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おそ迷!!

给我チョロおそ粮!!吃allおそ,接受不到おそ攻!

黑手党松(完结)

黑手党的世界,不是那么的简单,因为活下去是很难的。

(*ゝ_●*)ノ=s=t=a=r=t============

1.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毁了我们的地方!!!”
“我们是松野组的人,告诉你们的头领【7年了,我们要回我们的人,要不然你的手下全灭】知道没。”
  
“他们是那么说的,头领。该怎么办?”某个手下说的。
“是吗.....已经7年了啊,oso你有什么看法~?”一个有成熟的人的声音那么说。
“只要是您的命令我都会遵从。”一个带着面具的少年回答
“是吗,如果叫你去杀了他们,你会做吗?”男人期待他的回答。
“我知道了。明天我一定办到,东乡先生。”
“哦吼”东乡很惊讶的脸色。心里在想「明明他们是要回你的。真是好孩子呢~不愧我当初“带”回来的。」
  
2.
松野组有一个五胞胎,但是听说他们是六胞胎?可是来来去去只看到五胞胎啊?长男的松野カラ松,次男的松野チョロ松,三男的一松,四男的十四松还有末子的トド松?没有第六个啊?啊啊,可能只有他们知道吧?
  
松野组的各位在他们的基地里面各自地休息,当然也有五胞胎的各位。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在休息吧?不是,他们再找着おそ松的踪影,房间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资料,当他们在专注的时候,有一个黑影在外面看着他们,因为是背对的关系,对方也似乎看不到对方。那个黑影就是おそ松,おそ松失去了记忆,所以不认得自己的兄弟了。他现在要闯入BOSS-カラ松的房间,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カラ松的后面。一瞬间一把小刀出现在カラ松的颈的面前。
  
“哼,终于来了吗,东乡组的人。”カラ松完全不觉得惊讶,仿佛知道他会来一般。突然,房间内出现了无数的钢丝,出现地太突然,おそ松防护不了,身上多了几条红色的线。
  
“カラ松兄さん,没事吧~?”トド松出现在门外。
“居然还没死......臭松.....”一松也出现在门外。
“masurumasuru!有敌人么!?”没有人发现到十四松在窗户那边。
“果然如此呢,今天会出现刺客,代号好像是.....oso对吧。”チョロ松料到一般。
  
“任务失败.....”おそ松说出这句话后消失了。
  
“那个刺客到底是谁?”チョロ松好奇地问。
“トド松,你的资料里面没有这个人吗?”カラ松问。
“有是有,那个人戴着一个面具,据我所知,他是7年前加入的,加入后东乡把他任命为干部,暗杀者,真名不明,代号是oso而已,更详细的不知道。总之是像迷一般的男人。”
“等等!?7年前不是还是小学生吗?!”
“对啊,虽然他的声音成熟但是以他的手部看来他才16或者17岁而已啊。”一松果然好眼力,单单手部就可以观察到他的年龄。
“呐,哥哥们还有totti,我觉得那个人很熟悉呢?”
“怎样说法?十四松。”カラ松立刻问他。
“就感觉到他很像某个人,但是又不是,我感觉到他很孤单?为什么呢?”十四松不理解,但是又很想知道。
“总之都回去休息吧,那个刺客受伤了,不会回来这里的。”

“呼......呼.....呼......父亲.....对不起.....任务失败了.....”おそ松跪在地上和站在前面的男人东乡说话。
“真是个坏孩子呢~我有说过任务失败可以回来的吗~?”东乡阴森的笑容让おそ松颤抖了一下。
“......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おそ松虽说没有感情,但是害怕的时候还是会害怕的。
“那....你要接受20鞭呢~?还是40鞭呢~?还是40鞭好一点吧?前面20背后20,对吧~?oso?”东乡像普通人一样的笑容但是说出的话根本不像普通人。不如说像.....大恶魔吧。
“我知道了。”おそ松知道自己拒绝不了,所以接受了。
  
3.
“呜!呜!呜!”おそ松不断地鸣叫,但是这个鸣叫有点奇怪。
“喂,已经多少鞭了。”手下A问。
“已经有20鞭了吧?”手下B说。
“话说这小子真能挺啊,普通人已经撑不下去了吧?”手下A很敬佩おそ松的意志力。
“是啊,东乡老大叫我们使出全力来打了,他都还没倒。”手下B觉得おそ松的身体能力真恐怖。
“而且他是不是从一开始打的时候,只发出呜,呜声啊?”手下A觉得おそ松有点奇怪?
“等等!?那不是?诶?难道.....他根本.....不觉得痛....?”手下B终于发现疑点了。后面的おそ松用着一个毫无表情的脸看着他们,而且自己解开了绳子。
“我已经接受惩罚了,所以我要回去了。”おそ松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真的假的,居然还可以毫无表情,这个怪物.....”
  
