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2话后的未来【alloso】

小松在街道上遇到了缎松想要和他打招呼但是被无视了,想着自己肯定哪里惹火了缎松失落地走开,看到了正在去丽华演唱会的轻松,小松想要帮忙轻松找机会和丽华哔——然后哔——的但是还是怕惹轻松生气所以还是免了。在小巷中看到一松正在喂猫咪吃猫罐头,想着打扰到一松和猫咪的「约会」所以还是停止了。

看到了十四松在岸边很努力在练习着棒球,他在十四松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地看着十四松练习棒球「真努力啊,十四松。」过后离开了岸边去空松整天呆着为了寻找他的karamatsu girl的地方,他拿着一罐咖啡找空松去,但是空松一脸紧张的说“小,小松你来干什么!为了妨碍我找karamatsu girl吗!”我什么都还没说小松那么心想。

小松放下咖啡罐然后离开了,只留下空松一脸猛然的样子。然后想着之前蛮对不起他们的,买一些东西来补偿他们吧,哥哥我真伟大,小松心想。他买了最新一集的服装杂志,一张丽华的CD,一些猫罐头和小鱼干,一件新的棒球衣,缎松说的好吃的甜品店的马卡龙。

小松说着我回来了,结果没有人回应,小松缓慢地打开了客厅的门,但是面前的场景是很残酷的,十四松带来了一位NEW小松哥哥回来,其他人也非常开心的迎接这个NEW小松哥哥,「呵,我那么不被需要吗?」被戴上OLD小松哥哥的小松非常非常地失落,他关上了门也没有人察觉到,他放下买给弟弟们的礼物他离开了家里。

「接下来,该做决定了。」他到一个写着『Dream Bar』的地方找了一个名叫田中的店长,之前这位店长在小松国中的时候曾经邀请过小松来他的酒吧打工,因为他看到小松非常有兴趣的当个调酒师。

“哟,田中先生,中学的约定还能履行吗?”

“喔!小松君,十分欢迎!”看得出这个店长十分喜欢小松,他问小松要不要在这里住下来,因为现在的小松需要练习各种调酒的方法然后去考一级的调酒师资格。小松在走之后用店里的电话打给了妈妈,“妈,我找到了一份工所以在外面住,嗯我时不时回家几次,啊我知道的啦不用担心,弟弟们就拜托你了。”简短的和妈妈说了几句,就向田中先生请教。

就这样小松这样度过了一天,场景回到松野家。NEW小松哥哥回去后,空松他们和平常晚上一样,各自在客厅做自己的事。

“小松哥哥……一天没回来了呢……”缎松不专心地看着电话,一直在注意着门口。十四松趴在球上,袖子盖着嘴巴思考着东西。

“说不定已经离开了……小松哥哥……”一松在角落逗着猫。

“由得他去吧,连长男都做不好。”「你这个混账长男怎么还不回来。」嘴巴说的话和心里说的话完全不一样不坦率的轻松。

“我去找吧。”空松唯一一个站起来决定出去找小松的人,「不管怎样说也太迟了,明明小松那么喜欢家人,不可能会丢下我们的。」

空松打开门就是看到了一叠东西,服装杂志,喵酱CD,猫罐头和小鱼干,棒球衣,还有甜品。“这个……”空松直接跑出去,一下子的碰一声让他们也吓到,他们也望了出去看到的也是同样的东西,他们没想到小松有回过来,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

松野夫妇因为去旅行了,所以一个月之内都回不来也不好通知他们(电话费很贵),所以他们认为小松自己的弟弟应该也通知了。小松因为还不出名所以没什么人认识,他们到处找了竞马场,小钢珠店,豆丁太的摊子哪里都没有小松的踪影。他们几乎每天都去找直到一个星期后他们放弃了,他们认为小松已经不想要回来了。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刚好轻松去喵酱的演场会在『Dream Bar』的附近的地下室,偶然遇到了小松的熟客。

“哎呀,小松君这个时间去采购吗?晚上我再去品尝你的酒,等着我喔~”一个大叔这样和轻松说话,但是他没想到面前的人不是小松是轻松,轻松第一时间就想到他知道小松的去处!

“等等,大叔你见过这个样子?”

