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小松依赖弟弟的故事【alloso】

中一的时候,六胞胎进入了同一间学校,进入中学后他们的兴趣个性开始有了分别。而最小的弟弟末子缎松接触了一位学姐,向她拿了Line ID,但是他没想到的就是那位学姐是一位高三不良老大的女朋友。

那时候中三,他们还没很勇敢,不良老大打晕了松野小松,再威胁缎松打断自己哥哥的双手,不然就打断自己的双手。

“松野缎松哟,你接近我的女朋友,所以要给你惩罚,只不过你打断了哥哥君的手,我就原谅你,没关系的吧~毕竟你是末子,哥哥君应该不会怪你的吧~?”

不良老大一脸坏笑,欺负学弟是他的乐趣,威胁人去互相残杀也是他的恶兴趣的一种。他看到身体在颤抖的缎松,开心的很。

“小,小松哥哥呜,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吧……?”缎松手抖着拿着不良老大给的球棒。

“没事的,缎松,保护你们是长男我的责任。”被其他人按在地上的小松,声音有少许颤抖,心里是很不想被废掉手但是为了保护弟弟没办法。

“啊啊啊啊啊啊!!”缎松用力打下去小松的手,旁边的不良老大催着缎松“缎松君,还不够大力,这么小力神经线都断不了。”而他手上的小刀不断撩着缎松的脸峡,缎松怕到哭了,他只能继续打下去小松的手,一只手终于打断了,到另一只手的时候小松已经痛到失去意识了。

小松被他的手下洒水,小松被迫保持清醒,缎松用力的打断小松的另一只手,小松的悲鸣在校舍的后面不断地叫喊着,直到结束为止。不良老大说着,玩够了玩够了丢下缎松和小松在校舍后面,那时已经是黄昏了。其他人发觉不对劲在学校到处寻找,找到他们的时候,小松趴在地上手上的血迹在草地上到处都有,缎松在小松的旁边抱着头,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空松他们把小松送到医院,因为伤势严重神经线断了,不得不切断手才行,为了保护小松的生命。隔几天,小松穿长袖只能看到飘逸的长袖,没有任何实体在他的长袖中。缎松因为自己亲手打断自己哥哥的手的事,对这件事失去了记忆,选择性失忆症,作为和缎松同样的弟弟们的空松他们选择了沉默,这是小松的拜托。

缎松在这几年对女性保持了距离,只是他自身的原因,靠近女性的话自己会生红疹这可以说是惩罚。小松在这几年都一直保持着依赖弟弟的状态,吃饭,写作业,吸烟,他连自己最爱的打小钢珠也没去过了,直到成为Neet也是如此。

“小松哥哥!你适可而止依赖着我们了!!我对照顾哥哥的事感到厌烦了!!”缎松在客厅大声地指责小松,这几年他轮流喂小松吃饭,洗澡各种各样的,他早就已经不耐烦了。

“诶……?但但是我也只有你们可以依靠了……对,对不起……”小松低下头,自己太过于依赖弟弟这是个事实,空松在旁边瞪着缎松,轻松他们也是如此。

“住口,缎松。”空松难得怒了,他叫小松留在客厅,自己则拉着缎松上楼上,轻松他们随后跟着。上楼上的缎松被推倒在地板上,多留意的话能看到空松他们头上爆青筋。

“缎松你这家伙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指责小松哥哥?你有资格吗?”轻松在空松旁边说着缎松。

“呐呐!Totti!小松哥哥呢,手的事情呢,都——是你的错喔!都是你把小松哥哥的手变成这样!”微笑着的十四松眼神里却看不到他微笑,他的语气很温和,但是却很毒。

“嘁,所以说末子真的是烦……小松哥哥可是为了你牺牲了自己的手,混账末子……”一松把口罩拿了下来,鲨鱼般的牙齿像是要咬人一样。

“缎松,你知道你错了吗?拿球棒打着自己的亲哥哥的手,大哥的手的骨头断的声音好听吗?”空松的话隐藏了很多意思在里面,缎松的身体不断的在颤抖着「我记起来了……我被威胁……我打断了小松哥哥的手……小松哥哥不断的在叫喊着……小松哥哥……小松哥哥的手是被我毁的……我还指责了小松哥哥……」

「大哥的手很温暖,而且他用他的手不知道保护了我们多少次,如果那时候我察觉到大哥被抓的了,那么大哥现在也不会是这样的样子。」

「小松哥哥是我的拍档,我们两个人用自己的手做了很多恶作剧,如果我初中时不说想要改变,想要当个乖孩子,那么小松哥哥就不会那么容易被抓了。」

「小松哥哥的手……非常地温暖……我很喜欢小松哥哥摸我的头夸我是温柔的孩子的时候……心里会觉得很温暖……但是现在那个温暖的手已经没有了……」

「小松哥哥呐!很喜欢摸我的头!不管是我开心时候,伤心时候,有隐藏的事情的时候,小松哥哥都会摸我的头!但是没有了……我好想念那个一直会摸我的头的小松哥哥……」

“喂~你们,不要太欺负缎松啊,缎松也是拼命去保护自己的,所以……不要太过责骂他。”小松打开房间的门,一说出口就是保护缎松的话,长男与末子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很靠近但是又很远的关系,不过小松有想过「如果被威胁的不是缎松是我的话,我肯定会自己弄断自己的手,因为我可不想要伤害弟弟呢~」

段松跑过去抱着小松,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小松没办法摸着头安慰他所以作为交换他亲吻缎松的额头,说着没关系,因为我是长男嘛。明明没有手却仿佛看到小松害羞地擦着自己的鼻子,小松看着其他弟弟们,他像是有手一样张开手,叫着弟弟们投入他的怀抱。

“不管怎么说,虽然哥哥我失去了双手,但是不要忘记我还是你们哥哥的事情。”说着安慰的话的小松,空松他们对缎松的敌意也只好消失。其实对他们来说没有了手的小松,更为脆弱,坚持着作为长男的小松在弟弟们睡觉中的半夜自己偷偷练习自己喝水,至少能自己做的事他都想要自己做,空松他们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哥哥。

很难以置信,他们对自己的哥哥产生了欲望,对这个不想让弟弟们看见自己的脆弱的长男弄哭了的话会怎样,如果一下子丢下他的话会不会更加脆弱。然后让他对自己产生更多的依赖性,更加地依赖自己。

其实不是小松要依赖弟弟们,而是弟弟们无意识让小松依赖他们,他们想着。

「小松哥哥继续这样就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看着那么脆弱可爱的小松哥哥。」

。。。。。。。。。
其实我还想写小松被上的情景,不过对肉文不熟,所以放弃了wwww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