“喔,oso,接受好惩罚了吗~?对你来说不痛不痒吧?zasi”某个男人过来这么说。
“你是.......嫌味,有什么事吗。”おそ松对这个男人的到来根本不好奇。
“嘛啊,oso不要那么冷漠嘛,桥本和我都很想念你呢zasi。”嫌味是这个东乡组的干部,也是导致おそ松失去痛觉的人。
“桥本小姐不是做偶像很开心的吗,哪来的时间关心我,不牢你们费心。”おそ松只想着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おそ松你哪里可以那么说的,真是的那时我们明明那么【照顾】你~”嫌味望着おそ松回忆以前的【开心】时光。
“谢谢以前你们的【照顾】。我先离开了。”
「哪来的开心时光啊,如果不是你们【照顾】我,我哪里可能会失去痛觉与感情。」
  
おそ松离开嫌味所在地方,到回东乡在的地方。
“oso,明天我要去一个宴会,你负责待在我身边,不需要说话,只需要保护我而已。”
“我明白了。”
“还有,和往常一样,戴面具。”
“我明白了。那个......”おそ松有话要说,但是又说不出口。
“还有什么事吗?”
“额.....没有......我回去休息了。”
「我很想问七年前我到底在哪里,原本是谁」
「其实我到底是谁.......?」
「我真的是父亲的孩子吗........?」
「我是谁?」
  
4.
おそ松跟着东乡去的宴会的地点居然是.......松野组的家!?松野组的家是一间像洋房一样非常地漂亮,白色的灯光在屋子里面闪着。
“父亲......这里是.......”おそ松不理解为什么来这里。
“喔喔,好像没和你说过吧,今年的交易会在松野组的家举办,所以我们到这里松野家来。”东乡很快地回答。
“是.....吗....什么交易?”おそ松继续问。
“知道毒品吗?我就是为了这个。好了,不要继续问了。”
“是.......”おそ松很想继续问,但是被东乡阻止了。おそ也没办法继续问。
两人到松野家来,很不巧一下子就遇到松野家的BOSS。
“哎呀哎呀,这不是东乡先生吗。那么巧啊?”
“松野先生,听说今年的交易会在你们这里举办我才来的啊~”东乡很快就那么说。一瞬间カラ松的后面出现了一个人那就是松野チョロ。チョロ一下子拿出小刀出来往东乡的心脏处丢过去,就快要中的时候,おそ松用自己的刀打掉了チョロ松的刀。
「可恶!!」チョロ在心里那么想,脸上的表情也出卖了他。
“哎呀哎呀,松野先生,这就是你们的【招待】方式吗?”东乡一脸坏笑。
“这.......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可以让你的这次的交易会拿一样东西。”カラ松很快的说。「チョロ松,你太激动了,冷静下来。」但是心里是这样说。
「切!」チョロ表面冷静,心里却不冷静。
“既然松野先生给我那么大礼,我也告诉你一件好事~”东乡诡异的说。东乡前去カラ松的身旁这样说「おそ松还活着,但是现在在哪里玩就不会说~♪」听到了这句カラ松有点安心,但是下一秒就爆青筋。
“他到底在哪里!!”カラ松大喊。
“松野先生不要那么激动嘛,时期一到,我一定会说的,慢慢期待吧~♪”东乡带着调戏的语气说。
  
交易会结束了,东乡和おそ松回到他们的基地,但是他们的基地的人,几乎全灭了。
“怪不得他会那么激动......松野BOSS。”东乡小声地那么说「原来如此,如果我没有带着おそ松出来的话,可能连おそ松都会被杀。」
“oso,你现在感到伤心吗.......?”东乡很奇怪的问。
“不会,一点都不会。父亲你在说笑吗?我可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你要如何让我知道伤心的感觉?”おそ松表示自己不理解伤心事什么。反而脸上笑着。
“你这个........怪物”东乡完全不觉得惊讶,毕竟是自己教出来的【怪物】,对于这个【怪物】感情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那正好,我给你一个任务,去杀了松野组的人,失败了,【去死吧】”东乡的语气后面加重了。
“是,我明白了。”对于おそ松这个人,不对,是【怪物】是没必要活下去的,因为他为了命令而活,没有命令,就是死的意思。
  
