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保护【チョロおそ】

#主チョロおそ,少许alloso
#小松和轻松青梅竹马设定
#寒色组黑手党,暖色组中国松

“小哥,来一份炒饭。”

“这里要一壶茶。”

“来一份烧麦和肉包。”

“好好好,稍等下!”今天也是如此的热闹,穿着红色中国服装那么想着。

“小松哥哥,小松哥哥~那边,那位客人要一份肉包,白中带红。”粉色中国服装的人走过去红色中国服的旁边,小声地说。

“……了解,是那边的客人,缎松十四松这边就拜托你们了~”少许沉默,过后的笑容是见到金主般的开心,这个松野餐馆其实是个平常是卖些中国食物,地下其实是个情报屋,所谓的『松野餐馆的情报屋』他们的情报非常正确,但也非常地贵,因为松野小松这个人不按牌出牌,遇到不爽的客人,情报的价格可以提高到一亿以上,他非常地任性。

松野小松今天也赚到了几千,小松他到屋顶上看看下街道,他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青色眼镜的男人。“小轻轻~!”小松大喊地叫轻松的名字,随之用轻功跳到他的面前。

“小轻轻今天想要什么~?最近的黑手党的走向~?地下赌场的情况~?还是~要,我,呢~?”小松用着调戏的语气来和轻松说话,轻松靠近小松的耳朵。

“怎么办,我想要你。”轻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松已经脸通红了,想着这是个玩笑,轻松肯定会突然害羞然后就会说「你是笨蛋吗!」之类的,没想到被反了一军的小松只能偷偷说真狡猾。

“好啦~今天打算要什么情报?”小松收起刚刚的玩笑,认真的问轻松,轻松也拿出一张纸。“这上面的情报拜托了。”一张纸上写着了最近的XX家族的走私军火,小松也认真的看了一眼,“原来如此,那么小轻轻可以给我什么酬劳~?”这个情报不便宜,轻松想着「如果是前面这个人……」“你想要什么……”轻松那么问「反正空松能给的都可以给。」

“嗯~约……约会……”原本想着要钱的,但是不自觉突然说了这句话小松自己也吓一跳,不过面前的轻松更是吓了一跳「这个人怎么可以那么可爱!」轻松保持着自己的理智,看了自己的行程。

“下……下个月可以?下个月正好没工作”「死都要排出一个时间!」小松想着,「他没有拒绝……有点开心」如此想着的小松,小松收回刚刚的样子,该做正经工作了,他仔细的告诉轻松走私军火的去处以及现在的位置,然后他就回到自己的餐馆做工了。轻松还在路上想着自己的小松多么的可爱。

“小松哥哥欢迎回来~”缎松正在准备收拾而十四松在旁边看着小松的脸色。“小松哥哥生病?发烧?还好?”各种疑问从十四松的口中出来。“没……没什么”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小松不禁脸红起来。

知道了情况的缎松想着「那个混账青色家伙又来戏弄我的小松哥哥。」心里那么怨恨的缎松决定今晚去用诅咒人偶来诅咒轻松不要碰小松,至于十四松是个小天使什么都不知道。

快要打烊的餐馆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喂!混账松野,你居然把我们的情报卖了!”拿着枪的XX家族打算杀了小松,但是他哪里可能会被人打败呢,小松一脚踢了他手上的枪,过后背后摔按着了他的手,随后拿了绳子绑住了他。

“缎松~帮我叫小轻轻过来~我没有手机~”有手机的只有缎松一个人,只有他比较现代化,对于自己的哥哥的要求自然是无法反抗的,说着没办法呢然后发送了一些信息给了轻松,像是「小松哥哥真可爱,在我的下面啊啊叫呢~」这样的,不到10分钟轻松和蓝紫松来到了餐馆,哎呀真快,缎松如此的心想。

“小轻轻~你来了~这家伙归你了。”说着丢了一个人给了轻松,然后轻松怒视着缎松,缎松像是和轻松眼对眼说话一般。「你个混蛋弟弟,居然发送那种信息。」「这个是你戏弄了我的小松哥哥的惩罚,别忘记我还没承认你们的关系。」两人眼神像是有火花一样,闪着闪着。

