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疼痛【チョロおそ】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我自己是不正常的了。」

10岁的时候,有一个很好人的大叔来到了我的家,见他刚来到这里不久,没地方住,爸爸妈妈就叫他来住这里一阵子,但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他是强盗……

大叔是强盗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空松他们还是我的拍档—轻松都好,他们都没有发现。大叔为了不让我说出口,拿烟头烫我,拿刀片割我的皮肤,还是揍我到淤青为止,爸爸妈妈还是没发现我的异常,只是大叔简单地对他们说「只是和一些小朋友的闹架而已。」爸爸妈妈轻易的相信了,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作为孩子的我吗?哈哈。

不过那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堕落了,在大叔最严厉的一次调教,我兴奋了,我笑了。我对骂话,自伤这些东西感到兴奋无比,感觉像是没有伤害就不行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现在变成了neet我还是没有停止,所以我始终没有脱下过我的红色帽子衣。

。。。。。。。

“小松哥哥,差不多该换夏季服装了吧?我看到都热死啦~捏~小松哥哥?”小松走上楼的途中,呆了一下。

“啊,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件啦~那我上楼上看我的大姐姐工口本咯~”咚咚咚,快速的跑上楼的小松,迅速关上了门。

“呜哇,这个人渣长男,真差劲~”口上这么说的缎松,毫不关事的继续按电话。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小松上楼是为了割手,也就是不穿短袖,不去澡堂的原因,不管妈妈叫了他多少次,他都不要去的原因。

小松拿出用了许多次的刀片,拔下最前面已经钝了的,再解开被缠过很多次的绷带,吞了一口水的小松,眼里只看到红色,苍白的脸也逐渐变成了兴奋的红色。他慢慢地把刀片一横一横的割了下去。

“哈……哈……好痛……咕……好舒服……”

属于小松代表色的红色,从他的手里逐渐的流下来,他并不想死,他纯粹想要看到红色的血,疼痛的滋味,想要痛苦的小松只能靠这种方式来解放自己。一个小时后,小松觉得自己该结束了,不然他真的会因为自残而死亡。

小松就这样结束了每日一做的事情,他收拾了榻榻米上的血迹,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时是下午3时。

“喂~小松哥哥下来吃饭啦~喂~?”缎松不断地在楼下叫着楼上的小松,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捏捏,轻松哥哥,拜托你上去看下小松哥哥在做什么可以吗?“蛤?为什么是……”今天下午是谁吃了小松哥哥的布丁呢~?”被缎松「叫」的轻松,只好上去找小松下来吃晚餐。

轻松打开了门,看到的是自家长男安稳的睡在沙发上,只是脸上有少许苍白,认为是小松撸太多了的关系,所以没太大在意。轻松摇了摇小松,小松还是没有醒。

“喂,混蛋长男,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忍不住大声骂的轻松,见到小松缓慢地张开了眼睛。

“啊啊,已经是晚餐的时候了吗?”小松伸懒腰,想要站起来的小松一时站不稳差点跌下去,被旁边的轻松扶了起来,“诶?”轻松出了一声,小松也只说“3Q~轻松,就下楼去了。”此时的轻松在想着「小松哥哥有那么轻吗?」

什么也没说的轻松跟着小松下楼去了,他们就和平时一样,热热闹闹的吃饭。吃完晚饭就去澡堂,小松就留下来独自一人的赶紧冲凉,冲凉的途中他感觉到自己的头越来越晕了「最近血流的太多了,不克制不行啊……不能让爸爸妈妈弟弟们担心」小松就决定几天里不自残。

第一天,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出去打小钢珠,竞马。

第二天,也没什么异常,只是小松的脸色渐渐地变好,不得不说小松的恢复力很强。

第三天,小松到外去打小钢珠,竞马等等,差不多一个下午都不在场,直到晚上到豆丁太的摊位吃关东煮再回,虽然是一身酒味回到。到家后的小松进到厕所呕吐不止,正好要上厕所的轻松看到面前的长男先是惊讶后是心累。

“小松哥哥又喝醉了?”

“啊啊,轻松,还真的有点醉了吧~”

轻松从厨房里拿了一杯水和醒酒药。

“小松哥哥,水。”

小松从轻松手里接过杯子。

“3Q,轻松~”

喝着水的小松的衣袖慢慢的滑了下来,轻松瞄到小松的手缠着绷带还外泄了一些血。

“小松哥哥,这是……?”轻松拉起了小松的手,手腕到手肘都是绷带。

“这……这只是被猫抓到的……”小松心虚地望了另边。

轻松解开了绷带,看了小松手上的伤。

“你确定我能相信你?”小松心惊两人,轻松怒视着小松。

“反……反正与你没关系吧!”小松抽回自己的手。

“从以前开始你就是这样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心思,这时候多依靠我们不就好!不要把事情都自己扛啊!”

”那!那样的话为什么你们那时候离我而去!”话才刚说完,小松的眼泪慢慢地流下来。

“这……”“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难道我是长男,就要唯一一个被拐带吗?难道长男就要当领袖,什么都要带着你们吗!?就像那时一样丢下我一个人就好……事情如今还回来做什么,难道又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吗?”

小松哭泣着又带着一丝嘲笑自己的语气,因为醉了的关系什么真心话都露出来,这一夜小松哭红了双眼,哭完后的小松睡着了,轻松无奈的抱着他上楼梯,这……不可能。轻松有想要带他上楼但是现在的他更想干面前的长男,不得不说轻松是喜欢着自家长男的,但是就因为他们是六胞胎还是兄弟理论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因为今天的小松弱到太可爱了,轻松也很难保持着理智,他这个自称常识人已经失去资格了。

https://txt2pic.bannedbook.org/img/15291667228077.gif

完事后的小松累倒在客厅,和一脸满足的轻松。

“虽然对小松哥哥很对不起,但是我不想再见到小松哥哥你对着自己做这种事了,对不起。”轻松的吻落在小松的额头上。

「笨蛋轻松,你做了这种事,我只对这个上瘾了,你可是要对我负责,没有比这个更痛的更刺激的了。」小松隐隐微笑着。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