5.
“现在东乡一定会生气到想杀死我们吧~”トド松在基地的会议室里面开心的滑着手机。
“嘛啊,毕竟我们趁他不在的时候毁了他们的人。肯定的吧。”チョロ松还是一脸扑克脸。
“他会怎样杀了我们呢......?想必是很残酷的杀法吧......”抖M的一松很开心的样子说着。
“masurumasuru!!很开心呢!毁了他们的人!!”
“...............”只有一个人平时很痛但是这时候什么都不说,异常地安静。
“カラ松怎么啦?这时候特别安静呢?”チョロ问了他。
“我有话要说。”カラ松突然的发言。
“怎么啦カラ松哥哥,那么严肃的表情?”トド松难得看到カラ松严肃起来了。
“刚刚在交易会的时候,我们预测东乡会来的,然后那时东乡对我说おそ松还活着,但是人不知道在哪里,我是说如果啦,你们觉不觉おそ松在他们基地的某个地方.....?”カラ松说了这句,其他人突然在脑袋里面快速的思考。
“我觉得不会的。”一松第一个说出这句。
“为什么?”
“因为如果おそ松哥哥在他们的基地的话,我们早就看到了,但是基地里面一个地下室或者房间都完全没有人。”一松用他的脑袋快速的想起今天在东乡的基地的资料。
“おそ松哥哥的话我们一定会找到的啦,可能现在就出现一个刺客来杀我们呢~♪开玩笑的~嘿嘿☆”トド松开玩笑的说,突然之间,窗口外面有个戴着面具黑衣的人撞了进来。
“诶诶诶诶诶!!!真的假的!!我开玩笑而已!!!”
“チョロ松!保护弟弟们!!”カラ松大喊。
  
おそ松冲了进来,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次没有完成任务的话,他也许真的会【死】。おそ松用小刀往カラ松的心脏刺过去,然后カラ松躲开了那把小刀再打掉了那把小刀,おそ松没有了小刀就只好用双手来应付カラ松,但是カラ松的格斗技术比おそ松好,很快的,おそ松就躺在地上了。チョロ松他们在会议室的角落那里躲着,然后カラ松反扣着おそ松的手,让他没办法自由活动。
“你是东乡组的刺客吧,为什么你还要来杀我们......?”
“..........”
“不说么。”
“カラ松哥哥,直接把他的面具拿下来吧~想看看他的样子是如何的~”トド松的手慢慢地靠近おそ松的面具。
“就算拿下我的面具也没什么好看。”反正是烧伤还是鞭伤就对了,说起来我从以前开始就戴着面具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
“等等,先对他注入麻醉药之类不是比较好吗........?这样一直问他反正也不会说的........对吧?”一松对着要将面具拿下的トド松说。
“不,拿下他的面具比较好,因为看到他的脸才知道他到底是谁,对トド松的情报也比较多好处......”チョロ松一说完,十四松就跳了过去直接拿下他的面具。
“哥哥们还有Totty一直说!你们还不是很想看到他的样子!反正拿下来不是一脸青年的样子还是.........?同样的.......脸.......?”十四松的身体挡住了其他松的视线,后面的四个字超级小声,其他松都听不到。一松望过去想看看样子的,但是十四松立刻把面具戴回上去。

「终于......找到了,我的おそ松哥哥。」
  
6.
“カラ松哥哥,可不可以放开他呢?啊,为了防止他逃跑先打一针麻醉针先喔,你们应该不会说“不”吧?他是我的。”十四松的脸还是一如以往的笑着但是眼睛却没有笑,啊啊真不愧是【微笑的恶魔】啊。
  
十四松对这个人那么执着,到底是谁?一松一边想着一边打算用手拿下刺客的面具。
  
“一松哥哥,他是我的东西不要随便碰。”十四松的这句话让一松停下了手,惹了这个弟弟自己的名可活不下去呢,还想活下去直到找到那个人为止。
“切,知道了知道了。反正这个人不是我们的目标,随你去吧。”但是如果是我们都认识的人的话.......我可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十四松的房间
  
“おそ松哥哥,终于......终于给我找到你了,我好......好想念你......呜哇......麻醉药的效果快点消失吧......好想快点和你说话......おそ松哥哥” 7年了,太久了。他每一天每一天活在没有おそ松的地方,连自己都变成怎样都不知道只想着快点知道这个人,但是事实是多么地残酷おそ松醒来的第一句就是「你,是谁?」
  