小松说着轻松和缎松的关系真好,好得哥哥都妒忌了之类的,他没有看到自己脚下有门槛不小心打翻了拿着的水,正当缎松和十四松想到不妙的时候,水已经倒在小松的身上了。突然一个碰一声,小松变成了一个女生。“啊啦啦,又来了。”小松对自己变化成女生毫不在意,但是水透过衣服,衣服都湿透可以看到里面接近Dcup的胸部。

空松看到了这个场景,“Oh,我遇见了我的女神,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摘下墨镜的空松戴着美瞳,小松在那边狂笑,而轻松一拳打下去空松的头,随后抢走缎松手上的毛巾帮小松盖上了。

“啰嗦,小松是我的。”轻松公主抱着小松,小松因为变成女生的关系体重也变轻了,然后到浴室帮小松撒上了温水。“小轻轻~吃醋了?”

“啊啊,对吃醋了。”他粗鲁地亲吻了小松,让小松喘气的程度,直到小松喘不过气来才停下。「我几时才能真正拥有你。」轻松抱紧小松。

“也……也并不用吃醋……我从很久开始就……喜欢你了……”小松脸红别过脸,嘟着嘴地说。轻松脑中在想着,「不不不你不懂我这里可是有两个人还有你弟弟在瞄准着你!」轻松他没打算说出来,因为怕小松会因为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会觉得混乱。

“……小松……已经好了吗……?”在浴室门口的一松黑下脸地叫小松出来,小松出来后一松抓着轻松的衣领“就算你是我哥哥都好……我也不会把小松交给你……”一松跟着小松的后面走了。「啰嗦,都说了小松是我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更是未来都是我的。」轻松摸起刚刚亲吻小松的嘴唇,回味着刚刚的小松。

小松换好衣服后,就说“喂~那边的蓝青紫是不是该把这个人带走啊~”小松随后拿了三个饭盒,饭盒上都有各自的名字。“嘛,那么晚你们肯定没有吃,便当。”明显有少许害羞地给了饭盒,三人很高兴的收下因为是小松特质的。

“Oh,我的女神谢谢你的heart!”说着痛话的空松被一松揍了。“谢……谢了……”不坦率的轻松对小松道谢了。“……谢礼”一松拿了一包小鱼干给了小松,后面的缎松和十四松妒忌了,撒娇地说着。“小松哥哥~我们的呢~?不给我们吗~?”缎松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小松,后面的十四松已经像个狗一样在等待着了。

“你们啊,过后我准备大餐都有你们的份!”小松准备用他的好手艺来煮好吃的给弟弟们,不亏是弟弟真够偏心,只见缎松用着一脸胜利了的眼神来看着那边的蓝青紫,真够火大那边的蓝青紫那么想。

他们走了后,小松在那边心想「不懂……轻松会喜欢没有……」然后手就继续煮饭了。轻松他们在带着那个人回到他们的基地,然后各自在自己的房间吃他们的便当,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工作,所以非常少机会一起吃饭,他们打开了便当,空松的便当,饭上有一个海苔墨镜形状的还有很多空松爱吃的炸鸡,当然也有蔬菜。一松的便当是一个大大只的猫样子的海鲜饭,然后也有鸡蛋卷是一松最喜欢的。

两人的都是角色便当,只至于轻松的则是爱妻便当,真混账羡慕,一个大大的爱心,旁边是满满的肉类和蔬菜,便当的盖子上写着「多吃点,不然整天没精神!」还有祝福语,幸好没有被空松和一松知道,不然他今天怎样死都不知道,嘛应该是幸福死。

几天后,小松一如既往的跳到屋顶上,找着轻松但是来的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空松,小松跳到空松的面前。“怎么了?空松。”“轻……轻松被暗算了……现在不知所踪!”空松跑过来是为了拿到轻松的踪影的情报,这时候只能靠松野情报屋,小松立刻找了缎松,缎松手滑着电话找着有利的情报。“啊,找到了在XX街道的3号仓库,那边目前有走私军火的存在所以他们应该是在那边的,诶,小松哥哥!?”还没说完小松已经跑着过去了,缎松正在抱怨的时候空松也已经赶着过去,虽然速度不及小松但也是很快。