“怎么啦,小松君突然在说什么?莫非你不是小松,不可能吧一摸一样样子的。”

“大叔,求你了告诉我现在小松在哪里!”完全没有求人的感觉,轻松迫切的想要知道小松的去处。

“额,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Dream Bar』的有名的调酒师,喂等等!”大叔还没说完,轻松已经跑走了。「小松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们……」轻松心想。

“滴铃——”轻松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位20多岁的一摸一样样子的男生在摇摆着酒瓶,他慢慢的慢慢的倒酒下来像是对待爱人一样,加上一个樱桃,血红色般的鸡尾酒就完成了。“田中先生!我终于完成了!『红色恋人』!”一个名叫田中的人在旁边对着他说,真了不起了不起,只见小松的脸非常地红,什么嘛像是被男友摸头一样。

“小松哥哥!”轻松大喊,小松和田中望了过去,小松用着冷漠的眼神来看着,啊啊轻松来了,眼神中写着这句话。“诶!!小松君有两个!!”“真是的田中先生,他是我的六胞胎之一的弟弟,已经忘了吗?”“抱歉抱歉,太久没听过了。”

“小松哥哥,回家吧,”轻松打算拉小松回家,可是小松躲开轻松的手“我为什么要回家?明明是你们要我离开,去找你们的NEW小松哥哥不就好。”小松赶轻松出去,但是轻松不想走,田中就大骂说“你们兄弟不要在店里吵,给我出去吵!”然后就被田中丢去后门。

“很吵啊,你这个撸松,回不回去都无所谓吧。”

“哪里可能无所谓!为了你……我们一直找你!还有谁是撸松啊!”

“啊是吗,那坚持了几天,一天?四天?一个星期?不可能超过一个星期吧,这个表情我说对了是吧?”被说中的轻松低下头,确实没超过一个星期。

“现在我可是没有了你们,我过得很开心,不要再找我了,我觉得厌烦了,长男什么你们才不需要。”小松离开了轻松的面前,回头去做自己的工作,比起以前那样的生活,现在的生活更开心,小松心想。

「被说中了啊,轻松。」轻松迷惘的走回家,一副死人样,吓到了缎松。“轻……轻松哥哥怎么了吗?一脸和暗松哥哥一样的表情?”轻松趴在桌子上,什么都不想考虑,「我们真的错了吗?」不到一秒就睡着了,缎松在旁边发脾气。

“真是的,轻松哥哥到底怎么了!”缎松滑着自己的手机,滑到一个店『Dream Bar』“这个酒吧好像很出名勒,什么什么有一个很厉害的新人名叫【小松】!?”

“诶诶诶诶!?小松哥哥!?一一一松哥哥!这个是小松哥哥对吧!”缎松拿手机放到一松的面前去,一松就说。“啊……小松哥哥……真的啊……”十四松从大球的那边看缎松的电话去,若有所思的样子。

“十四松哥哥,这个是小松哥哥对吧!”

“真的!!小松哥哥好开心的样子!!”十四松张开手,很替小松开心。

“为什么十四松哥哥一脸很开心的样子啊?空松哥哥你也说一说啊。”

“……我出门去找我的karamatsu girl~”如果无视他的语气的话,看空松的脸色其实是很恐怖的,吓到缎松躲在十四松后面。“怎么办!十四松哥哥一松哥哥!空松哥哥打算打死小松哥哥!去不去阻止啊啊啊!”

“……我想不会……毕竟是臭松……会好好听小松哥哥说什么才做决定……”一松回想起几星期前的事,其实他已经知道很久小松在『Dream Bar』中打工的事情,从他的猫朋友中知道。但是他看在小松一脸很幸福很陶醉在工作中,他想这是小松唯一一次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中投入。

「已经多久了……没见过小松哥哥那么开心过。」

“那个啊,小松哥哥真的很开心喔!在那边打工了后我第一次看到小松哥哥那么开心!不是作为哥哥,而是作为小松喔!所以我觉得还是觉得不要去打扰小松哥哥比较好!”十四松双手举起,但是微笑的脸上有眼泪逐渐的落下,就算再怎么说他也是很喜欢小松的,小松离开了他也不好受。“所……所以!我想要支持小松哥哥!”

“十四松哥哥……”缎松摸着十四松的头安慰着他,他很久没看过十四松哭过了,最久一次哭是中学被霸凌的时候,那时候是小松保护了他,他才开始变得那么开朗。

早上有早上的热闹,晚上有晚上的欢乐,晚上是大人的聚会也是上班人士休息玩乐的时候。空松在完全不适应的环境下寻找着『Dream Bar』,他很佩服小松的适应力短短的一个月,然后他终于在平时轻松去的演唱会的附近找到了『Dream Bar』。

空松打开门,就看到了小松摇着酒瓶轻松地和客人聊天,非常高兴的样子“大……大哥……”“小松君~那边好像有一个小哥和你样子好像~是我的错觉吗~?”一个喝醉的客人拿着小松调制的鸡尾酒在喝着。

“小哥~你是小松君的弟弟~?不如来喝喝看小松君的鸡尾酒~超级好喝~”客人把手放在空松的肩膀上,不停地打量着空松的样子。“真是的Jade君,不要教坏我家的弟弟,他可乖得很。”小松的口气像是对着恋人般没法子的叹气。

