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名为松野小松的人失去了颜色(一)

“小松哥哥,这一个星期你就在这里度过吧。别忘了,这是你的惩罚。”

小松被关进了一个仓库,只有一张床,一间厕所。为什么被关进仓库呢?这件事要回去几小时前。

几个小时前 。。。。

“小松哥哥!你又拿我的钱去玩小钢珠了是不是!”

“诶?是啊,不过又输光了~”

“那个是这个星期用来买喵酱的周边的钱!!你这人渣长男!”

“反正丽华的周边什么时候都可以买嘛~别生气啦~早泄松~”

“不好!那个是这个星期才有得周边!我这次不会原谅比了!你这人渣长男!”

“哼,brother,我也有同感,话说小松,你拿了我的夹克和墨镜去哪了啊”

“哦,我不小心撒了果汁进去了,不好意思哦~”

“what!?那个夹克和墨镜我花了好多钱买的啊!轻松,我建议你把这人渣长男关进仓库里面,他没得救了。一松你赞成吗?”

“非常赞成,他之前吃了我的小鱼干,而且是在我的朋友面前吃,我饶不了这人渣长男。”

“那么小松哥哥,失礼了。”

“诶?诶诶诶??”

回到现在。。。。

“嘛,哥哥我也是有不对嘛,干嘛这样对我~嘛,反正这个星期我不用面对他们,也有吃和喝的,也有漫画书,不错啦~”

~          ~          ~          ~            ~            ~           ~        ~   现在开始有点虐了!!

*那些天就是这样的过了。。。。。

“pe lang!!”玻璃破的声音。

“!?什么事啊!?”难道是空松他们?但是他们不是说一个星期过后来才来接我我吗?如果不是他们,会是谁啊??

“啊,原来有人的啊。”

这个声音!?该不会是???

“哦哦,原来是十年不见的松野小松啊。你还记得我吗。”

“强盗犯的。。。。。东乡。”

“还记得我啊,我真的要『谢谢』你把我进监狱啊,让我好好『感谢』你吧,多多指教啊,松野小松。”

恶梦的开头。空松,轻松,一松,十四松,锻松,救救我。。。

“如果要感谢你的话,不如先从心开始感谢吧,被男人强暴,对你来说不好受吧。”

“呜!呜!!”不要啊,不要啊!!不管是那个松都好!快点救救我啊!!

“小松,放轻松一点。对就是这样,不然痛的人是你自己。乖啦。你是我的了。”

好辛苦,好痛,好像那些天一样,又要重复了吗?我的手脚已经被绑着了,嘴巴也被封了,现在的我只能任由这个人的老二插。不管是那个松都好,快救救我。。。。我已经不行了。。。。

*在家里

“这样好吗?小松他应该没事的吧”

“这样就好!我的钱一直被他拿去玩小钢珠,本来那是要买周边的啊!!”

“我也觉得要给小松哥哥反省一下。。。”

“我们回来了!”

“masuru!masuru!hasuru!hasuru!”

“嗯?小松哥哥呢?”

“小松哥哥的话,这个星期都不在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是吗?嘛,反正不会有事就对啦!”

他们还不知道事情会是那么的严重,小松的求救声,他们也听不到。

~            ~              ~               ~               ~            ~          ~

已经第几天。诶?为什么所有的颜色都是灰色了。我。。。看不到颜色了吗?那么几时才可以解脱,肚子好饿,话说这几天除了被强暴和喝几口水而已来着,反正颜色看不到也无所谓,他们不打算来找我吗,我知道错了。为什么还不来找我。我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我不会再拿你们的东西了。不会再烦你们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我会自己找工作做的啦。不会拿你们的钱了。拜托来救我。哥哥我已经。。。坏了。

我绝望了。他们不可能来救我。因为我是不需要的。只会给他们麻烦。现在麻烦不在。他们只会觉得很轻松而已。就算我知道错了。又怎样。他们不会来找我了。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名为松野小松的人已经不存在来了。

“碰!我们是警察!强盗犯东乡,我们要逮捕你!”

“糟糕!可恶!松野小松,我的报仇还没结束,我还会找你的!”

“什。。。么。。。。”那一句我听到了,我也晕了过去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到,我好累,给我睡一会吧。

~          ~             ~                ~             ~             ~           ~ 

电视上,“各位观众,强盗犯东乡位置已被找到,但还没被抓到,而且还有一位被强暴的少年,目前在昏迷中,如果有哪位观众知道他的家属的话,请通知我们。”

“等等,刚刚她说的那位少年的样子,是不是小松哥哥?”
锻松觉得奇怪,为什么小松哥哥在那边。

“必须赶快通知哥哥们!”

在一个安静的病房,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床上的人有各处被强暴的痕迹,还没有醒过的象征。安静到不想平常的小松。只能发现到门口那儿有五位一摸一样的样子。而且都是惊讶和不安的表情。

“这个是小松哥哥吗?小松哥哥不是说这个星期不知道去哪里吗,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不动?!”表情惊讶的锻松

“小松。。。。哥哥?”十四松还是傻傻的看着床上的人。

“。。。。。。”一松什么都没有说

“为什么。。。小松哥哥那么的瘦,我不是有给他食物吗。。。。。?”脑袋已经是空白了的轻松。

“早知道当初不该把小松关进仓库的!为什么那个东乡在那里出现的!”怒气和伤心的空松。

“哥哥们,你们对小松哥哥做了什么!?为什么把他关进仓库里面!就算小松哥哥对你们做了什么!你们也不可以那么对他啊。。。!”

“。。。。。。。”三个人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是静静地等待床上的人醒来。

*晚上凌晨

全部人在一个病房睡着了,床上的人的眼睛开了,他的眼睛不是火红色的颜色,而是绝望的灰色。

“他们是哪个松?我的脚还可以走吧。”他的声音小声到听不到一样,他下床了,好像不知道这是哪里一样,一直走到门外。

一松睁开眼睛看到了小松醒来了,就赶快叫他“小松哥哥!”其他人听到了,赶快醒来,去抓着小松。“小松哥哥!你终于醒来了!”五个人的声音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

“空松,轻松,一松,十四松,锻松?你们在哪里?我看不到你们了。。。。!”

“小松哥哥?”五个人看着小松,什么都不敢说了。小松哥哥有过这个表情吗?这还是小松哥哥吗?

“为什么你们都不来接我,让我一个在那个灰色的房子里面,到现在你们还不过来,我知道我不是好哥哥,但是你们。。。。你们。。。还不来。。。。接我。。。”

“小松哥哥。。。”

~              ~             ~             ~            ~             ~          ~

“请问是小松先生的家属吗?”

“是的!”

“目前小松先生的病情很严重,但是我们认为是心里收到伤害了,所以他的眼睛现在也看不到任何颜色,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了灰色的世界而已,很抱歉我们也帮不到你。他现在就可以出来了,但是要按时给他吃药。”

“谢谢医生。”他们无奈的回去小松的病房,看到松代正在和小松说话。

“小松啊,你真的还好吗,真的不要紧吗?”松代很伤心的和小松说。

小松只是点头而已。

“我知道你不想开口,但还是要和空松他们聊一聊啊。”

小松他开口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他们的兄弟就好。”

“小松。。。。好吧,你冷静一下,然后收拾东西回去了”

依旧点头而已。

外面的五个兄弟的心都受到很大的伤害,为什么当初要这样对他。他们心想。

tbc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