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名叫松野小松的人失去了颜色 【倒数 三天】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2时,おそ松正在坐在被褥上。身上不断冒出冷汗,看来这个人发了一个噩梦吧。身边的弟弟们也全部离开,被褥上也没有残留温度,已经起身了很久吧。噩梦,比较像是未来的梦吧,梦中的おそ松不知道和小松在说着什么,梦中的小松笑到非常灿烂,像是没有出事过的小松一样。这也是おそ松最担心的是,担心小松会回来,自己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おそ松下到客厅,而客厅只有轻松一个人,轻松还是和平时一样看着求职杂志。锻松大概是去联谊,十四松在练习棒球,一松在后巷和猫一起,空松应该是在桥上等什么karamatsu girl吧。

嘛,趁现在就问轻松一些东西吧,反正烦恼了很久,不管是我,还是小松。只有轻松能回答的事情。

“呐,轻松你几时开始就叫我小松哥哥了?”

“哈?你在说什么啊,小松哥哥。这件事情不是很久以前就已经回答你了吗?”

轻松说出这一句的时候,おそ松一脸疑问,很久以前?已经回答?这两个疑问一直在おそ松的脑里面回转。可是我并没有这个记忆啊?おそ松心想。轻松在傍边一直唠叨说来说出但是おそ松却没有在听,只是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明明小松全部记忆已经全部都看过了可是却没有被轻松叫成哥哥的记忆在。

“那个是几时的事?哥哥我可一点记忆都没有啊?”难道还在其他的地方吗,记忆。小松你原来还不打算把全部记忆交给我.......

“哈?小松哥哥的记忆没事吧?我记得这是中一的事了。”小松哥哥还好吗,难道之前的事的关系自己的记忆也讨厌到消失了吗。我记得当时的小松哥哥的样子是完全没有见过的,一副受伤的样子,看到那种表情的那时总觉得心情好复杂。

“咿呀~可能我真的忘记了~抱歉问了个白痴问题~”

おそ松说完了后,换了衣服,去赌马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时了和平时一样说着赌马输了哇哇大哭,锻松,十四松和一松都没什么理他只有空松和轻松一时一时理おそ松而已,毕竟那三个人都知道おそ松不是真真的小松,他们现在只想要他们的【小松哥哥】回来而已。

「明明是他们自己让小松回不来,现在却那么想要小松回来,真是好笑啊」おそ松暗自想着。

全部人吃着松代煮的饭,这时候的他们就像平常的时候一样吵吵闹闹的吃饭,松代就认为他们已经和好了,对,就像平常一样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太过平常了,太过的诡异了。就像平时一样,吃完饭就去澡堂冲凉,冲完凉就回家睡觉。おそ松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累,就自己先上去睡觉了。

おそ松躺着睡着了,就那么一瞬间他睡着了但是他梦着一个梦。梦一种有时候反映在未来的事情,有时候是通往过去的钥匙,有时候是人类所恐惧的不管是心里的阴影还是最恐惧的事情 人们称为噩梦。

※梦里
おそ松站在一个纯洁无比的白色大门的面前,抬高自己头的おそ松看到了门上的四个字【“我”的未来】。おそ松打开了那道门只不过那道门的里面没有好的未来,对于おそ松来说是坏的未来,他是那么想的。小松就站在おそ松的对面像是在说话的样子但是听不到声音,从口型来看是这样说的。

【是。时。候。把。身。体。还。我。了】小松的表情是非常高兴的,让人一直注视他的表情。口型还没结束。

【ありがと】四个音,一瞬间おそ松哭了,完全没有任何声音的哭。接下来他的场景换了,直接变成了在学校的课室的场景,这个是【过去】的梦吧。放学时间的课室里面是多么的安静,只剩下中一时期的小松和轻松,两个人完全没有出声,过了一段时间小松开始出声了。他问的问题和おそ松问轻松的问题差不多一样。

“轻松,你几时开始叫我哥哥了?”像是开玩笑的话题一样,可是对小松来说是很重要的话题。

“哈?小松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已经中学了不是小学生了,是时候要长大了,不可能还停留在小学生的时候吧,话说啊小松哥哥你几时才要认真的读书啊,已经要考试了吧。”小松似乎没什么听见一样,呆呆地呆呆地看着轻松,像是在思考这东西。但是接下来的一句他直接决定了,这件事以后他一点也不想听到。