“好好好~我知道小松君你妒忌了~下次演唱会的票~给~”Jade将演唱会的票给他的同时亲吻了小松的嘴唇,在空松的面前,空松表现出很惊讶的表情,没想到自己的哥哥堕落到这种程度,必须要带他回去才行,空松心想。

“真是的Jade,在这种大庭广众做什么啊……”虽然口头上是那么说,可是心里感到暖暖的小松非常的高兴,在其他客人的眼前这只是一个平常事,其他客人也只是说真恩爱呢之类的,可是空松只想立刻带自家的长男回家。

“大哥,已经可以了吧,回家吧……”空松弱声的呼唤着小松,但是小松沉浸在快乐当中没有理会空松,空松觉得场合非常尴尬,可是他没办法丢下小松不理。

“小松,回去了!”这次空松放大声音,让小松感到非常不开心“为什么我要回去?”他反问空松“因,因为其他弟弟们也很担心你,所以回去……”“所●以●说,你们担心我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已经是成年人了,难道去哪里还要和你们说吗?呐,空松,我已经从没有弟弟就不行的我已经毕业了,所以放过我好吗?”

小松的表情看起来很难受,明明很想回到和弟弟们一起生活,但是就因为不想要再被抛弃而离开他们,「不想被人抛弃所以就抛弃他们。」这种想法覆盖了他真实的想法。

小松现在有稳定的工作,有不少客人来找他调酒,也有好的老板,而且还遇上了爱着自己的恋人,他很开心非常开心。「但是总觉得心里还是少了什么。」

空松他离开了『Dream Bar』,已经差不多酒醒的Jade开口和小松说话“这样真的好吗?小松君,明明你每次和我说弟弟的事情时很幸福的样子,那种样子连我这个恋人都妒忌了。”

“就算我想要回去又怎样……那种一直被丢下的感觉我已经不想要有了……那种感觉真的很痛苦……”逐渐眼泪落下的小松被Jade安慰着,说着没关系没关系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来安慰着小松。

场景回到松野家。

“话说,对小松哥哥最执着的好像是空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吧?对吧一松哥哥。”缎松心不在焉的滑着手机。

“算是吧……毕竟他们两个都是小松哥哥的拍档……”一松依然躲在角落,缎松也一直说暗松哥哥好恐怖。

“小松哥哥很幸福喔!只不过……我们有了自己的个性后小松哥哥没有像以前那么开心过了,小松哥哥感觉到被丢下而那时候我带New小松哥哥回来是伤到了小松哥哥!”

一直说着是自己的错的十四松不断的在流着眼泪,如果自己那时候没有带NEW小松哥哥回来,现在还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空松从『Dream Bar』回来,带着一大堆啤酒到了客厅自己就开始喝了起来。

轻松也从睡眠中醒来,拿着空松带回来的啤酒两人开喝,弟组三人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两人。大概连续3,4罐他们还是没有停下口,像是想要把自己灌醉到不省人事的,缎松和十四松就叫他们停止,他们才不甘的停下了。

“怎么了,空松哥哥?轻松哥哥?”段松担心起空松和轻松,两人开始哭了起来弟组在旁边慌着,他们大声哭着说小松哥哥不要我们了,那个爱弟狂不要我们了,在外面找了一个男人不要回来了等等的,弟组待在原地听他们的怨言「没办法,小松哥哥不在这里了。」这么想的他们没办法丢下两个哥哥不理。

“……那为什么还放他在那里……去抢回来不就好……我们可是松野家的孩子……都是不按牌出牌……不就大胆一点就好……”这么说的一松,空松和轻松两人眼睛发亮,说着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想到,脑中已经在想着绑架小松了。

“不不不,暗松哥哥你闭嘴,就算再怎么喜欢小松哥哥都好绑架是犯法的!再说了,这样不就好,看着小松哥哥幸福也是我们弟弟的责任,不是吗?”说着道理的缎松很是伟大,但是却遭来兄弟们的白眼。

“Totti,事到如今你还说什么,守护小松哥哥是我们的责任不是吗?”缎松一脸你到底说什么的来看着空松,“空松哥哥,你难道想要一辈子都绑着小松哥哥吗?”反问空松的缎松一脸认真的说。

“……”空松什么话也说不出,想要小松留在自己身边,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这样小松真的幸福吗?脑中不断冒出这些想法。

“空松哥哥,轻松哥哥,我们已经不小了,工作结婚生子这些我们都一定要经历的,我们必须要有改变,小松哥哥也一定是那么想的,所以不要哭了好吗哥哥们?哎呀,我的眼睛怎么有水啊,真奇怪呢?”缎松无意识的哭出来,自己必须也要改变缎松是这么想,总不能一直这样依赖着父母,必须要改变可是眼泪却掩饰不了没了哥哥的寂寞感,「小松哥哥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感受吗?对不起小松哥哥对不起……」

END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