去哪了!?”十四松从左边跑到右边再从右边跑到左边,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就算问我……”“因为最近一松哥哥和小松哥哥的关系很好!!所以知道!!”“十四松!”一松想要盖住十四松的嘴巴,但是迟了,一松身后有三个人有种可怕的气息让一松直冒冷汗。

“一松,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空松少了平常的痛话,只有直话直说。

“一松,你应该知道你必须给我们。”轻松直接开启暴君模式,眼神上直接可以杀死人。

“一松哥哥~给我们吧~”缎松虽然是用平常的语气,但是他的眼神却没有笑。

“……!”一松干脆放弃了,反正小松没叫他保密,在2个小时前小松的确发送了信息给一松。

「一松,哥哥我稍微去海边一会,晚饭你们自己解决可以?哥哥知道你们很乖,不要来找哥哥我,哥哥我会自己回去。
p.s: 晚饭钱在书架上可以找到。」

“明白了?这是小松哥哥的拜托……所以我才没有说……”还没等一松说完,轻松已经出门了,因为他知道小松说的话有另一个意思,但是其他人却不懂,他们只是跟着轻松出去。

轻松来到了海边,看到坐在沙滩上的小松,轻松叫其他人在这里等着,他想要和小松单独说话。

“小松。”轻松难得没有叫哥哥,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果然是小轻轻,哥哥就知道你会过来的,果然一松给你们看了啊~”

“小松的「不要来找我」不就等于「快点来找我」吗?你以为我当了你几年的拍档。发生了什么事?”轻松坐在小松的隔壁,看着小松看着的风景。

“哥哥我啊,今天被人告白了,性别男,很搞笑对吧?但是我啊,被他说了不要再想弟弟的事情而已,自己也要过生活,可是哥哥我啊,不照顾你们的话就不知道应该要做什么好。明明过几年后,你们各自都会出家门,哥哥我却认为你们会一直留在家里,很傻对吧?”海风吹着小松的眼泪,眼泪很快地干掉,但是又被新的眼泪代替了。

「的确很傻,傻到没得救的程度。」

“小松,我们的确会出家门,毕业后,但是我们的家只有一个,永远只有一个,而永远在家里迎接我们的就只有小松你,不是吗?”轻松握着小松的手,舔了小松的眼泪。

“可是……可是哥哥我对你们的想法……哥哥我觉得自己不正常……喜欢自己的弟弟什么的……”小松放声大哭。

“那喜欢自己的哥哥不是更不正常吗?我的确喜欢你,从以前开始,直到现在,我的新娘只有小松一个人。”轻松把额头对着小松的额头,两人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喂!轻松哥哥好狡猾!”缎松从远处跑着过来,顶在轻松的面前抓着小松的手。“明明我也是喜欢着小松哥哥!”

“十四松也!!十四松也喜欢着小松哥哥!!”十四松跳跑着过来大声的说。

“小松哥哥……对不起……我也是喜欢你……”一松不知何时在小松的背后。

“小松,我们回家吧,回到我们的家。”空松伸出手,小松开心地哭,“嗯!回家吧!”

【长大后的未来】
在纯白的教堂里面,里面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西装但是披着新娘的头纱,他没有美丽的婚纱却和普通的新娘一样美丽,没有邀请任何人的教堂显得非常安静,阳光的光线照在小松的身上显得非常耀眼。

新娘转过头看到的是五个一样的脸的弟弟,五个弟弟都在无名指上戴着刻着红色钻石的戒指,而最大的弟弟手上拿着的是戒指盒,里面有着五种不同颜色的钻石整齐的刻在上面。

“小松你愿意嫁给我们吗?不管贫穷,疾病,老死,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不让你感到孤独,一直爱着你。”X5

“嗯,我愿意!”这句话,他等了五年,直到他们出人头地为止他一直都在等。

没有豪华的婚礼,没有亲戚朋友的祝福,只有彼此的誓言,他们六人在这个教堂里面给出了承诺。

“呜哇啊啊!!迟到了!!”空松急忙的吃过早餐出门了,虽然便当忘记拿,反正过后由小松来拿给他。空松成为了老师,他在一所中学里面担任体育老师,很受学生欢迎。

“那么小松哥哥,我出门了。”轻松亲吻着小松,像是出门之吻的,拿过小松给的青色便当就出门了。轻松在一所体育学校里面担任田径教练,专门训练出选手来。

“……我出门了”一松吻小松的额头,接过紫色的便当就出门了。一松学习很好,从医学大学毕业后,在人类医院工作,时不时去动物医院帮手。

“小松哥哥!!十四松今天也努力!!努力之吻!!”十四松深深吻着小松,接过黄色的便当活泼的出门了。十四松在专业的棒球队里面训练着棒球选手,是个出名的棒球教练,很受小学生欢迎。

“小松哥哥~我也出门了~我会带好吃的蛋糕回来的~♡”缎松拿起小松的手亲吻下去,接过可爱的粉色便当,穿着时尚的服装出门。缎松是出名的服装店的设计师,每一次的服装都很畅销,很受女生欢迎,但是看到手上的戒指就放弃了。

“慢走~”那之后已经五年了,他们也成为了不起的人了,妈妈,我的做法可能有点不正确,但是我喜欢着他们,所以。原谅我吧?小松今天也依然笑着作为他们的妻子,哥哥。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