“小松哥哥?真是的,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作为长男】的你要振作一点啊真是的。”他其实只听到了四个字而已。

“啊啊,抱歉抱歉~是啊.......毕竟我是【长男】嘛,是呢。”小松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但是在别人眼前像是一个受到伤害的表情一样,让人觉得心疼。

おそ松看着这样的小松,小松的内心比小松的样子更加灰暗,脑里面不断地是一些字【长男的义务是什么?】【长男难道不是普通的人吗?】【所谓的长男其实是什么?】
这些不断的不断的出现在小松的脑里,因为这些字从小在自己的脑里面已经出现了,父母提过,老师提过,就连强盗犯也提过。长男其实是什么?

小松转头过来看着おそ松,还是一样没有声音的话【长。男。是。什。么?】おそ松看得懂,但是回答不出,因为他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事,到现在也还没找到答案,他走过去小松的傍边在他的耳朵傍说了一些话,小松一脸震惊地看着おそ松,小松的样子渐渐地缓和下来,摆出了平常小松微笑的样子,是幸福的小松。

梦醒了。
おそ松起身的时候又是下午了,这场梦实在太久了。おそ松下去了客厅看到了轻松,还是和中学的一摸一样,一副没有天真的样子,连自己伤害到人都不知道的轻松,你知道吗?你是小松的内心里面是一种特别的存在,所以小松很轻易地被你的话给伤害了。如果你知道现在的小松不是小松,你会怎样呢?明明你说一说小松他什么都会放下的说。

轻松看着おそ松站在拉门的傍边,迟迟不坐下来。昨天问的问题实在太奇怪了,轻松是那么心想。小松哥哥.......
其实轻松从中学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就是他喜欢自己的哥哥,就明明自己很弱,却又那么喜欢逞强的地方,是轻松喜欢小松原因。而且轻松喜欢小松的时候是小松问他奇怪对我问题的时候,那种表情让轻松喜欢上了小松。真是抖S的人。

以前时常在小松睡觉的时候,轻松每次都会亲小松一下,这是轻松向小松表达爱情的方法,可惜小松永远都不知道,小松没发现到轻松的爱意。因为自从东乡强奸小松那一次之后,小松更加没理轻松,因为不想把关系再加严重,结果还是发生了,但是那一天过后小松完全像是另一个人了一样,轻松不断感觉到奇怪。锻松和小松哥哥出门了后两人的关系变差了,平时很开朗的十四松最近也一直看着小松哥哥,像是在等着什么,一松虽然和平时一样那么的阴暗,但是最近也一直找小松聊事情。

很奇怪,但是又觉得很高兴,因为小松哥哥的以前一样那么的开朗了。但是那种样子虽然是很高兴但是觉得很陌生感觉不像是小松哥哥。轻松看着おそ松,问了一个问题。

“小松哥哥,你喜欢兄弟吗?”感觉很明显的问题,很简单的问题。

“嗯?当然喜欢啦,因为是兄弟嘛”答出这道问题的おそ松显得一些害羞,擦了擦自己的鼻子,一种习惯。

但是他不知道轻松现在心想着什么,轻松看着おそ松,想着【这个人果然不是小松哥哥呢,小松哥哥从来不会这样回答的。】轻松紧握住求职书。之后轻松放松了心情,放心,小松哥哥一定会回来,这个人只是暂时的。因为他们的小松哥哥可是奇迹的笨蛋,所以.......所以........拜托了。【小松哥哥,你一定要回来。】

☆*☆*☆*☆*☆*☆*☆*☆*☆

非常抱歉!这篇有点乱!

※ありがと意思是谢谢。

主要是说轻松和小松的过去,还有轻松喜欢小松的地方让轻松发现了这个人不是正正的小松,但是轻松不打算问,因为他相信小松会回来,也就是彼此信任对方。这篇比较长!因为我也是速度松迷,长兄也可能很比较长⊙ω⊙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