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各种的混合短篇 【おそ总受】

【黑手党松的水陆おそ——You are our only Boss】

“啊嘞?你还好吗?怎么破破烂烂的,被人遗弃了吗?既然这样,你就来我这里吧,当我弟弟和二当家吧。对了,从今天你的名字叫做カラ松了!”

[那个人穿着红色衬衫,披着大衣,戴着帅气墨镜,说着帅气的话,虽然过后也很华丽的跌倒了,不过他把我的人生改变了。]

“カ——ラ松!哥哥我好闷啊啊啊!陪我玩!”おそ松躺在沙发上,跟坐在椅子上处理大量文件的カラ松说话。

“如果很闲的话,就给我去处理文件!你这个混账长男!不要把什么事都推给カラ松和我!”同样坐在椅子上处理另一半文件的チョロ松那么地说。

“切切切,早泄松是不是没撸啊,那么脾气暴躁。”おそ松懒懒散散地说,带着少许坏坏的感觉说着チョロ松。

“谁是早泄松啊!混账长男!”

“嘛,チョロ松也冷静一点,话说今天不是有黄山组织的Boss过来吗?不如Brother你去会会他好吗?那样应该会Happy少少吧?”坐在旁边的カラ松依然说着很痛的话,理所当然的おそ松在沙发上笑到倒下来,嘴上说着痛痛痛。

おそ松走到会议室,后面有カラ松和チョロ松跟着,进到会议室里面,黄山组织的Boss已经在等候了,进到去的时候,对面Boss就开始谈了,希望松野组的Boss能让他们加入松野组,还时不时不怀好意地偷看カラ松和チョロ松。谈完了后,对方还特地给了カラ松和チョロ松一封信,当然,是在おそ松看不到的情况下,毕竟他有意要收下カラ松和チョロ松。

当天半夜,カラ松出门和对方见面之前,和チョロ松谈了几句。

“カラ松,你觉得怎样?对方给的利益可不少。”チョロ松一脸坏笑的表情,他知道カラ松会怎样做,所以他只是在捉弄カラ松而已。

“チョロ松,不要废话了,你应该知道,此生我只听谁的,不要忘记我们都是被「遗弃」过的孩子,是谁捡我们回来的,是谁赐予给我们名字的,你应该不可能会忘记的。”カラ松的表情像是一匹狼怨恨被人伤害他,但是下一秒像是被喜欢的人告白的表情一样幸福。

[呵,表情帝么你。]

カラ松和チョロ松来到了对方所写的地方,对方已经在那边等候多时了,一看到两人来了就开始奉承两人了,虽然条件丰富,但是两人还是毫无举动,看起来对他没有兴趣。然而对方开始说自家Boss的不好的时候,他们开始暴走了。カラ松拿起了枪,对准对方的脑门,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チョロ松在旁边看着一场好戏。

“你不该说他的坏话的,因为你不知道他对我们做的事,是改变了我们的人生。bye。”

『Bang——』一枪打中了对方的脑门,人还在倒下的时候,说了一句,为什么。

「错就错在你说了他的事吧。可怜的人。」

“我们是不可能加入你的组织的,因为你从来都不知道我们的Boss永远只有一个。”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分不出谁和谁的声音。

【宗教松的数字おそ——有罪】

「如果向神祈祷的话,愿望会成真,那么就该多好啊,只不过幻想永远是幻想,神什么的事骗人的,因为我们向神祈祷了,我们最爱的小松哥哥依然没有醒过来。」

时间返回几个小时前。小松,一松和十四松在回家的路途中,小松看到了一个小孩过马路,身边没任何大人。而路上有一个车要经过,车上的司机还戴着耳机听歌,似乎没发现小孩的存在,眼看车要撞到小孩了,小松冲去前面推了小孩一把,而自己就趴在自己的血中。

驾车的司机因发觉自己撞到异物,所以下车看一看看到撞到的是人,整身发抖坐倒在地上,下一秒立刻开车逃跑了。搞不清楚状况的一松在路旁静静的跪坐在地上看着小松,嘴里在颤抖着。同样在路旁的十四松急忙地叫路人帮忙叫救护车,可惜人类是无心的他们只是在旁边拍照,放上网络,没人理会。

等救护车到了,小松已经在奄奄一息的状态了,松野夫妻和其余的松也来到了医院,遗憾的是医生走出了手术室,说着「他,活不过今晚了,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

一松和十四松在心里默默想「伤害过小松哥哥的人,都有罪!同样袖手旁观的人,同罪!」

几年后......

“啊啊,我们伟大的神啊,如今的你也该●去●死●了●吧?”伪装成死神的修女,在教堂里面跪着仰望面前的被血覆盖的神像,他的周围躺着无数的死人,身后陪伴着的是黑色羽毛的坠落天使,十四松。

放在神像下面的棺材里面放着的是小松的尸体,保存到完完整整,完整到像是活的一样。他们照着古书一样,把100个人的血给小松喝,让小松化成一位红色角,黑色翅膀的恶魔。一松和十四松抱着复活了的小松,被抱着的小松无奈的说了一句。

「我们都有罪。」

公式松的ドトおそ(隐藏カラおそ)——【红线】

十四松在家门前大喊,他说他拿到了特别的东西,可是家里只有段松一个人,所以段松就看看十四松拿了什么东西来。看到十四松拿着一个粉红色的眼镜,段松好奇,想要戴戴看,就问十四松。

“十四松哥哥,可以让给我这个眼镜吗?”散发出末子光环的段松,十四松也因为是哥哥,所以就让给了段松。戴上看看的段松,发现到了自己的无名指上有一条红线,段松好奇地走向红线的地方看,原来是自家的长男的手上也系着一条红线,除了自己的红线以外。小松的手上和空松的手上也系着同一条红线。

「代表着自己没希望是么.......?」

但是段松不放弃,因为他和空松一样一直都喜欢着小松,不过段松没空松那么温柔,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人,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兄弟他也可以不择手段的得到。

段松在大家都睡觉的晚上,站在了小松和空松的正中间,拿起了他们的红线扯断。然后段松再把自己的红线和小松的红线绑在一起。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小松哥哥♡」

可怜的空松还在一旁看着段松亲着小松的脸,自己却无力的看着他们,他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因为段松是他的弟弟,所以不能阻止他们。

END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