“我是十四松!是おそ松哥哥的弟弟!好久不见呢!おそ松哥哥!”十四松已经预料到おそ松不记得他们的事了,如果记得的话他就不会袭击我们,因为他是おそ松。
“十四......松?我的名字叫おそ松?”不记得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失去记忆了。
“对!我是十四松!五男!!おそ松哥哥可以......可以回来我们这里吗?我们全部都很想你.......”十四松的情绪慢慢的低下来了。
“十四松,松野的五男么,对不起。我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但是为什么你要救我?明知道我是来杀你们的?”
“おそ松哥哥,如果你想杀我的话,我随时欢迎喔!因为我的命是你救的!几时杀我都可以!现在也可以!”说着这句话的十四松拿起了手边的小刀慢慢把刀拿给おそ松,脸上还是笑着的。
“是吗,那我就现在杀了你吧。”おそ松的刀慢慢地靠近十四松的心脏,但是迟迟都还没刺进去,他在犹豫吗?
“怎么啦?おそ松哥哥还不快点把我杀了?你不是很想杀了我吗?还是你根本杀不了我?毕竟我们有血缘关系,你根本下不了手。”十四松关起了嘴巴,很认真的说。此刻おそ松的脸慢慢地有一颗一颗眼泪流下来,但本人没有打算要哭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要干什么......我是谁......我的脑里面一直重复这句话.......呐,十四松我到底是谁.......?”毕竟7年完全没有接触过自己的兄弟,而且自己的父亲根本不管自己,一直虐待自己而已,让自己不相信人类,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很想相信前面这个人?
“没关系喔,おそ松哥哥我是你的弟弟,现在想不起没关系的喔以后会慢慢想起了,所以现在就好好睡一觉吧,等醒来我会在你身边的。”说着说着怀里的人含着眼泪睡了过去,想必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吧。
  
“トド松,你还不出来吗?我看你在门那边很久了。几时开始就在哪里了。”十四松很久就察觉到トド松在门边观察着他们。
“我只是看到你在安慰着别人不想打扰而已哟,十四松哥哥~嗯~大概是从他拿起小刀时候吧~?如果他打算刺下去的话,我会过去救你的说~”虽然隐隐听到对话而已,果然在门外没什么听到吗。
“将你应该听到了吧?这孩子是おそ松哥哥喔!我终于找到他了!但是おそ松哥哥不记得我们了......”トド松听到这句后先是惊讶然后再思考。
“真的是おそ松哥哥吗?如果是东乡的人派来的话。十四松哥哥,我要抽少少他的血液来查一查,如果他是我们的おそ松哥哥的话,那么他的血应该和我们一摸一样,毕竟我们六胞胎的血和一般人的血不一样,是稀有的。”如果真的是おそ松哥哥的话,哥哥们很开心吧,但是我可不会让你们,毕竟是「我的」おそ松哥哥嘛~等等!?负责这个的应该是チョロ松哥哥!?那不是会给他知道么~?啊啊,真的不想给他知道呢~嘛,为了おそ松哥哥,就让一让吧!

※几小时后
  
“十四松哥哥~结果出来咯!完完全全是おそ松哥哥!!”トド松情绪很高,而他的后面跟着三位哥哥,青蓝紫三个人的脸都黑了下来。
“To.....Totty!?为.......为什么カラ松哥哥,チョロ松哥哥还有一松哥哥都在!?难......难道你说了!?”十四松很惊恐但是不得不保护前面睡在床的人,虽然自己是打不过他们的。
“十四松,为什么你瞒着我们,明明你找到了おそ松哥哥。还有,立刻进行定位芯片手术,如果你不想おそ松哥哥不见的话,就交给我们。”カラ松如此霸道,不给十四松反抗,毕竟十四松手中的人是他一直很想找到的人。但是前面的人突然醒来了。
“嗯.......十四松?怎么了啊?那种表情......?不像刚以前一直笑着的你.......?”おそ松躺着那么说。啊嘞?为什么他记得以前的十四松?然后おそ松转去另外一边,看到カラ松他们。
“啊カラ松,チョロ松,一松,トド松,好久不见,等等!?怎么全员都哭了啊??傍边的十四松也??怎么啦你们?太久没看到哥哥我了吗??”おそ松吓到了因为弟弟们都在哭。
“太好了,太好了おそ松哥哥,终于记得我们了。”トド松
“masuru,masuru!!おそ松哥哥不要离开我们了”十四松
“现在才记得我们,会不会太迟了啊,人渣哥哥。”一松
“嘛,总之欢迎你回来,おそ松哥哥。”チョロ松
“欢迎回来,我们的Boss,おそ松。”カラ松
“嗯!我回来了!”
 
Happy End♡

(*ゝ_○*)ノ=f=i=n=i=s=h=============

东乡: 我的出场就这样结束了吗!?混蛋六胞胎!!
作者: 原本你只是凑人数的( • ̀ω•́ )✧有出场算不错了。

评论

热度(77)