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karaoso】无法传递之声

九言:

13.



“这种事我不相信!”松野椴松挥手甩下桌上的文件,歇斯底里的语调让人寒颤。松野轻松安静的看着末子的失控,这是他早已预料到的事却无法掌控的事,很早以前空松就已经交代过,如果他消失他们也要好好的让松野家运转下去。如果他没记错,还有他们家boss那天真的想法,如果可以他希望他们neet,至少他们可以平静的生活在一起,没有人会死亡,没有人会消失,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哥哥,他们真的……”

松野轻松瞥了眼松野一松,在印象里的一松应该比末子崩溃的更快,却出乎意料的意外的平静。

“哥哥……”

“我来扮演空松哥哥。”

他诧异的抬头,十四松握着拳神色坚定一字一顿的说着。“十四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停顿了一会,思索着开口。

“我知道,但是我相信他们还活着,无论是空松哥哥还是小松哥哥。”

没错。他也相信他们还活着,所以他们不能就请你退让,哥哥们总是保护他们,支撑起整个家族,那么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保护家族,并且相信他们会回来。

“椴松,相信他们。”

“我们做好我们必须做的事。”


松野小松睁开眼,大脑阵阵作痛让他微微不适。无论是感知还是身体都像是慢了一拍,看来还活着,他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差点就死了。”

男人冷言相对看着松口气的松野小松,神色谈不上自然,“居然真的跳下去,你…比我想象的有本事多了。”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乱来的男人,言语里充满了咬牙切齿的味道。“…抱歉,抱歉。”嫌味挑高眉毛,一脸吃错药的神情,松野小松如此坦率的抱歉可不多见。

“这什么表情?欠揍?”松野小松搓搓自己的右手,手腕上渗透白色绷带的血色让他发笑。没想到他们还是输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被骗的人也是他。

“空松怎么样了?”

“……他先醒了,去买东西了。”

嫌味转开视线,他感觉到危险。身为b的他对于一个o而感到恐惧,放在别人身上他会觉得难堪,放在松野小松身上,他觉得还活着算是万幸。毕竟松野小松是个特别的o,与普通的o不同,不柔弱、不胆怯。

简单来说,肆意妄为。

“嫌味,药给我。”松野小松皱眉,现在算是关键时刻,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而出什么乱子。“…这样下去,停药之后你的身体会无法承受的。”嫌味拿出一颗红白相间的胶囊,松野小松抬眼媚笑起来:“无法承受,是啊。”

“无法承受快感而死不是很……死得其所?嗯哼,好像不太对?”

他哼笑起来,视线落在右手边的窗台,天空很蓝视野不错。“……小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嫌味顺着他的视线像窗外望去,他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松野小松回过头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容,“这件事你要保密。”

“保密什么。”

一个冷峻的声色插入他们的谈话,空气中的氛围明显变得不一样了,嫌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身为松野小松o带来的压迫感不同,毛骨悚然的威胁让他不自然的靠到墙角边,“偷听不是好行为。”松野小松眯起眼,神色充满不快,门口的男人显然面色也没有好多少,锈迹斑斑的墙壁让他们之间的冲突更加张扬跋扈。“你不相信我。”松野空松停顿几秒直击中心,他脸色苍白。

“……”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没什么可说的,不是吗。”

松野空松神色不定,嫌味只觉得空气尖锐到让他窒息。松野小松瞥了眼缩在墙角的人形物体,“嫌味,你先出去。”松野空松几乎是放开了全部的信息素,不说嫌味,连他自己的感觉也没觉得有多好,更何况是身为b的嫌味,一直以来他过分压抑的身体也开始轻微颤抖,他的右手抓紧白色的床单,努力的掩饰身体的动摇。出乎意料之外的,他也从未想过松野空松对他的影响竟是如此之大。

嫌味自知自己没有抗衡的能力,率先出了房门,顺便贴心的为他们把门关上。“…你有什么想说的。”松野小松看着被掩上的房门,最终将视线转移向怒火中烧的弟弟。

“为什么不回来!”

“为什么活着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是o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不肯……!!”

“为什么不肯相信你们?你在说什么蠢话,你会相信我吗?让我随随便便出现在你们眼前,然后告诉你们我是松野小松,你们会相信吗?空松,你还是孩子吗?”松野空松愣住了,他会相信吗? 他不知道,如果松野小松说自己还活着,他大概是不会信的。

看着松野空松越来越糟糕的脸色,松野小松冷笑起来,“说到底你根本不会信,我说对了是吗?”男人无言的退到墙角,一手捂住脸,“即使如此…我也……对我来说,你是大哥。”

“是吗。对我来说,你是我弟弟。”


“先生,我没有找到他们的消息。”古田站在男人的桌前,神色凝重。

他对面的男人难得没有坐在他的,而是背着手俯视别墅里的花园,这个别墅是他送给松野小松的。而花园里的植物都是松野小松亲手种的,他陷入一种回忆,松野小松没那么容易死,兄弟是他一直的软肋,那么逼出他最好的方法——毁掉松野家。

这是一个好时机。

“古田,不用找了。”东乡的笑容让他的手下不自觉退后一步,同为a的他们还是有信息素的区别,身为a的东乡也是万里挑一的存在。古田顶着狂暴中的boss暗自惊心,他沉默半响作出决定。


松野小松和松野空松进入短暂的僵持状态,谁也不肯让步。

“我打断一下。”

嫌味话音刚落,推开门的手顿了一下,他自觉把身体缩在门后,咽了咽口水,“东乡下一步恐怕是……松野家。”说实话,他真的不想打断他们的谈话,枪打出头鸟,是个人都知道。“…这样挺好。”松野空松拖着腮帮子沉思几秒回答道。这样安然自若地回答激起了松野小松的兴趣,他玩味的打量起松野空松的神色。

“怎么了?”看出松野小松探究的目光,他显得微微不自然。“嗯……真让我意外,我以为你是保守派。”他嘻嘻笑起来,松野空松愣了愣眨眨眼,似乎没有听出言外之意。“……他是说你居然不是弟控。”嫌味看不下去,出言提醒,让他一个外人夹在中间,他觉得心好累。

“我很相信他们。”

松野小松半挑起眉毛,“看来你对他们很有信心。”他坏笑起来,“那么我有个主意,不过你……”

“狠得下心吗?”


松野轻松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烟一根接着一根,他不喜欢抽烟,但偶尔又很喜欢。比如这样的时候,他觉得空松和小松还活着,但是他也不确定。总是这样,矛盾又坚决,无法掌握人和事。不,事实上他们从来无法掌握自己更何况别人。松野一松坐在沙发背后,逗着他的大黄猫,偶尔打量松野轻松。

“……一松,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松野轻松按灭还在燃着烟头,冷眼瞥了眼那只被喂胖的大黄猫。那只大黄猫是当年空松带回来的,一松喜欢猫。最开始的他们别说养猫了,自己都顾不上,但是空松记得,空松记得兄弟们所有喜欢的事物。“一松,和小松哥哥上床的感觉好吗。”他漫不经心的问起。

“……”

“一松,你觉得很舒服吧。那一刻是不是忘记了你是个a。”他哼笑起来,“不过,小松哥哥是个o,而且空松看上了他。”

“你喜欢空松,一松。”

肯定而冷漠的口气,让松野一松无所适从。他微微张口,想说些什么,最终他咬咬唇角,沉默半响。

“……是,我喜欢空松。”



TBC.


评论

热度(11)

  1. 超おそ迷!!莫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