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没有结果的恋爱

风平浪静的夜晚,晚上是睡觉的时间,唯独小松一个人在客厅喝酒,一瓶又一瓶的啤酒灌进了他的肚子,喝得他的脸都像个苹果般,小松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不知再说什么。

“轻……喜……不……丢……我……个……我……寂……呜”断断续续的话,不知小松在说什么。

这时候的轻松陪着缎松去上厕所,看到了还亮着的灯,发现了自家的长男喝醉了,轻松便叫缎松先去睡觉,他自己就处理这个家伙,他也听到小松的话,单手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所以就无视掉了。他帮小松冲凉,洗掉他身上的酒味,已经多久了没见过这家伙喝得那么醉了。轻松心里那么想,冲好后就帮他穿上了睡衣,带着他睡在自己的位置上,现在的小松还在梦里重现着兄弟离开的样子。

其实小松他失忆过一次,也只有一松和,因为只有一松知道。那时候的小松在4月1日对着轻松告白,就在愚人节,因为他知道轻松是不会接受他的告白的。小松鼓起勇气对着轻松告白,也就,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喜欢你这家伙了。夕阳西下,覆盖了小松脸上的红,夕阳下了,也就黑暗的时候。

“小松哥哥,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所以你在开玩笑,因为我们是兄弟,对吧?”是的,因为他们是兄弟所以轻松就认为他开玩笑,失落的小松隐藏了自己快哭泣的样子,笑着对轻松说。

“诶嘿嘿,长男大人我的演技不比空松差对吧?”这样对着轻松说,回到家后的小松自己冲好凉后就出门了。小松一个人来到了公园,就在那边哭泣。此时有一个喝醉了的大男人,看见了小松,看见小松以为他是个短发的女生。因为喝醉了的男人起了性欲玷污了小松,衣服被撕烂,小松不愿意被男人玷污,反抗了,而反抗的结果就是被揍得淤青,头发也被弄乱。

就算小松再怎么不乐意,他也是被强迫的,直到男人酒醒了,男人才发觉到自己的错误就直接逃跑了。留着小松一人衣物不整地在公园,直到一松和兄弟们猜拳输了,出门去找小松,顺便去买鱼干,来到了公园附近的便利店,发现到了毫无血色,表情虚无的小松。一松慌了,问小松发生了什么事,小松也嘴巴动一动,什么声音也没有。

“小松哥哥!你等等,我现在去打电话叫他们过来。”一松手忙脚乱的按着自家兄弟的电话号码,也一边看着小松这幅模样,也把自己的外套给小松穿了。小松看着前面的这个人,以为他是轻松便伸手拉着他的衣服。

“额……怎么了?小松哥哥?”

小松发不出声音,所以一松看着小松嘴巴知道了,小松说的是什么。

『对不起,轻松,我被玷污了,不能喜欢你了。』

知道真相的一松,知道了小松喜欢轻松,结果被甩了,在公园哭被一个男人给玷污了。一松没有说任何事情,直到其他兄弟从家里赶来,缎松把衣服盖在小松身上,空松背着他回家。轻松和十四松在家里帮小松涂药,他们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隔天到了,小松整个人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依然对着兄弟笑,一松向小松确认一件事。

“小松哥哥,你喜欢轻松哥哥对吧?还对轻松哥哥告白了。”小松的反应很惊讶,反问一松。

“一松,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轻松,我们是兄弟啊?”

“那,小松哥哥,你昨天在公园里做什么?”

“诶?哥哥我有去公园吗?什么时候?”

一松的表情很震惊,他知道了小松没有了昨天的记忆,也对轻松的喜欢化为乌有。知道小松失忆的事,他告诉了其他兄弟,除了小松喜欢轻松的事,被强暴的时候,各自也藏在心里。

不过事情总是那么不顺利,小松再次喜欢上了轻松,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只要一松在那之前发现了小松喜欢上轻松,隔天的小松就会因为事故失去了记忆。

轻松怎么也不知道小松的心意,也根本发现不到(迟钝到不能再迟钝了),直到有一天,小松鼓起了勇气向轻松告白,也是最后一次和小松说话了。因为隔天的他,遇上车祸去世了。

死去了的小松,安静地躺在棺材里面,据说他是为了救一个老婆婆,因为走路太慢,货车司机也没发现到他,直到司机撞到了异物,才知道撞到了小松,他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只不过还是抢救不了。

在那天,下着雨,空松站着低头哭泣,轻松安慰着缎松和十四松,一松静静地看着棺材里面的小松。他转过头和轻松说了一句话。

“轻松哥哥……你给了小松哥哥答复吗……?”

“给……给了……”除了轻松和一松以外,其他人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是接受……还是拒绝?”一松咬紧牙齿,握紧手。

“拒绝了,毕竟我们是兄弟……”轻松低下头。

“你知道吗?他那天愚人节的告白是真的,那之后,他失忆了多少次,他就喜欢过你多少次,你都没有发现过吗?你为什么可以那么残忍?”一松遥望天空,对着天空哭泣。

轻松不知道小松是多么的喜欢他,还以为只是心血来潮,却伤害了小松的心灵。轻松低头着哭泣,一松想着。

『小松哥哥,轻松哥哥总算知道你多么喜欢他了,接下来你几时才能知道我的心意呢?告诉我吧,小松哥哥……』

BAD END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