小松来到3号仓库,从窗口上看到的是轻松被暴打的情况,小松的头上冒着青筋,他踢破了窗口,从打着轻松的那个人的头上踩过,然后单脚踢了右边的人,左边的人拿着一根铁棒打了过去小松,小松闪过铁棒从右边踢过去那个人,解决完这些人,小松帮轻松解开绳子,轻松有意识的醒了过来,换来的是小松的晕倒,在小松解开绳子的时候遗落了一个人他拿着铁棒打下去小松的头,小松流着血晕倒。

看到这种情景的轻松,抱起小松“你碰了不该碰的人。”空松想着必须快点赶到,不然轻松会打死他们到时候线索都没有了。像是预料着小松会被打伤晕倒,空松终于到了,地上的不是石灰色的而是血淋淋的红色,像是被血覆盖了一样,轻松抓着那个人的头发,那个人还在求饶。

“轻……轻松,差不多就可以了,不然情报都没了。”空松看到这种情景也是惊讶,轻松一发狂起来连自己都没有胜算,这时候小松逞强的起来抱着轻松“已经可以了,轻松,我没事。”轻松放开那个人,转头抱着小松。

“空松这些人交给你了,我带小松去医院。”留下空松一个人在血淋淋的仓库里。“真是令人头疼的brother。”“……不去追你的小猫咪吗……臭松。”一松在阴暗的地方出现,他也是刚来的。“no,看了那种情况,我们也敌不过,松野小松不亏是轻松的逆鳞吗……”空松说着说着收拾起那边的人。「我也敌不过那个人,自小就是小松的拍档吗……真令人羡慕……」

小松待在病床上,白色的绷带缠在他的头上,旁边的是轻松握着他的手,盼望着小松的醒来,小松醒来了“轻松?你没事吗?”醒来的小松不是担心自己的伤势而是担心隔壁的轻松,这个人怎么可以一直这样,总是担心别人多过自己。“没事,答应我,以后不要一个人冲进来,就算是我我也会担心,我好怕你会再受伤……就像中学的时候……”轻松不知不觉已经哭了起来,明明从中学以来都没有哭过了。

“已经过去了……轻松,我不是一个人,因为我身边还有你。”小松笑着,他身边有轻松也有很多人在帮助他,所以他不怕,他再次沉睡,他梦着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年少轻狂,喜欢到处打架,有天老是和小松一起的轻松被一群不良少年围住殴打,轻松没法还手因为人实在太多,被打晕的轻松被当做人质,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引来小松,小松来到了第一就是被打晕,他们把没法反抗的小松用球棒打他的头直到满头都是血,等他醒来后再把小松的头按到水里,轻松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对小松做的事。他们玩够了,把小松丢在轻松的面前然后离去。

“小松,为什么你要那么傻来救我,明知道是陷阱……”轻松黑着脸,自己的伤没有小松多,觉得很内疚。“因为……你是……我的拍档……不是吗……?轻松……”小松说完这句就睡着了,他们等到空松他们来后才解放,这时候的轻松发誓了,他绝对要保护小松不让这种悲剧再出现,也因此让轻松喜欢上这样的小松。总是为了保护别人而让自己受到伤害的小松。

小松睡着了,轻松动用自己耳朵上的耳机和空松对话“空松,你觉得要毁了一个家族容易吗?”这样问,空松也只回答他“情报不足。”“……轻松哥哥……刚刚缎松给了一些情报……足以毁了一个家族的程度……”一松切了空松的线直接和轻松对话。

“啊啊,让他们知道碰了松野小松的后果是怎样。”「你是我们的逆鳞,而碰你的人没有好下场!」当天一个有势力的家族在一夜之内毁灭了,只用了三个人。

几天后,小松痊愈了,回到了平常的生活,和缎松十四松一起管理餐馆,轻松空松一松时不时来餐馆吃东西。和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最爱的人一起,松野小松想着今天也是幸福的一天。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