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alloso】只有你,我们一定会保护的。

松野家的孩子是六胞胎,也是世间上唯一的六胞胎,生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可是他们的最大的孩子也就是他们的姐姐,松野小松,她是他们的领袖。当他们还小的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男女的分别,直到了小学六年级,小松被一个居住人给拐走了,那时候小松被警察送回来的时候,小松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脸上,身上有多处的淤青还有未遂的强奸,小松的表情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开朗的笑。这时候的她的弟弟们才发现到,他们的姐姐是很脆弱的事实。但是因为是领袖,最大的孩子所以才需要保护他们。

他们中学的时候,小松才终于回复她原本的表情,因为她对于那一次的事情,完全忘记记忆了,所谓的「丧失记忆」不过小松还是可以接触男生,毕竟她失去记忆了。也可能是这个原因的关系,空松他们对小松有少许过度保护,但小松不喜欢空松他们平常过度保护,所以空松他们几乎都是暗中保护着他们的姐姐。

事情回到中学的时候。

“呐呐,小松姐姐去哪里了啊?快要开学典礼了啊啊!”椴松拿着粉红色的手机,一直打给小松。

“呵,十四松,你去那边找找小松看看,我这个cool boy就去礼堂那边看看。”空松说着说着就戴上墨镜跑去礼堂了。十四松也因为空松的指挥也走了。

“.......”「其实不用找也可以,反正轻松哥哥很快就找到她了。」一松在一旁逗猫中。

小松在天台上面站着,看着风景,貌似对快要走光的事完全不在乎。

“喂,小松,你在干什么,空松他们都在找你。”戴着青色耳环的轻松对着露出红色内裤的小松说话,虽然他差点喷出鼻血,但还是忍住了。

「.......轻松酱?我在看风景呢~!」对,小松因为事故的关系,她说不到话,对着弟弟们可以用手语,可是对着同学们只能用书写的方式沟通。

“小松,我们该去礼堂了,开学典礼已经快开始了,走了。”轻松拉着小松,走下去找空松他们。

「轻松酱真厉害呢,居然知道我在这里~」

“当然知道,毕竟我是你的拍档对吧?”微微笑的轻松,如果给别人看到这样的轻松,想必会很多女生追,可惜轻松几乎只在小松面前笑。

下楼了,空松就赶快带着小松去礼堂,不懂是霉运还是什么,只有小松一个人是不同班,空松他们都是同一个班。虽然不满,但是这个分配只能到明年才可以换,小松在进班前说了。

「不要因为我不在就闹别扭啊,知道没有!尤其是轻松!姐姐我会一直都想着你们的,诶嘿嘿,放心好了~」

“才,才不会想念小松姐姐你.......”X4

“什么叫尤其是我啊!混蛋长女!”气爆+脸红。

虽然他们是六胞胎,但是各自的性格和特点都不同,例如

空松说话比较幽默,待人比较温柔,成绩比较普通,力气方面比一般男生大(怪力)。

轻松就说话比较带刺,但是又温柔,成绩是全部里面最出色的,也是田径社的王牌(霸道)。

一松虽然沉默,但是被动物爱着所以也是女生的萌点,成绩比轻松更好,而且人不可貌相他会料理(暖男)。

十四松天真开朗活泼,成绩比平均分高少少,而且也在各种运动社有不少活跃其中最喜欢棒球(小天使)。

缎松虽然比较甜言蜜语,但是对真正喜欢的人比较撒娇,而且个人比较腹黑,诡计多端,成绩普通,手工之类的莫名的厉害(腹黑)。

六胞胎里面比较普通的是小松一人,她没有空松他们的成绩那么优秀,也没有杰出的运动天赋,只有一个兴趣,手工。小松比较开朗,也许有人对于她出不来声音感到好奇,她也没有特别在乎,她只是在纸上写了一句。

「就算我出不来声音,你们也会在我身边的对吧?」一脸像是委屈可怜的表情,头上仿佛有狗耳一样的下垂,一瞬间其他人的心中被萌到了,松野小松真可怕啊。(奇迹可爱)

在班上,小松为自己自介了,虽然班上的各位有少许好奇,有种冲动想要上去前问,但是因为会有莫名的寒冷,所以就不敢上去问了。而且也被小松的笑容给俘虏了,在下台之前,小松不小心摔了一脚,红色爱心的内裤就这样露出来了,小松急忙地坐了起来,拿起了纸笔写了字起来。

「不要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啦」脸红的小松,拿着纸盖着自己的脸。

班上的男生瞬间喷鼻血,全员进保健室....(为小松的天真悲哀)班上的女生虽然没有男生那么夸张,但是她们把小松全身上下都摸到完,还说小松的皮肤怎么保养地那么好,虽然小松感到很震惊,没有一直问过去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说不到话,小松觉得很开心。

「谢谢你们♡」

虽然班上的学生很喜欢她,但是也似乎有人向她找茬,原因就出在弟弟们喜欢去打架,打架的原因虽然不知道,但是找上门的架怎么能不打呢?是吧。自己的弟弟们那么喜欢打架,作为六胞胎的长女怎么能不会打架呢?因为那次的事件以后,父母就叫小松去学合气道,柔道,空手道等等的,所以嘛,各种原因技术上是比弟弟们厉害多了。所以那些不良,三两下就被打败了。

小松高高在上的看着那些不良,听见了不远处的脚步声,身穿白色学生会衣服的轻松,一来就是看小松也没有受伤。看了小松没有任何受伤,轻松就推着小松叫她回家冲掉身上的泥沙,而另一只手在发送信息给空松。

「在XX地,有一群向小松找咋的家伙,麻烦你【处理】了。」

“你们应该谢谢我是找那家伙,而不是最小的弟弟,不然你们在社会上根本生存不了。”轻松小声的说道。

「小轻轻,你有说什么吗?」

“没有事喔,小松姐姐。”在微笑的面孔上,隐藏着暴君的一面。第二天,之前向小松找咋的不良们在医院里面度过了,原因是有各种骨折,残缺等等。小松却不知。

「呐呐,轻松,如果我害怕的时候,你可以帮我吗?」虽然小松脸带着笑容,可是身体有少许颤抖。

“小松姐姐,我会帮你的,不止是我而已,空松,一松,十四松,缎松我们全部人都会保护你的。”轻松只有说这句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我们一定会保护你的,因为你为了保护我们,而失去自己的声音,所以.....所以我们会找那个人报仇,为了你,别忘了,我们是六胞胎。】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