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恶魔的宠物你也敢碰?『alloso』

为什么我的父母就是那么地无理?父亲欠高利息不还,自杀了。母亲和别人跑了。直到这个男人找上我了。

“缎松君,你知道小松君在哪里吗?我找了整个学院都找不到他。”

“啊,阿敦,小松他被一个高大的男人带走了,说是我哥找他。”

“你哥?那个松野集团的总裁!?看来我是没戏了……”

“毕竟小松是我们的玩具嘛♡你可别想打他的注意♡”

阿敦看到缎松的笑容从普通的笑容到阴沉的笑容,顿时身体发冷。看到了前面这个以冷血出名的松野集团末子,谁碰他的东西,就连他家人他也不放过,更何况是他的青梅竹马。(妒忌的恶魔)

场景回到松野集团的总裁那边。

“小松,听说你最近和东乡集团的小公子很靠近嘛?是不是忘记了我这个带你来这里的我?我可会很sad的。”(傲慢的恶魔)

“谁会忘记你这个人,你们五胞胎都不知道伤了我多少次,我直到死为止都不会忘了你们五个恶魔。”小松的表情瞬间变得黑暗。

“很好,就是你这种表情才值得当我的宠物,好好活着吧my honey。对了,轻松那边找你有事,过去吧。”

小松“啪”一声大力的关上了门,走去副总裁,轻松的房门。

“啊啊,来了,小松这个是你今天的行程,加油干吧”小松翻起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的书。

“明明我昨天才做完了,你真心给我搞出那么多东西出来,真想让我累死。”小松怒视着轻松,轻松也无表情的看着小松。

“我没有接更多了,你签了合同,就要帮我们干活,直到你死为止。”(贪婪的恶魔)

“你这个恶魔!”小松想要揍他一顿,可是他忍下来了,因为怕揍了他,会有更不好的下场。“算了,十四松在哪里,我需要他载我去。”

“他的话,在一松那边吧?毕竟有实验要做。”小松走向一松的实验室,看着一松拿着小白鼠给猫咪玩,真是恶趣味,而十四松就在旁边玩着VR,那算是哪门子的实验?

“十四松,能载我去XX那边吗?结束了我请你吃自助甜品”在那几个恶魔之中,十四松算是半个天使,只不过他十分喜欢吃甜食,需要给他食物才肯帮。(暴食的恶魔)

“可以吗!可以吗!太好了!!我想吃XX地方的甜品!!”兴奋的十四松拿起球棒,挥动起来。

“嘿嘿嘿,过后记得给我带上鱼干,我朋友要吃。”

“你自己不会买?”

“你应该知道,叫我去做东西的下场,仆人就有仆人的样子,去帮我做事。”(怠惰的恶魔)

“是是是,十四松,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恶魔。”

小松做完了今天该做的分量,请了十四松甜品,也依旧被一些长辈欺负,被一些恨松野集团的人咒骂,不过那之后也没有任何声音,小松躺在自己的床上,安稳的睡着了。

黑暗里,空松按着某个男人的头,力气大得要按爆了。男人挣扎,原因是因为他欺负了小松。缎松在黑暗里笑嘻嘻的。

“空松哥哥,你那么溺爱他,为什么还要对他那么坏啊?”

“所谓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my.little brother”

“痛痛痛,空松哥哥你的话太痛了。对吧轻松哥哥?”

轻松手里握着日本刀,正要砍下男人的手。

“等等!?为什么砍他的手?等下很多血出来的啊!”

“因为他用他的手打了小松,所以他就要付出代价。”

“好黑暗喔,轻松哥哥。一松哥哥又在做什么?缝针?”

“嘿嘿嘿,我要实验一下,被缝了的嘴巴,还能不能再骂我们的仆人。”

“也不错啦,快点结束比较好,毕竟十四松哥哥快吃完了甜品,也不能让十四松哥哥加入,不然这些人死得更快嘛♡”

“为……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们,他只不过是你们的宠物,为……为什么。”

“哎呀呀,难道你们不知道,恶魔的宠物不能给人碰的吗?只能说,他是我们的,而你们什么都不是♡错就错在你们这样对他。”

“咔嚓。”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